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六百三十四章殘像之威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殊不知,槍鋒急旋之下卻無任何阻礙感,似若攪動的是一團虛無的空氣,對方的身形分崩離析的碎裂開來,卻沒見鮮血飛濺的埸面。

    不好!半老徐娘心中暗自一聲驚呼,飛速抽槍回撤,便欲向后飄退,眼角余光卻瞥見一點寒星從側面飛射向自己的太陽穴,駭然間閃避巳是不及,傖促間不加思索地倒豎槍尾斜掃而出,意欲蕩開飛襲而至一抹寒星。

    云無涯的殘像如風一般的散了又聚,一劍如電的瞬間奔襲而出,似以料定對方必會回槍格擋,劍勢中途驟然下沉,化刺為削……

    半老徐娘驚覺時,還未及做出反應,便覺握槍的腕脈傳來一陣劇痛,有些把持不住槍身,情急中倒提著"冷月索魂槍"急速飛退,沿途灑下一溜血漬。

    退,再退!顧不得血流飛濺,眼前一點寒星始終不即不離,如影隨形緊追不舍,稍作停頓,勢必瞬間透腦而出。

    她并不懼死,但作為一個女人,絕不允許這種一劍透腦,面目全非的死法,實在令人無法容受。對女人而言,沒有什么比這種死法更可怕,更難以容忍。

    這俱殘像真實得與本體無異,手中長劍一顫,劍鋒斗然綻射出數道精芒;唰唰唰!空氣中傳出一陣衣衫割裂的聲響。半老徐娘頓覺胸前有涼風透體而過,一片寒涼,瞥眼一看,胸前的黑衣巳然撕裂開來,大片如雪的肌膚暴露在月色星光下,**深陷,兩只顫動的小白兔躍躍欲出,觸目驚心。劍鋒若再挺進幾分,只怕連心都會蹦出來。

    羞怒之下,手腕一翻,冷月索魂槍飛速撩起,攜帶著一股螺旋狀,幾乎眨眼間,一抹冷月形的槍芒閃著冰涼的光華,奔電般再次穿透射殘像的軀體。

    本以為一招"冷月驚天"的必殺秘技,對方勢必不易輕松化解,卻忘了對方只是一俱殘像而已,破碎的軀體散而又聚, 手腕一抖,劍鋒輕顫間,六點寒星斗然綻射,快若流光電馳,空氣仿佛靜止,唯見六點寒光巳在半老徐娘的眼前綻放開來……

    與此同時,云天涯幻出的另一道殘像也迎向一個滿臉胡須中年男人,手中赤紅的刀芒沖天而出,熾熱的刀氣霸道地撕裂空間,劈空斬落。

    赤焰火刀蓄滿凌冽的刀意殺氣,途中仿佛點燃虛空的氣流,卻迎面遭遇一道青色的半月形劍光阻擋,鏗鏘撞擊,烈焰紅光斜飛而起,宛如失控的流火。

    胡須中年男人體外透出的紅光越來起盛,隨即毫不停頓的一步踏出,肩臂一展,手中的烈焰長刀轟然旋舞揮斬,瞬間迸發出數百道烈焰刀芒,快若奔電迅雷,每一道刀芒都熾烈如火,火星飛灑激射,沾身即燃速焚,似欲真的要將對方焚為枯骨,其用心果然歹毒之極。

    胡須男人雖然歹毒狂傲,卻也見識非淺,驚駭中很快明白對方巳領悟了風之意境,并還能將其融入劍勢之中。他修習的是火之意境,自然深知火借風勢之理。對方一劍如風,劍氣未至肌膚巳然生痛。手中長刀不再遲疑,一轉一旋,一束赤紅的刀芒熾熱如火,瞬間襲卷奔射而至的那道青色如風劍氣。

    可謂火借風勢,風助火威,刀芒烈焰更盛,這是何等霸道的招式?竟能將對方凌厲的攻勢化為己有,一道熾焰火刀逆向反卷倒流而去。

    殘像手中長劍一抖一顫,一片如雪流云仿佛從虛無中生出,劃空飛速地切入如火的刀芒之中。夜色星空頓然呈現一幕烈焰焚云,雪云裹火的壯觀景象。

    鏘鏘鏘!

    火云滾蕩翻卷間不斷傳出刀劍撞擊的鏗鏘聲,火星銀星漫空飛濺綻射。流云逐漸呑噬熾烈的火焰,變得一片通紅透亮,似若如血流云。

    片刻間,熾焰刀芒火勢逐漸褪盡,隨之紛紛驟然崩裂開來,唯剩一團血色流云仍在飛速旋動著朝前閃射奔行。

    火云如血,所經之處仿佛將四周的空氣點燃,令人熾熱難耐。火云旋飛直指始作俑者,分明是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 !

    一退再退! 胡須男人此刻卻是一臉苦相,郁悶致極,本以為自己一招精彩絕倫的借勢反擊之舉,定可出其不意地重創對手,沒想竟被對方以彼之道,甚而加倍俸還。

    火云殺氣洶涌澎湃,稍一沾身碰觸,非死即傷。無論胡須男人如何閃避躲讓,錚錚殺氣皆如影隨形,緊追不舍,令人毛發倒豎,心驚肉跳。

    即然躲避無門,胡須男人索性不再閃退,深吸一氣,長刀倏然橫空斜斬而出,烈焰刀光飛劈怒斬火云,一聲轟然爆響,給人一種火山崩裂迸發的壯觀景象。

    轟隆!

