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六百八十章你在侮辱我的智慧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誓言是什么?微風輕吹即散,我巳成年了,聽過太多的誓言,麻木了。"胖子悠悠一嘆;"不過,真的還有第三條路可供選擇。"

    "啊!只要不是死路……"符萬里的眼中噴發出意外的驚詫,猶似溺水之人驟然發現一根稻草。

    胖子忽然抬手伸出一指,隨意地在他胸腹之間輕點了一下,一股潛勁透體而入;"我在你體內留下了一道印記,不管你身在何處,我只須稍一動念,心臟瞬間便會爆裂開來,不信大可賭一把試試!我之手法,云嵐城中基本無人可解!"

    接下來,隨意地揮揮手,便解除了符萬里身上的束縛,似乎一點不害怕對方恢復自由后會對他突起發難,完全一派吃定對方的姿態。

    呼!符萬里噴出了一口郁悶在胸間的濁氣,試著揮動了一下雙臂,伸展自如;"可惡的胖子!"死灰的心氣頓然再生,湧動出一股極度憤怒的殺機,大有出手撕裂對方的強烈**。

    可是,只不過是一閃念而巳,心氣雖生,膽氣巳破,眼前的這個胖子無疑巳徹底的擊潰了他的心神,現在縱算給十個膽也不敢伸一伸手頭,賭的可是命呀!

    "我會按照你們的意思去做,可是這體內的印記……"

    "你大可不必如此驚惶,只要不心生邪意惡念,自然無事,時機到了自會自行解除。"胖子本就沒有要殺人的念頭,只是逼其乖乖就范,做個呈堂人證;"好了!我們下去吧!不想去看你那些血衣衛怎樣了?"

    二人降下虛空回到地面的池塘小亭內,但見陸隨風仍在好整以閑地品著茶,青鳳和古藍星兩個小魔女各立一旁,尤其是古藍星,臉上還帶著一抹潮紅,眼眸中還透著絲絲興奮不已的神彩。

    不有遠處的花海間的狼籍一片,橫七豎八的躺著二十四具血衣衛的尸身,每人的身體都完好無損,并無殘肢斷臂血肉模糊的景象,這些人的死相皆是內臟俱損窒息而亡。

    "媳婦,沒受傷吧?"胖子一下沖到剛換了一身裙衫的云無影身旁,上上下下地打諒了一番,一臉關切地出聲道;"呵呵!所謂關心者亂,一群小蝦米怎可能傷到我媳婦。"

    "我只斬了五個而已!"云無影指著飄浮在池塘水面的尸身;"那些都是星兒做的,這小魔女出手簡直比我還狠。"

    胖子歐陽無忌望著一地的尸體,皆是內臟俱損窒息而亡,臉上的肥肉也禁不住抽動了幾下,一只鳳已夠折磨人了,現在又多了一個出手沒分寸的小魔女古藍星,這以后的日子該怎樣過呀?

    "你來正好,少爺讓我們將這些尸體都裝上車,大概是想讓這位大公子運回城主府去,以達到到震懾之威。"云無影猜測地道:"快去弄一輛大點的車來!"

    這橫七豎八躺著的血衣衛,身上沒一道傷痕,甚至連血跡都看不見一絲,到底是死還是活?符萬里一時之間還無法判斷清楚,現場并沒有激烈拼殺的痕跡,這些捍不畏死的血衣衛像是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集體失去了抵抗力……

    符萬里怯怯地抬眼望向陸隨風身旁立著兩個小魔女,那么清純可人,柔柔地笑著,簡直如同一對人見人愛的乖乖女。

    "看什么看?沒見過著美女呀!"青鳳的眸中清輝點點,令人頓覺心神一陣迷亂,有些難以自持。

    "一臉邪氣,生死關頭茍且逃命之輩,會是什么好貨?"古藍星鄙視地冷哼;"風哥,這種人留著就是人渣禍根,趁早斬了,以斷惡源。"

    "別……兩位姑娘,本公子沒你們想象的那么壞,此行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實在是有些身難由己。"符萬里一臉驚惶地顫聲道。

    "是么?大公子直到現在還在侮辱我等的智慧,是不是太愚蠢了。"陸隨風揮揮手,讓他坐下,還為他斟了一杯茶。

    "如我沒猜錯話,這獵殺行動的主意應該是你提出來的,你那城主老爹雖然心機很深,卻不愿冒這種風險,迫不得之下才同意了你的獵殺行動。"陸隨風淡笑道:"而且還動用了雪藏了多年的秘殺底牌,就是這些血衣衛。甚至,只給了你三日的時限。"

    "這……你怎可能知道得如此清楚?"符萬里真的被驚到了,手中的茶灑了一身,這是絕對的機密,這事唯有他父子二人知曉,縱算府上有內線也不可能獲取這個信息。

    "我所知道的遠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陸隨風諱莫如深地言道;"你們還因此喚醒了安排在城北府中沉睡了多年的內線,獲得了第一手精準的信息情報,以及整個府邸的布防圖。我可有說錯?"

