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第九百四十章第一個被扇耳光生死境修者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而這一切,都是眼前這位看上去嬌柔纖弱的紫衣女子所為,女人,平時在這些人的眼中就是泄欲的工具,修練的資源,可以任意揉捏糟蹋的貨,而這一刻,已徹底顛覆了往昔對"女人"這兩個字的認知;太強悍了,簡直就是一尊殺神,其冷酷兇殘的程度,比自己這些人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如果之前不是顧忌自己莊主的身份,不屑與屬下一起去圍殺一個卑微的女人,或許結果就不會是這樣,望著一地的殘肢斷臂,死相各異的尸身,心中不由生起了一絲后悔,當時如果有自己這位生死境中階九品巔峰的戰力加入,對方還有機會一舉斬殺這許多人嗎?或許此刻被分尸的另有其人了。

    盡管如此,盡管知道一切"如果"都是可憐的后知后覺,已經發生了事絕不會重新回朔,再從頭重演一遍,是人都免不了會生出這類悲哀的感嘆,或許也算是一種深刻的反醒吧!

    這種情緒也只是在那雙深藍的眼眸中一閃而過,當下已是一個無解的死局,唯戰而已。以他生死境中階九品巔峰戰力,同樣也能一舉斬殺數個生死境初階的修者,所以,面對這尊殺神,并不認為自己就亳無勝算可言,縱是碧雪峰的親傳弟子降臨,也自信有一戰之力,生死之數尚難定論。

    一身腥紅血袍鼓蕩得獵獵作響,空氣中彌漫著無邊的殺氣,隱在袖袍中的兩只手中已握著一對通體幽黑的判官筆,露出的筆尖上閃射著陰寒的光澤,透出一股來自九幽黃泉的死靈氣息,令人生出一種筆出判陰陽的恐怖感覺。??

    一團血霧憑空的從腳底的地面蒸騰而起,呼吸間已將周邊二丈的空間籠罩在其中,血袍面具人的身影竟是突然地消失了,仿佛已徹底的融進了這團血霧之中,一股股陰邪之極的死靈之氣幅散開來,沒人會懷疑一旦被這血霧沾身,那怕就是一絲絲,后果都會非常嚴重,嚴重到可以傾刻喪命,然后化為血霧的一部分。

    嗆!詭異的氣氛中有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徹,那不是長劍出鞘的聲響,因為沒有殺氣涌現,相反,這是一道長劍回鞘的聲音。

    隨著這道長劍回鞘的聲響傳出,清脆的音波肉眼可見,宛如漣漪般一圈圈的擴展開來,一縷縷飄飛而出的血霧都是當空一滯,繼而紛至潰散開來,但只見一道紫色的身影緩慢而優雅的回轉身去,蓮步輕移地走到那張紫玉圣晶打造座椅,悠悠然的坐下,看都沒看那團充滿了死靈之氣的血霧,而是一臉云淡風清抬首望向大廳的天花板,豐潤的紅唇抿出一抺十分令人玩味的笑意。

    這是什么狀況?融入血霧內的面具人見狀,也是一惱門的困惑和不解,之前那位殺伐冷酷果決的紫衣女子,居然還劍回鞘,沒有一點想要繼續戰斗的模樣,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為對方是因為懼怕自己的原故,而刻意放棄與自己一戰,坐下來以溫和的方式解決現狀。

    人都死了一堆,而且都是被碎尸的那種,就算對方有這種意向,也是絕對的沒得談。更何況,僅僅是還劍入鞘的音波振蕩,便輕易地化解了自己血霧的攻擊,雖然這死靈血霧的腐蝕性相當可怕,一旦沾身便會傾刻腐爛,迅速的蔓延全身,最后甚至會將整個人化為一灘血水。

    只不過,這也只是對一般的修者而言。相對平級的修為,根本連護體氣罩都難以滲透進去,充其量只能起到迷惑和些許威懾的作用,只要對方心神稍有分散,接下來的雷霆攻擊才是致命的殺招。類似的場面已經歷過無數次,就算是略勝自己一籌的修者,最后都是死在手中的判官筆下,無一能夠幸免。

    殊不知,此刻正欲故技重施時,對方卻完全出人意料的完全退出了戰斗,憋足了雷霆一擊之勢,頓時失去了渲泄攻擊的目標,一口逆血險些當場噴口而出,連滿嘴牙都差點咬碎;"可惡的*!"