    火云應聲被狂暴的刀芒斬裂開來,空中隨之呈現出兩種色彩,一種如雪晶瑩,一種如血火紅。彼此爭鋒,糾纏碰撞,互不相讓。

    胡須男人一刀逆轉困局,隨之回刀復斬,順著之前斬出的軌跡一連百刀狂擊,熾焰沖天,直將火山崩發的氣勢推向巔峰。如雪流云終在持續不斷地斬擊下分崩離析的炸裂開來。

    胡須男人并未意識到自己是在與俱殘像展開搏殺,一切都真實得不能再真實了,只是覺得對方在氣息上忽然變得有些迷離,虛浮,整個身形似在虛空中隨風搖擺晃動著,時隱時現,令人眼花目眩難辨虛實,疑是幻覺。下一刻,便驟然從視線中徹底消失了。

    雙方一直是隔空摶殺,眨眨眼的瞬間,對方巳驟然出現在自己眼前,胡須男人驚覺時,便見虛空中閃過一道青色熾亮的光弧。

    這一劍來得太快,太突然,沒有任何前兆,人在十米開外,怎會突然殺奔眼前?胡須男人巳無暇多想,傖促間下意識的揮刀斬向飛射而至的劍光,豈料青色劍光中途微微一頓,劍身斗然一顫,暮地化出七道刺目的青色劍影,每道青色劍影皆真實無虛,殺氣森然,鋒芒無盡。

    愕然間,胡須男人揮出的一刀,一時之間卻不知該格擋其中的那一道銳利劍影?難不成也要如對方一般一刀化七刀,自問眼下根本做不到,更何況還是在傖促間出刀。

    這一劍來勢迅猛,詭異飄浮,一劍化七星,直指對方周身致命部位。擋是擋不住了,驚惶之下,做了一不可思議的舉措,不格不擋,不閃不避,因為這一切都顯得毫無意義,仍無法避過一劍之厄。

    胡須男人渾身紅光透體,氣勢洶涌鼓蕩,全身上下散發出熾烈的火焰流光。四周空間的溫度似乎在急劇上升。一眾觀者雖在五十米之外,也微覺烈焰的高溫蒸騰,空氣仿佛彌漫著燃燒的氣味,身上的水分在迅速的蒸發,令人生出一種口干舌燥的感覺。

    下一瞬,兩道身影幾乎在同一時間啟動,猶如兩顆飛逝的流星風馳電閃般的奔射對方,宛如兩團飛快運行的物體在極速的靠近,強大的奔行氣場擠壓著中間的空氣,不斷爆出炸裂的轟鳴聲,令周圍的空間禁不住一陣扭曲。

    飛速奔行間的胡須男人,人在途中,手中的長刀泛起赤紅的光華,散發出熾熱灼人的氣息,血刀烈焰四射;狂刀斬日!

    這搏命刀勢一出,仿佛將一座迸發的火山烈焰推向巔峰境界,沖天火影夾著如血刀芒,焚盡一切,斬滅一切。

    一道青光撕破蒼穹,勢如驚電般地迎向烈焰刀芒,呼吸間,劍光,刀芒巳撞擊百次,尖銳撞擊聲中,刀劍旋舞的頻率越來越快,直看得肉眼酸澀難辨,漫空火花銀星,燦若煙火飛濺。

    冷艷的青光和漫天的火焰流光在空中碰撞,雙方的凌冽的殺氣掀起一股勁氣風暴,劍影如電,刀芒如血,肉眼根本看不清雙方的人影所在。

    轟!

    一聲震天轟響,青光烈焰纏絞一處,滾蕩蒸騰。

    夜色星空下,兩道身影逐漸呈現在視線中。殘像的身軀有幾處被烈焰灼焦的痕跡,再看那胡須男人卻是渾身浴血,身上的衣袍裂開了數十道口子,有血不斷地從各個創口處汨汨溢出,空中還有幾縷發絲飄飛……

    胡須男人頭單膝跪地,雙手握刀弓身撐住地面,口中還有血在不斷地往外溢出,腑臟像似受到極重的震蕩。

    "別殺我!"感受到來自對方劍鋒的錚錚殺氣,胡須男人抬起灰敗的面孔,滿口鮮血的嘶叫出聲……

    云無涯的第三道殘像在同一時間迎向一把又寬又厚的大劍,持劍的人一身淡黃色的長袍,長袍邊緣有青銅色的滾邊,看上去四十開外,濃眉方臉,身形高大彪悍,似若一座峰岳聳立,充滿了壓迫感。

    轟!一道峰巒般磅礴厚重的劍勢已隔空斬落,仿佛一座巨峰從天而降,令人生出無所躲避的感覺。

    下一刻,每個人但覺四周的光線一下消失了,眼中唯見一道青色光華閃耀,一道眩目的劍光同時劃空而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這一劍的劍勢之中,前方的空氣一陣震蕩,堅挺厚重巨巖峰巒一陣模糊的扭曲,隨之分崩離析,轟然爆裂開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