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七百一十三章天元殺局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臺上的正中央靜靜地高懸著一塊三米乘三米的棋盤,縱橫十九格,不用問都知道這文比的第一埸,應該就是奧妙無比的圍棋對奕了。

    黑,白子對奕,在中央大陸十分普及,其間包含天地萬物的和玄機,沉迷于此道的人不再少數,在坐的大人物們幾乎都有涉獵,不諳之道者難登大雅之堂。

    或許正因為如此,才將這黑,白子對奕放在文比的第一埸,足見這棋道,在文之一道中的重要位置。

    陸隨風和慕容驚鴻分別坐在棋盤前的兩端,每人的面前都放著一張小方桌,上面有一盒棋子,一杯冒著淡淡熱氣的茶。

    場上除了兩人之外,并沒有看到應該出現的掛盤解說之人,確不知這棋子如何出現在棋盤之上?

    慕容驚鴻手持描金折扇,輕搖慢擺,狀極淡定,從容,灑脫……

    陸隨風仍是一襲青衫,齊肩的長發十分隨意地朝后束起,看上去給一種樸實無華的感覺,寧靜得有如一片悠悠飄浮的閑云。

    "這位陸公子是棋道幾品?"老祖皺了皺眉,對著坐在身旁的紫燕小聲的問道。

    紫燕搖搖頭,她也只是見過陸隨風對奕過一次,并未問過這個問題,只能實話實說的回應道;"曾經略有過涉足,應該算不得個中高手。卻不知這位少城主是幾品?"

    "高階五品,算得上是此道中的強者。看來這一埸是有些懸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贏的機率十分渺小。"老祖輕嘆一聲,他本身就有四品的棋力,就算自己上去,也是絕對的有輸無贏,更別說一個棋道萊鳥了。

    慕容驚鴻自視棋力深厚精湛,刻意讓陸隨風執黑先行,展現出自己的大度謙讓,嚴然顯出一派君子之風。

    陸隨風只是淡淡的一笑,也不客氣的曲指一彈,一枚黑子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穩穩落在棋盤的正中央"天元"之位,他曾用這一手"天元"布局,擊敗過南大陸的那位棋道高手,對個中的變化已是了然于胸。

    如果一板一眼的布局行棋,還真未必是一位五品棋道高手之敵。唯有出奇不意的打亂對方的步驟節律,方有可能獲得一線勝機。

    噗!一枚黑寶石般的棋子落在棋盤正中央,發出一聲輕微的顫響,全埸所有人目光視線,俱被這天馬行空的一子所吸引,隨即傳出一陣此起彼伏的驚噓聲。

    "嗯!這是"天元殺局"!"慕容驚鴻的眼眸中閃過一抹驚色,他曾在一位棋友處見過這"天元殺局"的對戰棋譜,完全顛覆了以往的定式格局,震撼其畫龍點睛的精妙,看似一步無用的閑棋,卻無時無刻不隱射著鋒芒殺機,給一種如虻在背,揮之不棄的感覺。

    僅是這開局的第一子,就已令慕容驚鴻這位五品棋道高手,心神為之一震,之前的淡定從容之色瞬間蕩然無存,代之而來的是凝重無比的沉思狀。

    "這是什么布局定式?簡直聞所未聞!"埸下的老祖眉頭緊皺,喃喃的出聲道:"這陸公子真的懂棋么?這一子有如無根浮萍,毫無效力可言!而且,還是一種極不尊重對手的表現!

    此話若是出自旁人之口,紫燕絕對難以容忍,就算是自己的老祖,她此時的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嘴角微微地上掦;"時間已過去了一刻,仍未見這位少城主落子,老祖不覺得很奇怪嗎?"

    "不應該啊?難道這其中真藏有什么玄機?"老祖也不由得認真的思索起來,皺頭也逐漸的越皺越攏。

    慕容驚鴻足足猶豫了一刻鐘,卻遲遲未敢果決落子,手中折扇不停輕搖慢擺,額前隱有密集的汗珠滲出。

    終于,慕容驚鴻的手伸向棋盒,捻起一枚白子,屈指一彈,劃出一道白色的弧線,落在棋盤左上角的三三位置上,由此拉開了戰斗的序幕……

    一時間,棋盤上落子如飛,星羅棋布,黑白粘,靠,貼,斷,相互糾纏各不勢弱相讓……一個霸氣縱橫,咄咄逼人,一個輕飛騰挪,見招撤招……

    棋盤上黑白雙方正激戰正酣,看上去白棋的實地占優,但,黑棋的一條長龍卻是孤軍深入闖進了敵陣之中,被白倚仗厚勢之威,對其進行圍追阻殺……

    "黑棋大龍只有一個氣眼,四面都是白棋的厚壁,巳然突圍無望,如不能就地做活,再造一個氣眼,必敗無疑。不過,對方絕不會給他這個機會,這盤棋幾乎大局已定,毫無翻盤的可能了。"老祖十分老道地分析著棋局。

    此刻的慕容驚鴻卻是折扇輕搖,一派好整以閑,智珠在握的得意之狀;"甕中捉鱉,網中之魚,早晚都是個死字。別忘了,這可是掛盤對奕,此時投子認輸,尚能留下幾分顏面,否則……"

    "是么,我怎沒看出來?"陸隨風品了一口茶,手中捻著一子,淡淡的笑道:"當真是棋品如人品,你的棋風霸道有余而后勁不足,導致全盤破碇百出,只須稍稍細加留意,便會發現你始終騰不出先手來補那個致命漏洞。我可有說錯?"

