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散文詩詞 -> 東宮之主

正文 第183章〖成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然答應周承熙不插手士族大夫與初善堂出身的寒士階爭,上官敏華回宮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來計東成、方守財等人,向他們傳達自己的意思。

    “皇后娘娘,您的意思是咱們手上那些地方官員,全部舍棄?”

    “娘娘,這樣損失太大,能不能?”

    眾人心有戚戚,從他們的眼神與神情中都看出有求情的意思。上官敏華搖搖頭,道:“在監察司與驛站合并前,陛下要清除對皇位的隱患與威脅,這次大清洗行動我們只能配合,不要讓自己成為朝庭必須鏟除的障礙。”

    其他人依然不能理解,打通那些市場與官員花了他們無數的金錢與精力,豈能說放棄就放棄?倒是計東成完全認同上官敏華的決斷,他道這幾年安排的人終于有了用武之地,只待皇后令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贊美的話說得這般順溜,細瞧之下,可見他的眼中冒出無窮的斗志,那是一種男人的野心。

    秋棠瞧見,便諷刺他拍馬屁的時候忘了掩飾自己那點小聰明。

    計東成也不與她爭辯,道:“小的僅為娘娘的馬前卒,不敢越。”

    秋棠氣得滿臉通紅,待要開口反駁,上官敏華抬手按下兩人間的火藥味,抬眼瞧了眼計東成,隨即收回視線,緩緩掃過眾人,鏗鏘有力地下令,要求他們趁此機會。盡其所能或聯盟或兼并各地生意脈絡,接管失利者地地盤,開拓新地區。

    “不管你們用什么樣的手段,本宮只看結果,務必把每個點都鋪到。”

    眾人心悅誠服。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待人走后,她留下計東成,問他可知章春潮的動向。計東成回說不知,上官敏華有些失望,讓人送他離開時,囑咐道:“無論發生什么情況,都要謹記與本宮劃清界限。”

    計東成一揖到底,額頭抵在冰冷的石面上。嗡聲嗡氣地說道:“小的省得,還請娘娘保重鳳體。”

    上官敏華應了一聲,計東成從密道退下。秋棠等侍女湊近她,正要為她寬衣,她擺擺手。讓她們先不要忙,她有事要她們去做。

    “你們立即動手,到薊州與畫意、墨四會合,合力保護太子。”

    “娘娘!”秋棠尖叫,她不能接受這樣荒唐地命令,她從小到大所受的培訓都是用生命保護上官家的主人。

    上官敏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主意不改,命她立即去守衛周廣泓。

    “娘娘,這件事可否等小春師傅回來定奪?”情急之下,秋棠想到一個可以阻止上官敏華下糊涂命令的人。

    上官敏華重捶一記桌面,壓低聲音喝斥道:“他若在,我還會叫你們去嗎?!”

    她暗藏的怒火叫人害怕,以秋棠為首的侍女們眼見說理無用,略做安排后,寅夜離開皇宮。執行這樁不知歸期的任務。

    翌日,帝后同朝,再度欣賞朝臣之間喋喋不休地謾罵與無理性地指摘。

    周承熙穩當當地坐在龍椅上,明目張膽地與上官敏華**。他道:“這法子比砍腦袋更妙呢,皇后,當年你說打破世家之格局就是要亂,你看如今夠不夠亂嗎?世家之爭就是要利,朕下的餌料足不足?”

    上官敏華坐得端正,淺笑以對。抬手把那只伸進她裙擺下地手拉出來,輕聲道:“恭賀陛下。

    大業將成。”

    周承熙低低地長笑,在她耳旁緩緩地吹氣,曖昧的氣氛直接影響到朝臣們的爭論。有御史馬上跳出來,指責皇后媚主婦德有損云云。

    慶德帝臉色一沉,訓道這御史老眼昏花直接下天牢。另有大臣跳出來聲討皇后的德行,正是昨晚帝后看戲的焦點人物:光祿寺卿范家。慶德帝冷冷一哼,立即有人跳出來,針鋒相對,大意是此人無品無德無能不配居此高位。

