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八百八十五章靈神劫的征兆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這種情形還不至于會出現,如此重要的關頭,兩位峰主必然會時刻關注著河池的動靜,若真出了這種事,又怎可能會不知道,只怕早已提前出手相救了。頂點小說 23US.COM更新最快"鳳素素白了鳳心一眼,沉吟了一下,言道:"當下之事,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被下面的壓力牢牢困住,無法動彈分毫,迫使她竭盡所能的拼命抵抗,反倒是激發出體內未知的潛能,因禍得福的挺了這么久。二是她的確有著非凡能力,而且還想吸盡河池之底誕生出的一清之氣。"

    "那若真是后者呢?"鳳心也是聽得心中一緊,急切的出聲問道。

    "那就連姐都可能不是她的對手!"鳳素素淡然地笑了笑;"但這種可能性只是微乎其微!"

    "姐如今已是半步靈神境的存在,在整個圣山的親傳弟子中已屬于最頂尖了,她一個新人而已,就算天資再卓越不凡,又怎可能是姐的對手?至少我不相信會有這種事!"鳳心撇了撇嘴,滿臉都是質疑之色,她經過河池淬體之后,修為也是一下從生死境中階七品,飆升到高階初品。

    到了生死境這個層面,想要有些許精進都是十分艱難,甚至十年八年原地踏步不前,都是屬于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她本打算直接上碧雪峰去挑戰慕容輕水,好好地教訓羞辱她一番,聽鳳素素如此一說,心中頓時有些猶豫起來。不過,慕容輕水已成了她心中的一個結,所以,這一戰,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放棄。

    鳳素素偏過頭,目光視線投向碧雪峰的方向,眼眸中掠過一抺饒有興趣的意味,想要知道這個新人,最后的出池結果,到底會妖孽到何等程度。

    碧雪峰的這道峽谷裂縫,已被徹底封鎖,里面的任何信息不會再泄露出去。不過,河池的上空還是不斷有陣陣破風之聲響起,一道道的氣息龐大的人影矗立在河池平臺上的云層之間,透過護峰大陣的光幕,遙遙地注視著池中央的漩渦處。

    兩個新人在河池之底堅持了八天的消息,已經驚動了碧雪峰的那些終年閉關不出的長老們,都是頗為關注的紛紛現身前來看個究竟。這一幕,讓得這些資深的長老們,即震驚,又震奮不已,畢竟這種事在圣山,可謂是前所未有,更何況還是出現在兩個新人身上,更是令人感到一陣恍惚,甚至還有些質疑眼前的真實性。

    噗噗噗……

    沉寂幽黑的漩渦之底,金光籠罩的范圍在不斷的縮小,其濃度卻是越來越稠密,無數細微的氣泡聲不斷炸響,一股股驚人的波動漣漪般的散逸開來。

    此時,距兩人沉入河池之底,已是過去了十五天,漩渦深處仍是一片寂然無聲,唯有那團金光包裹中的絲絲細微的氣息波動,才令得人察覺到此間還有極淡的生機存在。

    第十五天的黃昏,原本數十丈的金光,已是逐漸萎縮到了只有數丈的大小,然而,這縮小的數丈面積中,其間蛻變的"一清之氣"卻是變得更為濃郁,甚至粘稠得像是要凝固了起來一般。其中的壓力,在這些天時間的積累下變得極度的恐怖,足以將一個常人瞬間擠壓成肉泥碎沫。

    最后,漩渦的底部唯剩下兩團金光,在其中不斷有著受到重力擠壓才會發岀的"咔嚓"聲響,金光內都有一道身影盤膝端坐著,有若老僧入定一般。

    云無涯幾乎是全身裸露著,僅剩下一條內褲遮住下體,肌膚的表層不斷的龜裂,而后修復,已完全記清已反復經歷了多少次,此刻的全身體表開始浮現出一絲絲金色線條,不斷的流轉,循環,逐漸融成了一個金色的網狀形態。尤其是懸浮在胸口內的那尊己聚形的元神,縮小版的云無涯,緩緩的蠕動著,漸漸地向上一點點的升騰,直升至頭頂的百匯處,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阻礙,無法從天庭脫體而出,才停了下來。

    而另一團金光內的慕容輕水,全身的衣衫也是早已被壓力擠成了碎屑,蕩然不存,唯剩下一道抹胸護住豐滿高聳的雙峰,下體也只有一條短褲衩遮住**處。這還是傾力將靈力輸入這塊遮羞布,才得以勉強保留下來,就算如此也顯得非常的尷尬了。

    此時也無暇顧忌得太多,她的全身肌膚表層也同樣密布絲絲金色的網狀線條,隆起的雙峰之間的胸口處,拳頭大的那只小金鳳,貪婪的吸收著"一清之氣",也在逐漸的增長成巴掌大小的體積,而后向上緩緩攀升,最終直接突破了天庭,脫出了體外,小小的鳳翅煽了煽,似欲騰飛而去。

