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六十章 兵困大峽谷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該怎么辦?"南宮玉憂心如焚,下一分,下一刻,隨時都有城門被毀的可能。每一聲轟然的撞擊,都震得城樓簌簌顫抖。

    心思千回百轉問,南宮玉的腦中出現了一個瘋狂而大膽的想法。隨即令人將陸家主喚了過來;"陸家主!不知你族中眼下有多少玄圣境之上的高手?"陸家主想了想,道:"除我之外,這城樓上應該還有五位。""很好!勞煩你盡快將他們召集過來。"南宮玉急切地摧促道。

    陸家主點頭應了一聲,便迅速地去招集人手。

    "小鳳,小翠!你二人目前的修為也應該是玄圣境初品吧?"南宮玉問道。

    "是!我們也是剛晉級不久。"兩人應道。

    說話間,陸家主很快便領著六個中年模樣的男子急速地行了過來。

    "公主殿下!人都到齊了,有什么事盡管吩咐!"陸家主干脆毫邁地說。

    "眼前的勢態大家都知道,我們雖擊潰了敵軍的瘋狂進攻,但卻無法有效地打擊城門下的這股敵人。城門一旦被對方撞破,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義,所以必須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我思量再三,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便是……""公主殿下不用再解釋了!"陸家主聞一知十,很快明白了公主的意圖;"集合我們的高端戰力,從城樓之上凌空飛躍而下,對城門下的這股敵人實施猝不及防的攻擊,至少必須將那巨型破門車徹底摧毀。""陸家主所言不錯!但這次行動風險極大,可謂九死一生,我也是萬不得以才出此下策。我不勉強各位,如不同意,就此作罷。我再別謀他法。"南宮玉苦澀地笑道。

    "我等愿意!縱死不悔!"眾人齊聲道,每人的臉上都充滿了視死如歸的悲壯神情。

    南宮玉的眼中浮起一層淚光,在心底向眾人深深地一拜。

    ……

    從寒谷城至王都,正常情形下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龍獅衛的全體將士在陸隨風的率領下,只用了七天時間巳風馳電疾般的臨近了王都。這一切自然歸功于跨乘的龍獅獸了,一路避開城鎮,專擇偏僻的捷徑奔行。

    龍飛萬般無奈地變回了原形,一路上譏譏咕咕地抱怨個不停。陸隨風,紫燕,申老三人舒心安逸地坐在寬大而安穩的龍獅背上,至于那無限哀怨的龍飛在嘀咕什么,完全充耳未聞,時不時的對其摧促幾聲,直弄得這千年龍獅欲哭無淚。

    紫燕斜靠在陸隨風堅實寬厚的胸前,亨受著大戰前的片刻溫情和甜美,少女的情懷一縷縷地涌入眼前這個男人的身心。

    陸隨風輕柔地撫弄著她柔亮的青絲,時不時像賊一般,蜻蜓點水似的在她溫潤如玉的額前偷吻一嘴,弄得嬌羞的紫燕心癢癢,雙手遮面。

    端坐在一旁的申老用兩團布塞住雙耳,垂眉閉目,靜若老僧入定,一心不亂。

    陸隨風取出一枚蓄物戒,悠悠地道:"這是那位大王子統帥身上的東西,不知里面裝的是什么寶貝。""造型倒是挺美觀!"紫燕拿過戒子端詳了一番,用神念摸去印記;"天吶!一堆小山般的金卡,每張至少都蓄有百萬金幣,隨便算算都有上萬個億。這大王子真的是太富有了!還有這許多數量驚人的紫晶玄石,我們這次大發了,簡直不虛此行!""這些都是掠奪來的財富,該如何處置?"陸隨風微皺了一下眉說。

    "我們這般出生入死,流血流汗,容易么?算是王國的獎勵吧!"紫燕理直氣壯地道。

    "切!一把火燒了足夠五百萬軍隊吃一年的糧食,還好意思拿獎勵?"陸隨風調侃地笑道。

    "我不過只是執行者而已,下達指令的人才是最魁禍首。所以,這些東西本姑娘沒收了。"紫燕杏目一橫,霸道的將戒子收入自己的蓄物戒中。

    兩人調笑間,龍飛突然猛地停住前奔的身形,直接將背上的三人拋飛了出去。隨即變回了人形,目光森冷的注視前方的一條幽深狹長的峽谷。

    "峽谷內殺氣很重!"龍飛寒著臉說。

    全軍齊齊止住前奔的腳步,肅然靜待指令。

    "南宮飛星果然夠狠!算準我們必會馳援王都,這黑江大峽谷是前往王都的必經之路,巳早在此間預伏了千軍萬馬,張網以待。這峽谷兩端峭壁千丈,飛鳥難越,人入其中,兩頭一扎,不費一兵一卒就可將我們活活困死在谷內。"陸隨風迅速地作出判斷。