    不是人!城主府惹上這樣的對手,絕對令人噩夢連連,寢食難安。符萬里此刻有一種全身一絲不掛感覺,簡直如同一個透明人一般,無所遁形。

    "你的確是個心思慎密的人!"陸隨風溢出一抹戲虐的笑意;"行動之前,還親身涉險的前來踩了一回點,卻不知你的一舉一動都在監控中,如不是刻意放你等入局,只怕你們連府邸大門都未必進得了。"

    "果然是個坑!"符萬里咬著牙關,恨恨地出聲,瞥見胖子歐陽無忌將地上的血衣衛,像扔破麻袋般的拋甩在一輛大車,堆疊成一座小山似的,還唯恐掉落下來,用繩索綁得結結實實。

    "這是在做什么?這些血衣衛是人,不是貨!"符萬里憤不可竭地怒喝道。

    "切,有區別嗎?一堆尸體而已!"一旁的古藍星冷哼出聲。

    "不,不可能!這些血衣衛個個都是頂尖的殺手死士,絕不會非戰而死,連一點傷,一滴血都沒有,就……"符萬里一下沖出小亭,原以為這些血衣衛可能遭遇了對方的暗算,被什么**,迷香之類的東西放倒,只是暫時的昏迷而已。殊不知,一連探視了幾人,勻無鼻息脈動,已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完了!這可是城主府雪藏的絕殺底牌,如果只是折損幾個,只要完成獵殺行動,倒也交待得過去,沒想到居然會集體被無聲無息的滅殺,甚而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算自己能僥幸活著回去,又如何向父親大人交待。

    "我之前就提醒過你,此時離開還來及,只當什么事都沒發生。你卻認為我是在虛張聲勢,這些人是因為你的愚蠢判斷而枉送了性命,認真的說來,是你殺了他們。"

    陸隨風嘆息地言道;"我知道你并不是真心的在乎這些血衣衛的生死,這不可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你擔心的是回去之后該如何交待?"

    "你……魔鬼……"居然連自己在想什么都知道,簡直比魔鬼更可怕,城北一脈有這樣的人存在,城主府這次真的有難了,符萬里連想到即將開啟五脈大比,那可是孤注一擲的最后籌碼,縱算他有神鬼莫測之機,手中高手強者如云,屆時也毫無用武之處。

    一念至止,符萬里一泄到底的心氣又活躍起來,只要今夜能有驚無險離開此地,有的是報仇雪恥的機會。

    "我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安然無恙的回去。"陸隨風又一下點在了他的心窩上,讓人直欲噴血。

    符萬里也并非頭腦簡單之輩,雖不知對方接下來想做什么?卻隱隱感覺到似乎沒有要斬殺自己的意思,否則,早已死在了那可惡的胖子手中了。

    "我雖做了一些出格的事,卻并未傷害到你們分毫,反倒是葬送這些血衣衛的性命,可謂是損失殆盡。更何況,我畢竟是城主府的大公子,我若有事,云嵐城勢必會掀起腥風血雨,無論最后的結果如何,都是一件最糟糕的事。所以……"

    "所以你認定我們不敢將你怎樣?"陸隨風的確沒有要留下這位大公子的意思,若不是這些血衣衛都是捍不畏死的殺手死士,而古藍星出手又沒把握住分寸,或許同樣會留下他們的性命。

    云嵐城的實力本就弱小,這些血衣衛也算得上是一批精英,又是悍不畏死的殺手死士,日后或許還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說實話,陸隨風為此還真有些感到惋惜。

    "大公子之前如果也有這種判斷,就不會出現這種結果了。"陸隨風輕嘆了一聲;"你帶著這一車血衣衛回去,并且轉告你那城主老爹一聲;我非常贊同他一統云嵐城的愿望,不管五脈大比的最終結果會是花落誰家,未來的云嵐城都不該再出現四分五裂的格局。但,前提是必須在陽光下,公平公證的氛圍下進行,否則,難以服眾。"

    陸隨風的話聽上去像是一種警示和忠告,卻也十分符合城主府的意愿,同時也表明了一種態度,只要當下如日中天的城北一脈不出面攪局,其它勢力也成不了什么氣候。

    以符萬里的精明,很快便吃透了對方話中的涵意,而且讓他傳遞這個利好的信號,也算是對這次獵殺行動失敗的一種補償,讓這些血衣衛的死亡顯得有些價值,卻不知那位城主老爹是否滿意?只不過,當下還有比這更好的交待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