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強勢勒索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若非與太子龍千羽之間的恩怨,陸隨風絕不會與皇室宮廷沾上分毫的牽扯.為了搬倒太子才不得以地巧借皇室內斗之勢,如今巳然塵埃落地,抽身避之唯恐不及,怎會輕易墜入他人之甕?為了避免皇室的再度糾纏,陸隨風索性離開梅園,領著眾人住進了龍獅衛在龍淵城的臨時住扎區域內。

    八品丹師忽然失蹤,有如人間蒸發一般。龍淵大帝聞之頓足捶胸,直呼福緣淺薄,痛失了良機,追悔莫及之余,唯有不了了之。

    東大陸五十年一屆的武道對抗賽巳日趨臨近,三十二個王國的參賽隊伍巳陸續地開進龍淵城。更有數以百萬計從四面八方蜂湧而至的人流,頓使整個龍淵城人口暴漲,龍蛇混雜,擁擠不堪。

    龍獅衛的臨時住扎地被安排在近效區域,周邊的不遠處還同時住扎著另二個王國的參賽隊伍。一個是上一屆排名第五位的藍月王國,另一個則是排名第十三位云瀾王國。三個住扎區域的間隔距離不過五千米左右。

    排名第五位的藍月王國自視排位靠前,整體實力強橫不凡,不斷地對排名十三位的云瀾王國肆意的羞辱騷擾和挑釁。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云瀾王國選擇妥協退讓,為了確保在大賽前避免遭遇無謂打擊,因而削弱了參賽的實力,按照對方的要求付出大量重金和珍貴資源,方才得保一方安寧,免遭對方的禍害。

    陸隨風的面前也無差別的放著一張財物清單,粗略地核算了一下清單開出金額和各種珍希物品,總價值竟然超過了五千億之數,并注明了交付的日期和時間,否則將以武力前往拜訪。

    獅子大張口,典型的侍強凌弱,**裸的勒索。事實上這也怨不得對方,這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誰讓你天翔王國排名第二十七位,有如垃圾螻蟻般的存在,勒索你巳算是給足了面子,千萬別不識抬舉。

    不過,這排名的秩序都是五十年前的事了。現在的天翔王國還是這般不堪一擊吧?答案是陸隨風當埸撕碎這紙清單,并對前來送清單的說道:"上一屆的排名第五,很牛嗎?不過都巳是過往的虛名,五十年的滄桑歲月足以改變許多事與物。更何況王國財富來之不易,豈可輕易拱手相送。你藍月王國若執意想討要,不妨帶齊精兵強將和清單上相等財富前來,一切都須用強大的實力來確定。往昔的虛名在我面前,一文不值!""哼!螻蟻般的存在,竟敢口出狂言,給臉不要臉。你就等著我藍月王國的怒火吧!"來人丟下一句狠話,一腔憤然地倉惶而去。

    "姐夫!我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初來乍到,便有人迫不及待的前來送大禮。鳳兒定是你的大福星,所到之處盡皆好事連連。是不是該給鳳兒一點獎勵?"青鳳一臉無恥的笑道。

    "無恥二字,不會也是你鳳之一族的傳承吧?"陸隨風鄙視地道。

    "這個……好像沒有!"青鳳嘟著嘴,悻悻地瞪了陸隨風一眼。

    龍獅衛上下聽聞藍月王國竟敢肆無忌憚上門勒索,群情激憤,紛紛嚷著要打上門去,將其一舉打殘。幸被陸隨風強行壓制下來,才未生出無謂的事端。大賽未啟,動贏便將一支參賽隊伍打殘,無論如何理直氣壯都會引來眾怒。

    你想息事寧人,卻有人唯恐天下不亂。

    恥辱呀!藍月王國何曾受過如此的蔑視和羞辱?一個排名二十七位的垃圾王國,居然敢狂的挑釁排名第五的權威,是可忍墪不可忍!即刻盡選軍中一千精銳,風急火燎,氣勢洶涌殺奔向龍獅衛住扎的區域。

    千馬奔騰,蹄聲如雷。藍月王國的一千精銳洪流般的湧入龍獅衛住地,守門的將士未加阻攔,任其殺氣騰騰地闖入營內,大門隨之轟然關閉。

    簡易的演武埸上,五千龍獅衛將士傾刻間便排列成五個千人方陣,金色的甲盔在陽光的斜照下,閃射出一片金輝,耀眼奪目。

    "哼!中看不中用,繡花枕頭一包草,不堪一擊!"一位銀甲披身,年約四十的中年將軍,胸前繡有一彎藍月,一臉鄙視和不屑地冷哼道,引得身后的一眾藍月將士哄笑不巳。

    這身披銀甲的中年將軍應該是這群人的統領,擁尊者九品的實力修為,一身傲氣凜然,擺出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你等是何人?可知這里是天翔王國的專屬區域,任何人不得善自亂闖。"陸隨風仍是一身青衫,看上去沒一點武者應有的氣度和威勢,倒像是一個舞唇弄舌的無聊儒士。

