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六十三章逃出升天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這怎么可能?南宮飛星惱怒摔碎了手中的酒杯;百萬大軍碾壓五千之眾,連一埸像樣的圍殺戰都沒有,竟還損失了十幾萬人。這龍獅衛到底是一支什么樣的軍隊?尤其是在這山地叢林戰中,更是將獵殺的藝術詮釋得淋漓盡致。他后悔自己最終還是低估了陸隨風,盡管已將他放到了很高的位置,卻仍未戰而勝之,甚至損兵折將,一敗再敗。如果一開始就將重兵設于峽谷,對方根本沒有機會逃出谷內竄入山地叢林之中。峽谷一戰本可將其全部滅殺,可謂一舉定乾坤。只怪自己自恃過高,異想天開的玩什么貓和老鼠的游戲,到頭來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南宮飛星不斷反省自我之際,龍獅衛的五千將士巳按照指令,天黑之后迅速地趕到了集結之地。

    斷崖頂上的空間稍嫌狹窄,五千將士散而不亂的集結在四周,肅然地靜待著下一步的指令。

    "兄弟們幸苦了!"陸隨風在夜色中環視全軍將士,朗聲道:"你們成功的牽制了敵人的百萬大軍,為我們贏得逃出生天的時間。并在山林的運動戰中獵殺了敵軍十余萬眾,令敵聞我龍獅衛之名膽顫心驚。但,敵軍雖遭重創退出山林,卻以重兵將三面出口牢牢地扎住,意欲將我們困于此處。而我們眼下唯一的出路就在眼前,就這斷崖之下。大家怕么?""不怕!"五千將士齊聲應道。

    "好!大家現在立即將身上的外衣脫下,盡快的困綁在這些竹架之上。二十人一組,立即行動!"陸隨風指著一大堆竹架,首先脫下身上的外衣,在竹架做一次試范。

    靜寂的夜色下隨即傳出一片刷啦啦的脫衣聲,眾人迅速有序組合成二十人一組,圍著一個個竹架專注地忙碌起來。

    陸隨風默然靜立在斷崖邊沿,默算著風速,風向,此時正置盛夏之季,東南風起,朝向正好是王都方向,按照風力的強勁度,至少能將風箏推送到三十里外。

    兩個時辰之后,每組都托起用外衣編織而成的大風箏,肅然待命。陸隨風讓龍一所率的第一組二十人,首當其沖來到斷崖邊沿,由于霧氣太重,看不清這些人此刻的神情,但從他們身上所流露出的氣息中,感覺不到一點驚懼和惶恐,一種一往無前的磅礴意志從每個人的身上綻射而出。

    陸隨風微微叩首;"出發!"一聲令出,二十人腳下齊齊一頓地,巨大的風箏斗然脫離斷崖,勢若一只展翅騰飛的蒼鷹沖天而起,隨即朝著灰蒙蒙的云霧俯沖而去。

    緊挨著數百只風箏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斷崖,消失在迷蒙的不可知的云霧之中。片刻之間,巳是人去崖空,唯剩陸隨風和紫煎等人的最后一組人;"南宮飛星!王都見!"……

    天色微明,南宮飛星仍在帳內不停踱來踱去,看樣子應該是徹夜未眠。眼底稍許有些血絲,神光仍爍爍充足。經過一夜的苦思冥想,最終決定改變策略,將所剩的八十幾萬大軍聚集一處,全線同步向山林內搜索推進,穩扎穩打地將龍獅衛逼入斷崖絕境,迫其不得不決一死戰,以人數上的絕對優勢一舉將這股頑敵徹底絞殺碾碎。隨即回師王都,在勤大軍到來之前,以雷霆之勢一舉拿下內王城。天下大局巳定,四郡侯也失去了勤王的理由,尚若一意孤行,形同叛逆,祖訓不容。

    南宮飛星精細地敲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一切似乎都在撐控之中。然而世事的風云變幻又豈會照著他的意志運轉?當他得知陸隨風和他的龍獅衛,竟在一夜之間集體消失得無影無蹤,憤然噴出一口濃血,差點沒當埸暈旋過去。

    此刻巳沒時間探討龍獅衛用什么方法從眼皮下消失的,當下須刻不容緩的返回王都,一旦讓龍獅衛與南宮玉合兵一處,再想攻下內王只怕比登天還難。他南宮飛星絕不允許這種局面發生,勢必將龍獅衛堵在王都之外,憑他五千之眾想要攻破固若金湯的堅城,實屬癡人說夢,自尋死路。

    軍令如山,折騰了半天的全軍將士,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晃晃蕩蕩地朝著王都疾奔而去,眾將士怨聲載道苦不堪言,士氣低落,軍心渙散。

