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二百三十七章滅門血殺戰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黑袍老者橫掃了陸隨風這群男女一眼,目中透出鄙視和不屑的神色;"你這是在恐駭老夫嗎?我鳳家隨便走出一人都能秒殺你們這群廢物.不信大可一試,任由你等挑選,倘若你傅府一敗再敗,那就無條件的老實交出西山礦脈。"

    "看來你鳳家今日是吃定我傅府了,那我這代家主也只好舍命相陪了。那位急著上路的就趕緊走出來,遲了黃泉路不好走!"傅大叔目光投向一眾鳳家九劍衛。

    黑袍老者向鳳家九劍衛打了個手勢,一個勁裝彪形大漢排眾而出,鐵塔似的身板厚重如山,每踏出一步,地面都發出一陣輕微的震顫,憑這氣勢便可壓垮一片人。換作平時還真沒人敢直面如此虎威,偏偏今日就有不信邪的走了出來,昂首仰面望著這廝不停地陰笑;"嗨!傻大個,你這塊頭死了都得占一大片地,唯有大卸八塊丟入山中喂妖獸……"吼!

    這廝是劍衛中的鳳八,垂頭低首望見眼前只是一個剛及腰身的小丫頭片子,說出來的話直欲令人噴血,一聲狂吼,伸出大手,泰山壓頂般的拍將下去。轟!堅硬的地面碎石飛濺,如被拍中非成內餅不可。

    啪!碎石飛濺中傳出一聲震耳的脆響,鳳八山一般的身軀應聲自行暴轉了兩個圈,然后踉踉蹌蹌向后退出五六步才勉強穩住身形,寬大的面額上高高隆起一個小小的手掌印。沒人看見這手印是怎么印上去的,而且就這一個小小的手印怎會讓這鐵塔大活生生打了兩個圈,還踉蹌著止不住身軀。

    小丫頭片子站在被擊碎的地面上,一手叉腰,一手指著一臉紅腫的鳳八;"卑鄙無恥的大塊頭,連招呼都不打一個,便出手偷襲本姑娘,我要打得你這頭豬找不著回家的路。"如此刁鉆蠻橫的小丫頭片子,自然是非青鳳莫屬了。

    鳳八但覺面頰處傳來一陣火辢辢的疼痛,伸手一模隆起老高,眉發頓然倒豎,瞪著一雙噴火的牛眼憤怒地四下掃視,竟然被人給偷襲了,簡單的腦子自然沒留意那小丫頭為何還毫發未損地站在那里;"是誰?滾出來!"一雙大拳捏得嚓嚓響。

    事實上,碎石飛濺中還真沒人看見是誰出的手,總不會是這可人的小丫頭吧?眾人的視線一下聚在青鳳身上,忽然意識到這種埸會敢直面鳳八的人會很"可人"么?答案很快呼之欲出。

    鳳八再楞傻也明白過來了,干嗎要打俺的臉?回家如何見老婆?吼!是可忍孰不可忍。怒血沖腦,渾身勁裝鼓蕩,大有爆裂之夷。碗口粗壯的手臂驟然揮岀,一只碩大的拳頭夾著風雷滾蕩之聲轟然擊。

    鳳八的手臂像是一下爆漲延升了七八米,瞬間便出現在青鳳的面前,棘手摧花,如被擊中傾刻香消玉碎……

    敢打俺的臉,男女老少一律通殺,咧開的殘忍笑容忽然一陣扭曲,滿臉青筋驟然突起,透出一副猙獰的痛苦表情。

    一只纖細的小手震撼地握著一只狂暴的大拳頭,接著便傳出一陣令人心悸骨節碎裂聲,一直延著手臂不斷地炸響,再接著便聽見鳳八的口中吐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呼聲。然后便看見一只小巧玲瓏的玉腳踢在厚實寬大的胸腹間,鳳八頓覺千斤重錘及體,五臟震蕩,碩大的身形斗然沖天飛起,一下騰起十來米高,隨即頭下腳上的急墜而下。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沒人想到會發生這種狀況,鳳家眾人驚覺時,倘未有所反應,便見轟然一聲巨響,鳳八的頭顱巳然生生硬栽在堅硬的青巖石上,顱骨迸裂,腦槳飛濺。

    望著地上仍在微微抽搐著的軀體,令人頭皮一陣發麻,眼前的一切顯得太不真實,小丫頭拍拍手,撣了撣腳面;"還不將大塊頭抬走,這里沒地埋!瞪什么眼?有膽站出來,殺一個是斬,殺一群叫屠!"青鳳的話似將鳳家之人拉回神來,如果視線能殺人,這只鳳巳被尸解了。

    青鳳一臉不屑地"切!"了一聲,轉身便欲向回走,忽然被一道充滿殺氣的聲音叫住;"你得留下來陪葬!"隨著聲音,一個身形瘦削的勁裝灰衣人從鳳家陣營中舉步走了出來,手中握著一把看上去很古樸的劍,神情很冷,眼中透出冷酷的殺意。這是鳳家九劍衛中的鳳三,擁有玄丹境初階的修為。

