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六百零八章人間蒸發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對方并未真輸!我龍獅衛之人豈可言而無信?更何況巳將對方幾乎盡數斬滅,做人留一線,得理須繞人。我見其倘有悔悟之心,給他一次重做人的機會。沒有若大的胸襟,如何容得日月星辰?"易飛虹似有所悟地朗聲道。

    此戰可謂是異常的慘烈血腥,青狼戰隊的一千銀甲將士,除統領外,竟無一人存活生還。而龍獅衛在以寡搏眾的情勢下,除了十來人略受輕傷外,竟無一人陣亡。

    龍獅衛的神勇強悍令人為之震撼悚然,以至對螻蟻般弱小的東大陸重新刮目相看。

    決賽的第一個名額在血腥的屠戮中塵埃落地,而這第二個名額,將在傲云戰隊和云煙戰隊的獲勝者中誕生。

    龍獅衛如愿以賞地達成了此行的最終目的,在億萬眾的歡呼聲中,出人意料的低調宣布,放棄之后決賽爭奪。

    這本是一種違規之舉,但大賽仲裁處卻一反常態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沒人知道其中藏著什么玄機?但,這對另兩個戰隊而言,卻是一個十分利好的消息,沒人愿意面對這支殺神般的戰隊,紛紛舉額稱慶。

    龍獅衛此舉的真實含義,正如云飄渺之前的預判一樣,止步于四強,根本不會參加所謂的決賽圈。但,卻不知道陸隨風和納蘭飛月私下里的默契。

    所以,對龍獅衛來說,無論是抽中那支戰隊,結果都一樣,即不能不知深淺擊敗云煙戰隊,更不會打垮傲云戰隊,與其臨埸不光彩的認輸認熊,自毀聲譽,最佳的選擇便是提前放棄決賽名額。

    龍獅衛因棄權之后的決賽,卻是毫無爭議的成為了此次大陸爭霸賽的第三名,這是大賽組委會和仲裁處的宣布的決定。

    對于納蘭飛月而言,陸隨風兌現了之前的承諾,而云煙城的也對龍獅衛識時務,知近退的的舉措大加點贊。

    "這個……兄弟你真不想留下來看完最后的決賽再走?"納蘭飛月對陸隨風的提前辭行,深感意外和些許遺憾。

    "是啊!陸統領如能留下來為傲云戰隊謀劃一番,此戰的勝率至少可增至七成。"凌鳳舞一臉期盼的言道,那神情姿態像是已將自己當成了傲云戰隊的一份子了。

    "呵呵!鳳舞將軍已決定留在中央大陸不走了?"陸隨風望向這位巾幗女將軍,一臉女兒態的潮紅,戲謔的淡笑道:"納蘭公子風神俊朗,文武雄才,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聽見了吧!連你最欣佩的陸統領都這般說了,你這只鳳,落在我這棵梧桐樹上,可謂是皆大歡喜的絕配。"納蘭飛月對凌鳳舞絕對是情有獨衷,已到了非此女不娶的程度,而凌鳳舞能為此拋家舍國的留下來,足見其也深陷"情"之一字中,女人一旦動了真情,縱算天塌地陷,地老天荒,也難回頭。

    "哼!男人婚前大都嘴上抹密,誰知道以后吞下的是不是一顆苦果?"凌鳳舞幽幽的輕嘆一聲,她在戰埸上吒咤風云,指揮若定,殺伐果決,但在"情"之一字上,卻是白紙一張,只是一味的跟著自己心,自己的感覺走,至于未來的結果卻是一片茫然,就算耗死心思也未必弄得明白。

    "鳳舞姑娘!"陸隨風很識相的改口道:"相信自己的心,而未來不僅僅只靠一個"情"字來維系,更多的是需要用"智慧"去化解一些負面的東西,人非完人,盡可能的去挖掘,懷念對方的美好一面,才可能天長地久的去相知相愛一生。"

    "你有家室嗎?竟然連人生的真締都剖析得如此精辟,簡直不是人!"凌鳳舞撲閃一雙水汪汪的秀目,像是看怪物般的死死盯著陸隨風。

    "別……別用這種殺人的眼光看著我,算我多嘴,信口胡諂,權當作充耳不聞就是了。"陸隨風連連擺手,一副我怕了的模樣。

    "承教了,可謂受益非淺!"凌鳳舞一臉肅然地道,很認真的樣子。

    三人說笑了一番,納蘭飛月自然不會錯過向陸隨討教的機會,決賽的兩支戰隊,彼此的綜合戰力無限接近,勝負的關鍵取決于雙方的陣法運用,以及臨埸的應對和機變能力。

    云煙城的云煙陣,卻似一片灰白色云煙起伏跌蕩,遠遠望去似若一朵滾動飄浮的云團,時聚時散,變幻不定,時而氣勢洶湧凌厲,殺機凜然,充斥著一股濃烈的死亡氣息。時而嫻靜而悠然,令人生出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但,沒人會懷疑這看似悠悠的云煙后面,定然蘊藏著可怕的血腥風暴。