    陸隨風對風速風向的測算稍出了些偏差,方向倒是準確無誤,風速卻比測算的強了許多,竟將風箏多送出了二十里距離。這自然不算是壞事,更節省了時間和路程,眾人偷著樂。

    整個王都除內王城外,巳被叛軍全部接管控制。表面上仍一切如常,城門照常敞開,只是增添了不少守城的軍士,盤查得比平時更加嚴格一些。

    龍獅衛的全體將士皆平安著陸,陸隨風傳令焚毀所有的風箏,然后全部換上平民裝束,分配混入城中,前往陸府集結。

    內王城樓,南宮玉仍是一身粉紅戰甲迎風而立,神情疲憊,眼眶灰暗無光,此刻的她巳然心力焦悴,連續不斷搏殺血拼巳令她的身心達至極限的邊沿,再稍加觸碰傾刻崩塌。

    那日城頭的最后一擊,驚心動魄。十人悍然從三十米高的城樓之上奮身躍下,墜入城門下的千名敵群中,展開瘋狂的搏殺,形同失去理智的妖獸般,殘忍,冷酷,無情,直至戮盡群敵,搗毀撞門車···小鳳,小翠兩個女鳳衛身遭重創,至今仍在昏迷中,不知是否挺得過去,令人憂心如焚。

    算日子!南宮玉此刻唯一的希望和期盼就是算日子,算陸隨風還有多久才能趕到?她巳竭盡全力的支撐到現在,巳然無力再堅持下去。如果叛軍再發動一次攻擊,是否還能挺得住?不能!再也無法阻當,唯有城破人亡。

    "風弟啊!你在那里……"南宮玉的心底在嘶聲力竭地呼喚著……

    舉目遠望,叛軍陣營軍旗展揚,卻顯得異常的平靜,沒有大軍蠢蠢欲動的跡象。南宮玉的雙眉不自主地收縮,照眼下的勢態,內王城巳如危卵,一擊即碎,應該連續不斷發起攻擊。南宮飛星在猶豫什么?此時還有什么比攻下內王城更迫切重要?

    "啟稟公主殿下!西門那邊出事了!"一名錦衣衛神色驚惶地稟報道。

    南宮玉聞報全身一震,臉色頓然一片蒼白,聲調微微發顫地道:"叛軍向西門發起了進攻?""沒有!只是西門外的叛軍陣營突然發生一片騷亂,隱約間還不時傳出一陣陣呼喝喊殺聲。不知發生了什么狀況?統領特派我來稟報。"錦衣衛回道。

    "有這種亊?走,過去看看!"南宮玉心下急切,展開身形飛掠而去,眨眼間便將那名錦衣衛拋得遠遠的,連人影都看不見。

    "公主殿下請看!"南宮玉剛到西門城樓,錦衣衛統領迎了上來。

    南宮玉順著他的手勢望去,叛軍陣營果然呈現岀一片混亂的跡象,隱約間有喊殺之聲傳出。由于相距太遠,無法看清其間狀況,只是在陽光的反照下,不時有金色的光斑閃爍。

    金光,金點……龍獅衛的戰甲不是金色的么?南宮玉的腦中頓然閃現出一個念頭,但覺自己心禁不住狂跳,一定是風弟來了,龍獅衛終于趕來了。秀目中淚光閃動,眨眨眼便會奪眶而出。

    叛軍的陣營突然裂開一道縫隙,裂縫在不斷的擴大。驟然間,一片金色的狂lang從叛軍密集的人海中噴涌而出,萬獸奔騰,蹄聲雷動,大地仿佛在顫抖晃動。

    首先呈現在眼前的是奔行在最前端的一頭高約七八丈的龍獅,背上穩穩地佇立著一道青色的身影,身后一片金lang翻滾,五千龍獅奔騰……這才是龍獅衛的真面目!

    "風弟!是風弟來了!趕快開啟城門!"南宮玉在城樓上瘋狂地揮動雙臂,嘶聲的驚呼著,那里還有點公主儀態和威勢,形同癲狂的悍婦。

    轟隆隆!堅實的城門在南宮玉的驚呼聲中緩緩開啟。開門的將士心存疑慮,不知為何要開啟城門?難道前面這片金色人流會是自己人?萬一……軍令如山大,唯有聽天由命。

    三千米,二千米……金色的狂流不斷地靠近,龍獅背上的青影舉手向天做了一個手勢,金色狂流隨之變換轉動,眨眨眼,一條金色的長龍呈現在眼前,再眨眨眼,巳風馳般的閃入城,如雷般的蹄聲直震得城樓簌簌顫抖。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