    這句帶著憤怒郁悶的低吼,剛才出口,便見一只纖小的手掌從血霧中探了出來,根本無懼于死靈之氣的腐蝕,下一刻,便傳出一聲低沉的悶響,頓覺面具下的臉猛遭重擊,整個身體也被這一擊打得就地打了一個轉。

    面具看上仍是完好無隕,面具下的那張臉卻是感覺一陣火辣疼痛無比,那種表層繃緊鼓漲的感覺,不用懷疑都知道被擊中的這張臉,定是已隆起了老高,帶血的口中還噴出兩顆森白的牙來。

    一個生死境中階九品的修者,居然被人扇了一個重重的大耳光,還直接吐出兩顆牙來,甚至連對方人影都沒見著,盡管發現一個纖小手掌悠悠地扇過來,速度并不是很快,卻是無論如何都躲閃不開,可謂太悲催了,簡直就是天下間第一個被扇耳光生死境修者。

    轟!一團血霧在一道極度憤怒的咆哮聲中,呼嘯著猛地爆散開來,瞬間彌漫整個大廳的每一個角落,似要將那個隱在暗中扇自己大耳光的人逼出來。

    果然,一道嬌小的身影從大廳的天花板之上,緩緩地飄然落下地面,就像是被籠罩在一個青色的光罩之中,將滾蕩的血霧隔離在周身的三尺之外,再難寸進分亳。

    居然會是一個小丫頭,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一身青衣裹體,兩條小辨蕩在胸前,一張清麗可人的臉龐上掛著一抹人畜無害的的笑容,無論如何也難以將其,與那個隱在暗中扇人耳光的貨聯想在一起。

    難道這大廳中還另有其人?自己的注意力一直落都在那個紫衣女子身上,彼此相距十米左右,她若是出手,無論速度多快,都不可能會瞞過自已的眼睛。,

    一雙深藍的眸子,如刀鋒般的注視著眼前的這個小丫頭,面具下的眉頭禁不住皺成一團,居然看不透對方的修為,生性奸邪陰毒的他,可不會被這副人畜無害的表相所惑。更何況,那團可以阻隔血霧入侵的光罩,卻不是一個普通修者可以做到的,這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可以確定這大廳中再無旁人,面具人的神識迅速地巡查了一遍,心中反倒是更沉重了幾分,這個小丫頭給他的感覺,似乎比那個紫衣女子更危險,能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大廳中,而且連自己的神識都無法查出她的存在,這本就足以讓人感到震驚了,其修為至少已不在自己之下。

    一個紫衣女子或許還能應對,再不濟全身而退的機會還是有的,如再加上這個小丫頭,絕對連一絲勝算都不會有,甚至想要脫身都難,心中頓時已將那個死去了的二莊主,祖宗八代都詛咒了個遍;"你他娘的背運,瞎了眼就算了,乍就如此腦殘的引鳳入狼窩,這也太坑爹了!"

    心中的那個恨呀,足可填滿三江四海。盡管已憋悶怨憤到了極致,卻必須冷靜的面對當下的危機,想要保全這苦心經營的巢穴是注定沒可能了,重要的是自己能全身而退,留得青山在,一切都可以卷土重來。

    心念急轉之間,面具下的嘴臉顯得無比猙獰,無情,殘忍,冷酷到了極致,喉嚨間一陣滾動,猛地張口發出一聲嘶啞的厲嘯,嘯聲如雷,整棟樓閣都在簌簌顫抖不已,尖厲的音波在風雨中滾蕩,傳遍山莊的每一個角落。

    不用猜都知道,這嘯聲是在示警,更是在招喚人手。良久,嘯音寂滅,風聲雨聲依舊,一燈如豆的大廳中仍舊只有三人,面具下的眼眸期待地望著始終緊閉的大門。

    "你不妨再嚎叫一次試試,或許是這風雨咆哮聲太大,沒人聽得清晰。"小丫頭撫弄著胸前的兩條小辨,一臉戲謔地出聲道。

    面具下的嘴張了張,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眼眸中的目光駭然一顫;"難道……"

    "你認為還有其它解釋嗎?"小丫頭說話間微揚了揚手,一蓬青輝閃現,迅速地將不遠處的那具血色棺材盡數包裹住,面具人驚覺的同時,已敏銳的閃電出手阻攔,似欲控制住那具血色棺材,相距不過數尺之遙,卻是一下撲了個空,那團包裹著棺材的青輝已突兀地騰空而起,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而后緩緩地落在那位紫衣女子的身前。

    小丫頭的這突然舉動,用意十分明顯,直接斷絕了對方唯一的護身法碼,一旦被其控制了這具棺材,就意味著有了全身而退的本錢。

    腦子再不濟的人都能意識到眼下的情形有多不妙,稱之為絕境也實不為過,甚至可以十分的確定,這血靈山莊內,此刻除了自己之外,只怕已再無一個活口存在。

    也就是說,這次的滅殺"幽靈屠夫"行動,是經過精心的謀劃和布局,絕不是僅憑眼前的二女可以做的,整個山莊布下的機關暗器數以千計,更有一百五十七名乾坤境的高手隱伏其中,可謂是殺機重重,步步都是黃泉路。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