    那光祿寺卿范某人氣得連連噴氣,與他相好地同僚們,找出從一連串的小道消息攻擊對方,說得多了有人便要倒霉,

    的刑部侍郎江一流,有意無意地引導后,確定光祿寺瀆職之罪,須得到大理寺走一趟。

    慶德帝允之。

    借由此事,消除士族勢力徹底打擊十二州府二十七世家的大清洗轟轟烈烈地展開行動。此次皇權收歸行動規模之大,力度之強,史所罕見,在各階層造成廣泛而深遠的影響表現在方方面面,比如婚姻自由,從業自主權等等成為黎民百姓所熟悉的基本權利,受朝庭與衙門保護。

    在整個北周上下同心合力向著美好地未來大步前進時,最不和諧的事情發生了:太子遇刺。

    最初,周承熙是瞞著上官敏華,等到她上門追問再也不能遮掩,他才輕描淡寫地回道:“朕保證你兒子沒有受傷,他只是失蹤了。”

    上官敏華仰著頭,看著他緩緩地點頭,她步步倒退,憤怒得不知該說什么。周承熙追上去,拉住她的手,拉緊她的手,不讓她抽走,放在唇邊輕輕吻過。

    他笑得極為歡喜,道:“不要誤會,朕很滿意皇后的配合。但,我們不能拒絕意外。”

    上官敏華克制著怒氣,嘲諷道:“那么,陛下應該不介意說說這個意外是怎么樣發生的吧?”

    “當然。”周承熙說起皇家內衛傳回來的消息,有人以提供一樁舊案的線索為由,引周廣泓離開城鎮到埋伏點,預備用太子交換被慶德帝關押在天牢里的某位大人物。

    幸而鎮南大將軍見機不妙,命人先將太子送走。

    —

    待司空蕭脫困而出,到集合地點卻發現與太子失去聯系。幸運地是,太子方傳來的最后消息是順利逃出。

    “皇后,你應該明白,這在所難免。”周承熙雙手抱住上官敏華的雙肩,異常懇切地希望她不要因為這件事在心里留下芥蒂。

    上官敏華扯了個笑容,刻意忽略心中的不安,強迫自己問道:“那么,司空蕭傷勢如何?”

    周承熙難掩好心情,回道:“他只是受了點點小傷。”

    上官敏華心底刺痛,她的心臟劇烈地收縮,她的耳中聽不見什么,她推開所有阻擋在她面前的人,也許冥冥中真地有神靈在指引著她,讓她找對了地方。

    病榻上躺著一個人,他從頭到腳包裹著白色繃帶,些微處滲出鮮紅色的血。床邊是御賜的寶劍,證明傷者地身份。她倒抽一口冷氣,她伸手抓住胸口,那兒有道從未曾愈合的傷口,眼前所見仿似昨日重來,揭開地傷口讓人痛得無法呼吸。

    不,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心底那道血淋淋的傷口讓她重溫當日的無助與彷徨,而手心里的痛提醒她記起今時不同往日。她低低道:“你不會死,我也絕不會讓你死。”

    她一步步地緩緩走過去,強迫自己正視這可怕的一切,她停在床前三步遠,觸手可及那柔軟的白色繃條,她重復她的誓言,她喃喃道:“你會有漂亮的妻子可愛的孩子完美的家庭兒孫滿堂,我絕不容許自己再錯一次,如果你敢死,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也會把你追回來!”

    “上官敏華!”周承熙的怒火燒亮他的眼睛,他像要吃了她一樣瞪著她,他低吼一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上官敏華完全感覺不到痛,只是痛恨這個人為何像從前一樣再次破壞她的夢。

    她閉上眼,再次睜開的時候,妒火中燒的周清眉、司空蕭的一雙兒女、忐忑不安的醫正、神情莫測的上官錦華等人一一落入她的眼底,司空蕭痛苦而壓抑的聲音也緩緩飄入她的耳中,他低低喚的是:敏華妹妹。

    她起身,微仰脖,冷冷直視周承熙,瞧見他因壓抑怒氣而發出的粗重呼吸,她只是優雅地轉了個身,無比嫻雅地說道:“本宮要親自照顧鎮南將軍,請諸位退下罷。”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