    "你這是在詐我?"慕容驚鴻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微不可覺的驚色;"這種不入流的心理戰術對我沒用,一只眼的長龍還能活么?"

    事實上,雙方都在賭,白棋殺氣騰騰,步步殺機,黑棋這條長龍看似巳成了死局,卻有著一招十分隱蔽的妙手,可以巧渡關山,連接歸家。

    以慕容驚鴻棋道五品的眼力,又豈會看不出來,然而,正如陸隨風所說,他若是去補那個隱蔽的漏洞,陸隨風也無須再逃,便可以就地做出第二只眼來,成為一條活龍。

    所以,慕容驚鴻在賭,賭對方沒有發現這十分隱密的漏洞,只是不顧一切阻止對方做出第二只眼來,尋機再騰出手封住那唯一的歸家之路。

    而陸隨風卻是在實地上與對方的差距太大,若是早早的連接歸家,仍然是一個輸字,唯有不斷地在對方的實地中亂沖亂撞,才能縮小彼此的差距。所以,他也在賭,賭這位少城主自視過高,會輕估了對方的棋力,誤認為如此隱蔽的妙手,一個小小的侍藥小廝絕對的有眼如盲。

    陸隨風凝目審視全局,在暗中默默地點了一下雙方在盤上的"目"數,差距巳縮小到很難計算的程度,而對方剛出手破了自己的眼位,當下已是先手在握,機不可失,不再猶豫地用彈指驚雷的手法,屈指彈出一子,一縷黑光直奔高懸的棋盤……

    "這……你怎可能知道這個隱密妙手的存在?"慕容驚鴻露出難以置信的驚色,手中的折扇也不由驚落地上。

    "誰說"春風不渡玉門關",只是時機未到而已!"陸隨風平靜的出聲道,雙方接著飛快地互換幾手棋,黑棋果然十分精妙地將垂死的大龍安全的連接了回去。

    "到底還是輕視了你!不過,你也別高興得太早,盤面仍是均衡的局面,接下來就得看誰的收官功夫更高了?"慕容驚鴻雖然大意地走脫了對方的大龍,從絕對的優勢一下變成了十分微妙的均勢,卻仍顯得信心十足。

    高手對奕爭鋒,除非在中盤的搏殺中崩潰,提前棄子認輸,最后的勝負關健大多取決于收官階段,輸贏的懸殊通常十分微小,少到一兩子之差,甚至更小。

    接下來,但只見臺上黑白子,如雨紛射,片刻間,收官已接近了尾聲,這最后一個官子卻是輪到黑棋后手落下。

    按棋道的輸贏規劃,沒有平局,白子一百七十八目為勝,黑子貼目一百八十三目,若是落后手,也仍是只贏四分之一子。

    這個規則常識,臺下之人幾乎人人皆知,都在心里黙黙地計算著雙方在棋盤上的目數,彼此間都在相互的低聲核對著數目,氣氛一下顯得十分緊張。

    "嗯!白棋一百七十七目,黑棋一百八十三目……"老祖的臉上堆滿了不可思意思,一個對棋道略有涉足的人,居然可以和一位五品棋道高手抗衡到如此程度,真算得上是一個奇跡了!而現在的關鍵是這最后一子該誰落下?

    臺下的大多數人都在暗里忙著數子,竟沒留意到這最后一枚棋子輪到了誰?這也太令人揪心了,勝負的關鍵都落在了這最后一子上。

    噗!棋盤上傳出一聲十分輕微的顫響,落在所有人的耳中,恰是驚雷霹靂炸響,數百道目光視線都被一抹黑色的流光牽引,齊齊投向高懸的棋盤。

    這最后落下的一子,出自陸隨風之手,同時也意味棋局的終結。全埸瞬間靜得落針可聞,旋即,掌聲跌起,誰知道這掌聲是送給這埸精彩的對奕,還是勝利者?

    "這天元殺局果然詭異精妙,只不過,你卻是一個挺而走險的賭徒,喜歡玩火中取栗的游戲,早晚會將自己的小命玩進去。"慕容驚鴻的眼中有一抹殺機涌現,說話間,一掌按在身前的小方桌上,嵌在棋盤的棋子突然紛紛如雨而下,黑白子自動分流,歸于棋盒之內,這一手虛空控物,技懾全埸。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