    "這是他們精心自創的戰陣!表面看上去云舒云卷,聚散無常,虛實難測。其中實則隱藏著一個殺陣,布成了一個"品"字形戰陣,拖后的兩個方陣,一左一右,彼此間形成一種遙相呼應之勢。無論攻擊其中的任何一個方陣,都會遭遇另外兩個方陣的同時夾擊。可謂進可攻,退可拒,攻守兼備,安若山岳。可以稱之為"云煙陣"!"陸隨風認真地剖析道,一雙深遂如淵的眼睛似乎能洞穿一切,看透虛空萬物。

    "的夠陰夠狠,夠歹毒,卻不夠光明磊落。"納蘭飛月撇了撇嘴,又有些鄙視地冷哼道。

    "兵者,詭道,沒有正邪卑鄙一說,只問只結果,不論手段!"陸隨風在他的肩頭拍了拍;"你傲云戰隊與之遭遇時,千萬不可主動發起攻擊,只須沉住氣,以靜制動,比的就是耐性韌勁……接下來該怎樣做,鳳舞姑娘應該很清楚,就無須我再多言了。

    納蘭飛月全神貫注的聆聽著,唯恐遺漏了一字半句,一旁的凌鳳舞卻是聽得驚心動魄,心中更是連連驚嘆不巳,暗里卻已在謀劃著如何有針對性的運兵布陣。

    ……

    "父親!決賽尚未開始,龍獅衛便在一夜之間,突然人間蒸發了,不知去向?"云飛掦的臉上帶著一片驚色,一支五千之眾的戰隊,竟然在不被任何人察知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離開云煙城,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到事,但的確是發生了。

    "這怎么可能,可知他們是怎樣做到的?"云飄渺著實的吃驚了一把,這也未免太離奇詭異了,這許多人縱算飛天遁地,也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來。

    云飛揚郁悶地搖搖頭,苦笑地道:"孩兒費盡心思也想不出這五千之眾是如何消失的?"

    "算了!非凡之人行非凡之舉,不必再費心去探究了。"云飄渺擺了擺手,若有所思的出聲道:"所幸此人非中央大陸之人,否則,他的存在的確會是一個潛在的巨大隱患。或許……但愿是我想多了,希望這種不會發生。"

    云飄渺并不是一個喜歡無中生有,疑心很重的人,但這個叫陸隨風的默默無聞的年輕人,卻讓他古井無波的心中浮起一道莫名的,拂之不棄的陰影,讓人覺得始終有些隱隱的不安,難不成還會再次遭遇,而且是敵非友,可能嗎?

    ……

    龍獅衛的憑空離奇消失,成了一個迷。但,迷底很簡單,只不過的確很出人意料。按照陸隨的本意,這支龍獅衛自離開本土的天翔國至今,歷時已超過三年之,行程近百萬里,戰績卓越,在百年一屆的大陸爭霸賽上,天馬橫空的一掃群雄,以大賽前三的驕人表現,一雪東大陸千年墊的恥辱,自當戴著耀眼的光環,載謄而歸。

    殊不知,一眾將士的心中已失去了國土的概念,唯有龍獅衛,只有大統領,大統領在那里?龍獅衛就在那里!龍獅衛在那里?家就在那里!可謂是眾心歸一,眾志凝山。

    這是陸隨風親自打造出來的一支鐵血雄師,傾注了無數心血和情感,彼此間猶如一個大家庭,如果龍獅衛是一座可以托生命的堅實山岳,那陸隨風就是這座山岳的"魂",沒有什么可以替代。

    盡管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接下來要去那里,去干什么?那是紫燕的故土家園;云嵐城!

    由于龍獅衛此時風頭太盛,光環太亮,陸隨風想要收斂鋒芒,就必須無聲無息的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然而,要做到這一點,正如云飛掦所說,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

    但,這對陸隨風來說,并非什么難事,因為他的手中有著一枚可以裝載活物的"隱龍戒",那里面自成一方天地空間,隨著他的實力修為達到了生死境圣者的境界,"隱龍戒"中的空間也隨之拓展了數倍,足夠容納區區五千之眾而不嫌擁擠,正好還可讓這些將士在里面的血淵靈池中浸泡一下,順便再讓金龍甲衛好好的**一番。

    于是,包括龍鳳虎親衛在內的五千龍獅衛,一起被殘忍的塞進了"隱龍戒"中……

    余下的不過只有十余人,在人流入潮的云煙城,就像數滴水珠融入汪洋,毫無存在感。直到渡過了江海般寬闊的云煙河,尋了一處隱秘之處,眾人這才乘龍跨鳳的直扶云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