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七百八十一章絕學殺技盡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斧未至,噴射的火焰螺紋巳飛速地朝著慕容輕水狂襲而去,暗紅色的斧鋒驟然微顫,瞬間化出三道赤紅色的斧光,一斧更比一斧凌厲狂暴,三道仿佛流星燃燒般的火焰流芒,飛速地奔斬對方的上中下三盤,令人生出無處閃避的危機感。頂點小說 23US.COM更新最快

    慕容輕水看上去沒一點想閃避躲讓的意思,斧芒近身的剎那,眼前一片如雪的劍光翻飛縱橫,直令狂暴的火焰斧芒倒卷,三道火焰斧勢在如雪劍氣的震蕩下,一絲絲的潰散開來,隨即分崩于無形,云散煙消。

    指揮官將領的三斧連擊之勢被對方輕易化解,目中的精光一縮,深吸了口氣,玄力灌注于斧體,瞬間人斧合一,攜著一往無回的霸天氣勢奔斬而出;斬天一斧!

    慕容輕水面色凝重地皺了一下眉,似對這一斧的威勢頗為忌憚,手中長劍一顫一抖,一道眩目的驚電同時劃空而出;玉女逐月!

    一劍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這一劍的劍勢之中,帶著一往無前的意志,前方的空氣一陣震蕩,大地空間一陣模糊的扭曲……

    鏗鏘!

    手持開山大斧的指揮官將領倒射回去,嘴角溢出一抹血絲。處于倒射的姿態中,手中大斧在虛空一抖一顫,幻出一團烈焰,隨之匯聚于斧鋒之上,速度快到了極致,仿佛一道血紅色的閃電,呼吸間巳奔射到慕容輕水的面前。

    沒想到對方竟然可以在身處倒射的姿態中,還能出奇不意地發出這霸氣無比的驚天一斧,果然不是等閑之輩。

    慕容輕水在極度的驚詫間,同時朝著奔射而至的烈焰斧芒擊出一劍,精準無誤地刺在烈焰斧鋒之上。

    斧鋒炸裂,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爆裂聲,殊不知,那團炸裂開來的烈焰,卻是隨之迎風飛速急漲,傾刻間便將慕容輕水的身形徹底的呑噬。熊熊烈焰燃燒蒸騰……這才是這驚天一斧中暗藏著的詭異殺機,令人防不勝防。

    指揮官將領的嘴角方透出一抹奸謀得逞的陰笑,熊熊的烈焰中,卻忽然幻出一片熾亮的劍光,如雪的光束所到之處,包裹的烈焰團頓時分崩離析地爆裂開來,點點火星烈焰四下迸射紛撒,似若綻放的絢麗煙火,隨之化為輕煙湮滅。

    指揮官將領的腳掌踏落地面,禁不住踉蹌地退了幾步,撞向身后的一棵大樹,這才穩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漬,深透了一口氣,目中透出一抹不可思議驚愕之色; "果然有些實力。不過,接下來,我會讓你見識到真正的實力有多恐怖。"

    "別老是藏著掖著,一不小心,死了連絕學都沒來得及使出來。"慕容輕水一臉古井無波的地出聲道。

    "狂妄!"指揮官將領知道到對方的修為只是稍遜自己的一線而已,要想一舉滅殺對方卻也絕非易事,不再隱藏實力,氣勢渾然一變,不算高大的體型如同一座山,一座挺拔而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種仰視感。

    慕容輕水的身上的氣息卻是蓄而不發,盡數收斂回體內,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劍。凜冽的劍意沖霄,仿佛刺穿天穹彌漫虛空,鋒芒無盡。

    噗!

    指揮官將領隱隱聽到自己如山的氣勢,一下被戳破的聲音,霸氣無盡眼中閃過一抹驚色;"能逼老夫施展出絕學,你要作好受死的準備。"

    "彼此彼此!誰沒藏著一點保命殺人的手段?"慕容輕水平靜無波地道,身上的劍意凝而不散,更加凜冽冷厲,令周邊的空氣也為輕微震顫扭曲。

    斧定乾坤!

    指揮官將領驟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淵如山的氣勢轟然爆發,睥睨天下。腳下的地面一震,為之絲絲裂開無數道裂縫。一雙握斧的雙臂仿佛一下插入了星空云層間,下一刻,一股裂山斷流的斧勢,勢如一座火焰噴發的山峰,一下撕開前方的空間,有若萬馬奔騰般的朝著慕容輕水席卷而去。所經之處,地面犁出一條長長的斧痕,望之令人頭皮發麻。

    冰輪破云!

    這是慕容輕水不久前才領悟沒多久的劍招,還是第一次在戰斗中嘗試著運用。

    面對著對方浩蕩與霸道完美合成一體的裂天斧勢,這看似虛無的劍意,瞬間凝聚成一道有若實質般的冰輪,以破云之勢,精妙無比分解了這驚天一斧。

    噗!

