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城主大人的手令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呃!"城主大人一陣苦笑,中年美婦的聲音中分明帶著深深的寂寞和幽怨,他已記不清自己有多少日子沒見這位夫人了,不是不想見,而是不敢見,誰讓自己的那啥,變成了六點半。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咳咳咳……"城主大人額頭冒汗,頓時變得有些窘迫不堪。就在這時,外面突然有人來報,說是方家主前來求見。

    城主大人正感狼狽,連腰都沒勇氣挺直,忽聞方家主來了,心中正在想著,不知他是否聯系上了那位神醫,當下,沒什么比這事更重的了。

    "還不快去,我可不想一直這么獨守空房!"中年美婦幽幽輕嘆道。

    誰說不是,那個女人熬得住這種寂寞,再這樣下去非紅杏出墻不可。誰讓某男人是銀樣軟槍頭,中看不能用。城主大人抹了一把汗,匆匆而去。

    一路之上,一雙哀怨的目光射在背上,堪比萬箭萬穿心,城主大人暗嘆一聲,加快腳步奔逃般朝著書房而去,額頭又布滿了冷汗;"這過的是什么日子呀!"

    一石擊破水中天,李家大公子李嘯連同數十名護衛,被天外樓的人給當街集體滅殺,平靜了上千年碧雪城,頓時暗潮洶涌,各大家族都密切關注著接下來的亊態發展,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很久很久,已經沒有人敢招惹十大世家了,更何況這次死的還是李家嫡系的大公子,很可能會是未來的接班人,這李家不發瘋才是怪事。

    甚至就在李家掌控的區域內,人幾乎就死在自己的大門前,這簡直就是在打臉抽臉,踢屁股!李家主的怒吼聲響徹整個府邸,但畢竟是一家主,并未因此而失了冷靜,亂了方寸;"徹查天外樓的背景來歷……"

    "家主,城主府那邊已出面插手了此事,我們若再出手,會不會……"一個管家模樣的老者小心的提醒道。

    李家主皺了皺眉,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天外樓所在的區域是在城主府的管轄內,想要血洗天外樓,如沒有城主府的默許,沒人敢肆意妄動。

    "備足厚禮,我親自去城主一趟!"李家主摸著三羊胡沉思了片刻,面目猙獰的陰聲道。

    一時間,碧雪城的各方勢力都在密切的關注著這間天外樓,任何風吹草搖都牽動著無數人的神經,靜靜的等待著李家之人的瘋狂殺戮。

    李家出了如此大的事,只是這行動的反應像是太慢了些,實在不符合以往蠻橫霸道的作風。事實上不是李家行動滯緩,一個能延續千年而屹立不倒的家族,自有其存在的道理,在極度的狂怒之中,仍能保持住一份清明和冷靜,已經是相當的可怕了。只有在摸清對方的底細之后,才會岀手發起致命的一擊。而且,他們也在看城主府的行動,再謀定而動。

    正當無數隱在暗中關注的人,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的時候,街道盡頭遠遠地,隱約可聽見整齊的腳步聲,漸次傳來。

    如此整肅的陣容,也只可能最是碧雪城的城衛軍,如果是李家之人勢必是亳無章法的蜂涌而來,只有經過嚴格正規訓練的軍隊,才會有這般鐵血氣勢。

    片刻,整齊劃一的城衛軍在天外樓的門前嘎然而止,一色的黑甲黑盔,軍容肅殺。為首的軍官,身形彪健雄武,一臉虬髯,擁有乾坤境高階的修為,手扶腰間劍柄,雙目生威的朝著天外樓龍行虎步的走來,給人的感覺就像一頭碩壯的黑熊隆隆的沖撞而來。

    百名黑甲軍士瞬間四下散開,在天外樓的門前布成了一個天羅地網,散而有序,張馳有度,一看便知道是一支精銳軍隊。

    "里面的所有人,都滾出來!"虬髯軍官一聲熊吼,聲如雷動,語音回蕩,直震得一眾圍觀者都是兩耳嗡嗡作響。

    語音落地,天外樓的門內走出了一個中年男子,一襲白衣,扇羽輪巾,儒雅致極,雙目開合間閃動著睿智的光華,仿佛能洞察一切,看透虛無。只是十分隨意地在每個黑甲將士的身上掃過,就像是被冷冽的刀鋒劃過身體,心中都是禁不住的一凜,好可怕的目光,沒人會懷疑這目光能殺人于無形,難怪連李家的未來接班人都敢斬。

    虬髯軍官銳利的眼神一掃,然后取出一張畫像對照了一下,皺了皺眉;"你雖不是我們要找的人,不過,即然是從里面走出來的,一律被列為同犯,抓起來!"

