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散文詩詞 -> 玉落凡塵的公主

正文 038 揭開欺騙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555555555,小語病了,食物中毒,對不起親們,昨天在醫院沒有更新成.

    今天中午先行更補昨天的章節.

    還是吶喊一聲,親愛的,有pk票,就支持小語吧.小語拜謝!

    ****************************************************************************

    元楚生終于可以下床走動了這劍傷雖然很深但也不至于傷及性命對他一個護國將軍來說更是常有的事。

    今天是他受傷后的第三天這三天來漠塵偶爾會來看望他這讓他心底有些稍稍的失落因為他感覺的到漠塵對他若有似無的保持著距離。這個認知使他很郁悶坐在院中的石凳上不由深深嘆了口氣。

    趙施陪在元楚生的身邊好幾次他都是走至元楚生面前想要開口和他說信的事情可是每次又退了回來已經是第五次了元楚生想不注意都不行不由的皺眉問道:“趙施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和我說?”

    “將軍!”趙施正不知應該如何開口剛好元楚生問起他急忙走至面前“末將正是有事稟報。”

    “但說無防!”元楚生輕啜了口茶眼角不由的又像門口瞟去。

    “將軍請看!”趙施把手中捏的已有些變形的信交到了元楚生的手中。

    元楚生疑惑的打了開來“李漠塵實為敵國間隙月圓之夜將與眾人集聚城南十里破廟請將軍慎之!”“一派胡言!”元楚生用力捶了下石桌立刻換來傷口的劇烈疼痛。

    “將軍!”趙施馬上扶住他“將軍切勿激動末將也不相信是真的但是有黑衣人飛鏢向小姐送信末將不得不將此事稟報給將軍在說東方錦之事來的古怪李姑娘若為敵國間隙也不無可能啊!”

    “此信是冰煙交與你手的?”

    “正是!”

    “冰煙之言你相信嗎?冰煙與漠塵多有不合你怎能相信一面之詞?在說當日若非漠塵舍身相救皇上與我必死東方錦之手。”

    “將軍所言極是只是將軍昏迷末將認為李姑娘有私放剌客之嫌末將想來想去總覺得那黑衣人有些熟悉將軍今日就是月圓之夜不如先行埋伏倘若李姑娘當真清白也可對小姐有個交代倘若……”

    “趙施……你還是對漠塵有所懷疑是吧?”

    “末將……”

    元楚生單手一伸“你不必多言晚上你我共行我不相信漠塵會是敵國間隙希望今晚之行能夠還漠塵一個清白。”說完伸手推開要扶他的趙施獨自一人往房中走去。

    空中高掛的明月給冰冷的黑夜帶來了絲絲暖氣如水的月光照在大地給夜晚披了層銀白色的溫柔外衣。

    破廟門口漠塵雙手背后對月而立在她腳邊跪著幾名黑衣探子只聽一人說道:“啟稟主人小的動用所有的人力依然查不出歐陽宇峰的背景。”

    “哦?一點消息也沒有嗎?”漠塵回過頭有些意外若說她問不出是因為她沒有去查但是專業的探子竟也查不出這歐陽宇峰當真是了得。

    “是的主人!”探子應道。

    漠塵凝視月亮良久終于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了那前朝老臣的事情有進展嗎?”

    “回主人在打探逍遙城主的時候無意中得到逍遙城里的太平米店里面的掌柜就是當年平州府尹蔣奉軒。”

    “哦?此話當真?”漠塵猛的轉過身難掩眼中喜色這平州府尹可是母后的表弟也正是自已的表舅如此說來搜尋昔日的前臣有了很大的進展而世間她又多了一位親人。

    香菊看到漠塵激動如此伸手握住她道:“小姐我已確認過此事的確如此。唯今之計主要是除去元楚生小姐當日設計接近元楚生現在已略見成效如今又有東方錦相助希望小姐早下決斷好繼續我們的計劃。”

    漠塵的目光微微閃動心中就算有在多的不舍可是如今在這么多人面前又怎能拒絕香菊的提議?“大家放心除元楚生是遲早之事這事我會盡快著手你們接下去想辦法把這個交給太平米店的掌柜。”漠塵從懷中掏出破了一角的環佩交與其中一名探子。”

    “是”探子恭敬的接過。

    漠塵揉揉眉心不知為何她今天晚上心緒不寧頗為不安香菊見狀對著探子們吩咐道:“無事稟報就離去吧。”

    “是!”探子們立刻飛躍起身訊離去。

    漠塵回轉身子剛想要離開破廟竟意外的看到了元楚生她訝異的睜大了眼睛心猛的漏了幾拍像是讓人掐住了脖子身難以呼呼。

    “原來這才是你真正的身份原來相識相知的一切都只是你刻意安排?”元楚生不由的提高了聲音心中似有巖漿翻攪痛如火灼。

    漠塵秋水明眸中竟是一片慌亂香菊見狀冷哼一聲“元將軍為一代英雄卻也做這種偷偷摸摸偷聽別人說話的舉動真是可恥。”

    元楚生不曾理會香菊一雙寫滿痛楚的眼睛望著漠塵“初入星月國不識路是假的是嗎?散財救災以及小溪流邊的感慨也是假的是嗎?那幽州李家十幾口并非你的親人而是你一手造成的悲劇是嗎?挽月亭中的憂郁心碎背負苦難的一切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你喜歡我也是假的我說的對嗎?”

    漠塵每聽一句眼神就暗下一分直至聽到最后曾經出現的溫暖已是蕩然無存她知道他說的沒錯這些都是自已的陰謀可為什么聽到耳卻是如此的痛心。漠塵木然的點點頭沒有勇氣再去看元楚生似要滴血的眼眸。

    元楚生看到漠塵點頭身子不由的搖晃了一下“哈哈哈……”笑出了眼淚笑聲中夾雜著空洞凄涼讓聞者心酸。“從今往后你我各為其主若有相見必是生死兩難存請自珍重。”

    “漠塵一生飄零早已習已為常往后還請將軍善自珍重。”風中漠塵亭亭玉立的身子纖弱的好似隨時會被大風卷走月下她望著他的眼神是如此的無奈茫然和那一彎冷月一般凄迷蕭索看的他心中絞痛!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