    青鳳連頭也未回,只是將目光投向陸隨風,然后十分郁悶地嘆了口氣,繼續往回走去。鳳三欲想開口,面前突然出現一個比他看上去更冷的人,有若嚴冬飛雪般的冷冽。

    "你的對手是我!"云無涯環抱著手,口中冒著寒氣,四周的氣溫像是一下降了幾度。

    鳳三點點頭,不再答話,手中的劍一寸一寸地拔出,身上的氣勢也隨之一分一分地騰起凌厲的劍意,仿佛似欲直沖云霄,洞穿虛空,切割的一切。四周的人似覺置身于劍氣殺意的汪洋中,肌膚陣陣隱隱生痛。

    "劍不錯,只是戻氣太重,當心劍氣噬主!"云無涯出聲警示道,對方自然不會信以為真。

    "是么?飲了你的血,自然會安靜下來!"鳳三透出一絲陰冷的笑意,手腕斗然翻轉,長劍嗆然出鞘,卷起一抹森寒眩目的劍光,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忽然橫削而過,帶著凌厲的殺氣,斬向兩手空空的云無涯。劍意殺氣渾然一體,看似不快,實則如電如風,令人生出無法躲避的感覺。

    鳳三的劍毫無懸念地一劍攔腰切過對方的身體,竟然感覺不到任何的阻礙,更未見有鮮血飛濺,內臟灑落的景象。心中方自驚疑之際,眼前驟然呈現出對方的四五個影像,微愣之下,一時難辨虛實真偽,不敢再冒然出劍攻擊,正欲收劍回撤,忽覺握劍的手腕一緊,似被人一把扣實,而且順著他的回撤之勢,渾然天成的反向橫削而過。

    這一切電光火石般的變化來得太快了,快得根來不及反應和思索,鳳三只覺自己的頸項間倏然傳出一陣切割般的痛楚,似乎有濕潤東西流淌,隨之兩眼陷入了一片沉黑,意識驟然消散。

    一股血柱從頸項暮地噴薄沖出,一顆頭顱隨之掀向空中,翻滾著呯然墜下。

    僅僅一劍,鳳三斬出鋒芒凌厲的一劍,卻是義無反顧地斬下了自已的頭顱。對方仍是兩手空空的立著,沒有施展任何武技修為,只見一串人影閃動,鳳八當真被自己的劍所噬。這一幕太詭異了,直令人看得毛骨聳然。

    "你……你……竟敢連殺我鳳家劍衛?"鳳三少終于從駭然回轉神來,驚怒地指著對方的一眾人等,嘶聲地驚呼道。

    "哼!老夫來會會你!"黑袍老者衣袂無風自動,玄丹境中階的氣息洶涌澎湃,顯露無遺。

    云無涯無盡鄙視地瞥了黑袍老者一眼,徑自轉身向回行去。

    胖子歐陽無忌朝云無涯難得地伸出一根大拇指,隨即晃蕩著身體走了出去;"老頭要怎樣一種死法?來點新鮮的,否則太沒創意,絕不可復制他人的作品。"胖子哈哈道,沒一點面對強者的覺悟。

    "你很狂!不過等會便笑不出來了!"黑袍老者說話間巳將自身的氣勢升至頂點,狂悍的氣勁旋流將腳下的兩具尸身席卷掀飛過一旁。

    剎那,黑袍老者聚勢出手,一手五指如鉤如爪,無數氣流在指尖上凝聚,噴薄射出,形成一只玄氣手掌,下一刻,巳奔雷電閃般的出現在胖子的頭頂,方園兩米盡籠罩在爪勢的攻擊之下,直令人頭皮如針刺般的生痛。

    胖子的瞳孔收縮,手中驟然多了一把大劍,無招無勢地橫空一劍劈出,渾然天成,不帶一點煙火味,一往無前地將那只殺意凜然的玄氣利爪齊根斬斷。

    黑袍老者一聲悶哼,只覺手腕處傳出一陣痛疼,踉蹌退了一步,便見一個肥胖的身影左飄左蕩地向自己滾蕩過來,正欲作出反應,忽聞一聲震天狂吼,勢若驚雷擊頂。

    吼!達摩獅子吼,胖子手中的大劍應聲由下而上的撩起,一道驚虹從黑袍老者兩腿的胯間飛速的向上劃過,一蓬血霧噴灑,凄厲的慘叫聲中,一團內臟雜碎滑落一地。

    黑袍老者的身形驟然定格,雙目突出眼眶,稍息,突然從正中分裂開來,兩瓣身體幾乎在同一時間,一左一右地向兩邊轟然倒塌,濺起滿地碎石四射。

    歐陽無忌手揮大劍,氣勢霸道縱橫地直指鳳家一眾劍衛,暗含獅吼的內勁,開聲縱喝;"誰敢與我一戰!"音波滾蕩似若雷動,直得眾人耳鼓嗡鳴作響。

    黑袍老者的實力修為皆在這些劍衛,尚且被對方一劍劈成兩瓣,試問還有誰敢逞強出頭。但只見歐陽無忌的劍緩緩高舉過頭頂,澎湃霸道的氣勢如滾滾洪流奔湧,潮夕般一波一波地朝著鳳家劍衛席卷而去……

    "大家護著三少快走!"鳳九毅然決然的挺身而出,傾盡畢身玄力竭力抵擋著洶涌強悍的玄勁氣流,渾身骨格被擠壓得"卡卡"作響,皮膚表層紛紛破裂開來,盈紅的血汩汩滲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