    冰輪劃過火焰山峰,暴出轟然一聲炸響,形成了閃亮的冰晶般漣漪波紋,四下擴展開來,火焰山峰肉眼可見的龜裂爆散開來。空氣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劇烈波動,狂暴的氣勁朝四方輻射開來。

    冰輪破云的劍勢和霸道無比的火焰斧勢在途中撞擊在一起,地面一陣顫抖。慕容輕水的身形被反震勁氣狂流震出十米開外,指揮官將領似也被這反震的氣流沖擊,蹬蹬暴退十來步。這一次驚天碰撞,場面上看來仍是不分彼此,勢均力敵。

    "嗯!這廝人呢?"一旁觀戰的胖子發現指揮官將領的身形在連連的暴退中,便忽然一下失去了蹤影。

    此刻指揮官將領猶若幽靈般迅捷,巳是無限貼近了慕容輕水,隨時都可能猝不及防的致命一擊。

    胖子的淡淡出聲,分明又是在有意提點某人當心。

    被震出十米外慕容輕水,聽得心中一緊,抬眼望去,但見一抹淡身影在日光下劃出一條隱約的虛線。

    當指揮官將領無限貼近慕容輕水的剎那,但覺有風一吹,對方的身影忽然飄散開來,似若一縷輕煙般的消失無影。

    指揮官將見狀,心下不由一凜,微皺了皺眉,沒想到對方的身法速度竟還在自己之上,對方整個的身影似乎巳同空氣融合成一體,連身上的氣息消失無蹤。即然如此,我就用"斧定乾坤"的拳勢,束縛封鎖住這片天地空間,讓你無處遁形。

    握斧的雙臂再次撕裂云層,從天際深處透出,浩瀚狂霸的斧芒劃空斬下,重重峰岳山崩地裂般的塌陷,再次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籠。

    只不過,同樣的招勢再次如法施出,尤其對實力不相上下的情形,幾乎巳去了應有的危險和威脅。

    慕容輕水的嘴角冷傲地微微上掦了掦,怎會任由這天地牢籠再次將自己囚禁在其中。在束縛牢籠尚未完全封鎖這片特定的空間之際,一道冰輪已勢若奔雷驚電般的奔騰斬出。

    卡嚓!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冰輪劍勢與烈焰厚土斧勢驟然相撞,意外地,并未發出驚天撼地的轟然震響,只是詭異地發一道不太響亮的"卡嚓"聲,尚未成型的的天地牢籠驟然破裂開來,隨之分崩碎裂,瞬間化為無形。

    一抹殘留的冰輪劍氣飛竄而出,恰好劃過正欲飛退而去的指揮官將領的左肩臂,帶起一縷血花飛濺。

    不僅如此,手中的開山大斧也不知在什么時候竟被斬成兩段,而且頭上的鬢角位置還少了一縷發絲,發絲隨風輕掦,灑落在地上。

    望著空中悠悠飄落的發絲,伸手摸了摸鬢角處,那里似乎還彌漫著對方殘留的肅殺劍意。他清楚的知道,稍偏半分,自己此刻只怕巳是一具無頭的尸體了。

    慕容輕水在斬裂天地牢籠的同時,冰輪劍氣雖然也破碎得不成形,卻仍然蓄著一絲殘存的劍氣,給對方出奇不意的一擊。

    乾坤境尊者之間的搏奕,斗智,斗勇,拼實力,情勢瞬息萬變,一個小小的誤判都可能濺血橫死當埸。

    這位指揮官將領在局中,精神高度緊張,自然不知自己犯下的足可致命的錯誤,招式的重復使用,無疑是在自尋死路。所幸肩臂只是被殘留的劍氣劃破一條口,還不至影響下面的戰斗。

    "接下來,老夫不會再給你這種機會!"指揮官將領的眼眸中仍顯得自信,霸氣,只是多了幾分更加狠厲的殺機。

    "機會,不是對手給的,而是靠敏銳的觸角去捕捉和把握。"慕容輕水淡淡出聲道。

    在慕容輕水說話的時候,對方的身形已在連連閃爍,忽隱若現,不斷地在短距離展開"瞬移"的身法,令人很難捕捉到他的俱體位署。

    這是一件很可怕和危險的事,或許下一分,下一秒都可能出現在自己身邊的任何一處,發出的致命一擊。所以,慕容輕水的身形也在一連串閃動中失去了蹤跡。

    林中光線十分明亮充足,一旁觀戰的胖子也不怎么看得清雙方的俱體形態,只發現兩道若隱若現,閃爍的不定虛影。

    指揮官將領幽靈般詭異的"瞬移",由于速度已超出了人的視覺感觀范圍,只覺虛影一閃即逝,飄渺無痕,根本難以辨識其軌跡線路。

    后者是慕容輕水留下的卻是一連串殘影,讓人更是難辨虛實真偽,雙方似乎不敢輕易發起攻擊。

    驀地,指揮官將領的身影忽東忽西的閃現了數次,突然便呈現在慕容輕水身后的五米之處,一股攜帶著擊穿山岳的拳勁無聲無息地擊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