    "那該怎么辦?"紫燕問道。

    "時間緊迫,我們巳別無選擇,前面縱是刀山火海,九幽黃泉,也要闖過去。"陸隨風掃視了一下全軍將士,人人臉上一片堅毅之色,沒一點驚惶之舉。

    "大家記住,一旦遭遇攻擊,盡量貼住山壁而行,隨時聽我號令!"陸隨風向龍飛使了個眼色,那傢伙像怨婦般的咬咬牙,全身一抖,瞬間變身為八丈多高的龍獅,陸隨風,紫燕和申老三人再次飛身掠上龍獅背。

    "沖!"陸隨風一聲令下,蹄聲如雷,卷起漫天塵土,飛沙走石將五千金甲裹入其中,直朝谷中奔騰狂沖而去。

    轟隆隆!……

    龍獅衛全軍剛沖至峽谷中段,兩面峭壁之上巨石飛崩,遮天蔽日,如傾盆暴雨般狂泄而下。陸隨風見狀并未驚惶失措,一邊指揮眾閃避巨石,迅速貼近山壁,一邊揮手擊飛幾塊迎面飛來的巨石。龍飛同時抬爪擊碎幾塊大石,一個跨步直奔山壁的凹陷之處。

    清點了一下人員,僥幸無人受創。太險了!如此狀況絕非人力所能抗衡,如被其中的任何一塊飛石擊中,都會傾刻被砸成肉泥。

    眼下的情形似被逼入絕境死地,稍一露頭便會遭遇飛石的攻擊,硬闖看來是行不通了。陸隨風迅速地冷靜下來,細細地觀測著周邊地形地貌,設想著各個可能突圍而出的方位,一遍又一遍的在腦海中反復預演。得的結論都是失敗,失敗,再失敗!存活的比列不足一成。難道上蒼真要絕我龍獅衛于這峽谷之中?陸隨風憤怒地朝天伸出一根中指,天若阻我,我便拔劍破天穹!

    咦!順著中指伸出的方向望去,光滑如鏡的峭壁間隱現一道寬約十米,傾斜度在七十到八十之間,直上峭壁峰頂。再次沉下心神在腦海中反復地預演數次,成功的可能性都在七成以上。別說是七成,就是一半對一半也值得賭上一把。

    人生本就是個大賭埸,自己時常如是告訴他人,此刻輪到自己用整個龍獅衛的命作驚天一賭了。一旦決定的事,絕不可再加猶豫,縱算死上一百次也絕不更改。

    果斷地招集龍獅衛高層,將自己設定的突圍計劃詳細地解說了一遍,見眾人都清楚明白之后,這才放心的下達了突圍指令。

    "龍獅獸的行動目標太大,集體收回契約空間。待天色黑盡之后,每百人一隊,從對面的這道山壁攀爬而上,直登峰頂。整個行動過程絕不能發出任何聲響,上去之后立即將隱伏在峰上的敵人,無聲無息的全部清除干凈。都聽明白了嗎?""明白!"眾人輕聲應道。

    "好!大家立即回去做好準備,養精蓄銳,靜待天黑之后行動。"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過得尤其的緩慢,給人一種度時如年的感覺。終于熬到天光逐漸黑盡,所幸今夜竟然無星無月,對面的峭壁不過三十米,也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像。

    "行動!"陸隨風一聲輕喝,率先領著紫燕等人,以及龍鳳虎親衛,朝著對面的山壁間凌空飛掠而去,猶似暗夜中的數十只飛鳥,不斷地朝著峰頂騰躍飛掠。

    緊接著,一串串的的身影在山壁間緩緩蠕動,悄無聲息的向上不斷的攀沿。

    龍獅衛的全體將士終于從死地中闖了出來,但并不意味著脫離了絕境。以南宮飛星的才智,心機深沉,即然欲至龍獅衛于死地,勢必會留下可怕的后手,甚而設下局中局,套中套,請君入甕。

    陸隨風知道一埸與南宮飛星之間斗智斗勇的游戲,方才剛剛拉開序幕。在這蒼茫的群山叢林中,將會展開一幕血腥而殘酷的角逐。

    這座峰頂之上隱伏著四五千敵軍,要想無聲無息的清除掉,有著相當大的難度。但,陸隨風此刻迫切地需要一段短暫的真空時間,令對方一時無法撐握自己的行蹤和信息,由明轉暗,以便從容地布置下一步的行動方略。

    沉黑的夜色中,一埸無聲的襲殺戰悄然展開。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無聲無息地倒下,至死都沒弄明白發生了什么,甚至連最后一音節都未發出便離開了這片世界。諸葛神弩在黑暗閃著幽芒,一發十矢,精準無誤,奪命無聲。無聲而殘酷的襲殺在繼續,峰頂的土壤幾乎都被鮮紅的血浸染,散發濃烈的腥味,山風一吹,四下飄散開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