    "少在這里明知故問!本人是藍月戰隊的大統領。你這酸儒又是何人?有何資格與本統領說話!滾一邊去!"銀甲將軍昂道朝天,鄙夷地道。

    "你不妨問問他們,我可有資格說話?"陸隨風指著五千將士說道。

    "大統領威武!"五千將士齊聲喝道。

    "你就是他們的大統領?"銀甲將軍大感意外地重新打諒著對方,放出一絲神念在他身上探了探,倏地仰面大笑;"哈哈哈!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卻未見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竟然擔當起一國戰隊的大統領,堪稱天下奇聞。像你這種垃圾,本統領只須揮揮手,便可在瞬間令你灰飛煙滅,傾刻從這世上抹去。我說這話,你可信?""我信!憑你尊者九品的實力,尋常武者在你眼也有若螻蟻塵埃。不過,你來此的目的是勒索財富,再沒得手之前,還不會如此做吧!"陸隨風云淡風清地道:"卻不知你的那份財富準備好了沒有?否則免談!""財富,本統領有的是,只要你能勝過一招半式,加倍奉上。"銀甲統領陰笑道:"我倆同是戰隊統領,此戰可謂公平公正,天經地義。""不公平!"陸隨風搖搖頭說;"那種以強凌之事,我還真不屑為之。適才我一口便說出了你的修為境界,你卻對我的實力一無知。再給你一次機會,如能說得稍稍靠譜,此戰就算我敗,清單上的物品同樣雙倍奉上。否則,付賬,走人!"陸隨風擲地有聲地道。

    嘶!銀甲統領聞言,眼皮不由抽搐了一下,還真被對方的氣勢給唬住了。這廝不會是故弄玄虛吧?這些文人酸儒鬼點子多了去,千萬別小河溝里翻大船。再次凝神細細地探查一番,對方體內的確空空蕩蕩,有若一汪清水。并無點滴玄力波動的跡象,絕對可以斷言對方只是一介文人。傻呀!險些被只言片語給鎮住了。傳掦出去,這臉可就丟大去了。

    "你有修為嗎?本統領自問無能探測出來。""即然不能探出來,那就等于認輸了。不是么?"陸隨風強勢地道:"你聽說過一個文人,能統領一支王國的精銳戰隊嗎?你認為一個普通人能脫口叫出你的實力修為嗎?""這……"銀甲統領頓感語塞,對方所說句句皆是實言,口舌之爭的確非其對手。但仍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那只不過瞎猜而已!運氣好,還真讓你給蒙對了!""那你巳確定我不是一個武者了?"陸隨風做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

    "可以這樣理解!"銀甲統領一臉自信地道,堂堂尊者九品的高手如連這都分辨不出來,當真應該去跳涯了。""是與不是,誰說了都做不得數。為了證明你有眼如盲,你可盡展絕學對我傾力發起一擊,尚若我無力承受,死而無怨。如何?"陸隨風語出驚人地言道,那份豪氣還真能攝人心弦。

    震撼!

    銀甲統領被對方的豪氣之語給震撼了,讓他滿滿的自信動搖了。對方如不是虛張聲勢,就是其修為巳到了深不可測的境地。這兩者之間一時還真難以判定?自己好歹也是個尊者級的高手,豈可被一句虛言唬得失去了方寸。就算對方真是武修者,畢竟太過年輕,修為定然也高不到那里去。自已的傾一擊足可開山裂石,橫江斷流,同級修為也不敢妄言硬接。一個毛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你自信能接住本統領的一擊之威?這個可不是兒戲!"銀甲統領再次確定地道。

    "試過不就知道了!"陸隨風古井無波的淡笑道,沒一點蓄勢以待的緊張情緒。

    "果然有些膽魄!你若在本統領的一擊之下還能活著喘氣,本統領立刻付賬走人!如有什么三長兩斷,后果自負,與人無憂。"銀甲統領想了想,即然對方存心找死,自己若在推三阻四,倒顯得心虛示弱了。

    "盡管放手施為,無須有所保留。否則,定會覺得自己輸得很冤。"陸隨風坦然地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行至距對方不足十米,方才從容地停下腳步。

    銀甲統領同時向前跨出幾步,渾身氣息斗然一變,雙目中精光凝聚,一眼掃向對方,目光有如實質般的銳利,恰似一柄出鞘之劍劃身而過,換作常人,這一眼的鋒芒巳可令其身遭重創。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