    "停住!"慕容輕水的心中有一聲嬌喝響起,這只金鳳是她的元神聚成,也只是剛成形而已,以她當下的修為境界,還不能達到收放自如的階段,一旦失控,無法再招喚回來,她的這具身體就會形若行尸走肉一般,等同一個活死人。

    對聚形元神,需要一個相當長時間的滋養,以及后天精神力的不斷融合溝通,直到先天與后完美的合二為一,不分彼此,才能嘗試著一點點的讓其脫離身體,自由行動,這是一個相當考驗人的細話,容不能一點疏忽大意。

    噗噗噗……兩團金光周圍的溫度在不斷攀升,泛起一陣陣咕嚕嚕的水泡,逐漸蔓延開來,連河池表層的水面也翻涌起無數的水泡,驟然變得狂暴起來,浪濤掀涌而起,氣勢兇悍滔天。

    "這……是靈神劫的征兆!"有資深長老駭然的驚喚出聲。

    "兩團金光破池而出,接連天地,居然是兩人同時渡靈神劫,這絕對是絕無僅有之事!"

    "這兩個新人,竟弄出如此驚天的大動靜來,而且根本沒有一點渡劫的常識,豈知其中的危險有多大?弄不好連小命都稀里糊涂的丟掉!"有長老擔心的言道,同時有幾位長老揮手布下了一個屏蔽結界,阻隔了外界的一切窺視。

    "現在說什么都遲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出手幫助他們,唯有看兩人各自的造化了!"河池平臺上的一眾人等,頓時都緊張了起來,所有的目光都盯在翻涌的漩渦中心。

    河池的底部,兩道身影仍靜靜的盤坐著,似乎一點沒意識靈神劫的突然降臨,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更不知道極度的危險正在威脅著兩人的生命安全。只感覺到狂暴的靈力都是從身內噴涌而出,連四周的那股可怕的壓力,也都被生生的沖散而去,在身邊的數丈外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

    兩人的肌膚都呈現出一片血紅的顏色,眼眸緊閉,雙手結印,雖不知道是在渡劫,心中卻隱隱察覺到,應該是最關鍵的時刻來到了。

    一股股驚人的熾烈熱浪,從兩人的體內洶涌席卷開來,帶起一片嘩啦啦的水流聲,瘋狂的朝四周擴展開去,令得一池之水炸裂得震蕩不堪,而兩人的身體在浪濤中卻是安若磐石,紋絲不動。

    由于這些資深長老的到來,一眾親傳弟子都自覺的離開了河池平臺,回到了谷底的地面之上,仍是沒有離去,皆是由最靠前的四大親傳弟子為核心,很默契的分成了四個鮮明的陣營。

    四大親傳弟子,排第一位的名叫,周濤,是一個體格彪碩的男子,年近四十的模樣,臉龐緊繃,不茍言笑,像是一個性情比較內向的人。尤其是一雙手臂異于常人,垂下之時可以過膝,猶似猿臂一般,戰斗時有著獨特的優勢。排第二位的人是楊浩,與其截然相反,身形一副瘦削之狀,卻給人一種十分輕靈,機巧的感覺,眼眸爍爍有神,偶爾閃過的精光也會讓感到有些刺目,身邊也同樣圍著五六位親傳弟子。

    位列第三的就是那位柳嘯月,柳師姐了,她的身旁除了冷師姐外,另有四五人圍在一起。

    第四位是一個身著暗紫衣衫的男子,三十五六歲的模樣,面色陰柔冷漠,雙手環抱在胸前,一雙鷹目般的神光冷冷的盯著遠處的河池,嘴角微微的勾起,帶著一抹森冷的陰笑,隱約含著絲絲不善之意。他的側面站著的,正是那位之前挑戰慕容輕水的雷動師兄,此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居然連一個新人都擺不平,而且還反被其所傷,簡直就是丟人顯眼,讓我等跟著一并蒙羞受辱。"暗紫衣衫男子瞥了他一眼,冷哼的怒斥道。

    "宋羽師兄,這新進女子的修為,絕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簡單,我真的是沒有一點留手,也是輸得不冤,而且對我們也沒什么敵意,至少還沒加入任何一方,所以……沒必要再找她的麻煩!"雷動苦笑地出聲道。

    "哼!你這是在教我怎樣做嗎?"宋羽面色一沉;"不是她很強,而是你太弱,我宋羽的人,不是可以被人隨意揉捏的,我倒要看看,一個新進女子能強到那里去?竟連師兄都不懂得敬重謙讓幾分,如此下去,豈非要爬到我等頭上來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