    "吼!"四個黑甲軍士聞聲而動,齊齊沖上前去就要拿人,殊不知,四人剛撲前幾步,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阻,無論如何使力都難再朝前寸進一步,眼中都是露出駭然之色。

    這些黑甲軍士都是城衛軍中的精銳,修為最弱的也有玄嬰境的實力,虬髯軍官見狀也是虎目一挑,沒想到眼前這個儒雅致極的中年人,竟會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此時再仔細凝目望去,居然會看不透對方的修為,心中不由暗自一凜,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雖然知道自己未必是對方的對手,換個場合自不會輕易去招惹,但當下是職責所在,根本容不得有半分退縮,總不能就此無功而返,如何向城主大人交代。

    虬髯軍官微楞之下,面色卻是變得更加肅然,幾乎帶著有些咆哮意味的怒聲,厲喝道:"本將軍奉城主之令,前來捉拿天外樓的一干殺人兇犯,若敢拒捕,一律殺無赦!"

    嗆嗆嗆……一片刀劍出鞘聲響徹,空氣中頓時彌漫著沖天殺氣,所有黑甲軍士的身上都釋放出強大的氣息,齊齊地朝前擠壓過來。

    "且慢!"儒雅中年人仍是一臉云淡風清,手中的折扇輕搖,他可是曾經的一代軍神云天星,手握上千萬鐵血雄師,那里會將這點陣仗放在眼里,連神色都沒有一絲變化,淡淡地出聲道:"我天外樓之人怎就成了一干殺人兇犯?你城主府拿人,也得拿得出一點真憑實據來吧!否則何以服眾?"

    這位虬髯軍官顯然是個有很有原則的人,甚至還是個不怎么懂得變通之人,聞言還真是半天沒回過氣來,自己只是臨時奉命行事,一時之間那里會有什么鐵證,半晌才沉聲喝道:"你天外樓之人,今晨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殘暴的斬殺了包括李家大公子在內的數十人,居然還敢在這里裝無辜,你當本將軍是白癡么?"

    "有嗎,我怎不知道?"云天星聳了聳肩,仍是折扇輕搖的言道:"敢問將軍,可是帶來了人證或物證,總不能僅憑聽說,或猜測,就入人以罪吧?"

    陸隨風之所以讓云天星出去應付這種場面,目的就是讓他盡可能的拖延時間,那位城主大人此刻應該見到了方家主,所以,料定城主府不會再為難天外樓,至于是否扛得住李家的怒火,那就自求多福了,大不了在關鍵時候出面保下這個"神醫"就是了。

    換做任何一個家族,嫡系的未來接班人被宰了,誰咽得下這個怒氣,不滅你九族才是咄咄怪事。若是有城主府插手,就算兇手認罪伏法,也難平李家的熊熊怒火,而且,也說明了李家的無能,聲譽威望更會大幅跌落,讓各大家族暗中恥笑,李家怎丟得起這個臉。

    所以,李家無論如何都會不惜血本的去城主府疏通,如果能將此事定論為江湖恩怨仇殺,那就可以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血洗整個天外樓了。

    "人證物證?到了城主府自然會讓你看過夠!"虬髯軍官自然知道自己理虧,不過,自己的職責就是拿人,其余的事與自己沒一點關系;"動手,將天外樓的一干人等全部拿下!"

    吼!服從是軍人的天職,那怕前面是深淵,是九幽黃泉,那也得一往無前,誰讓你吃的是這口飯,沒得選擇!

    遇到這種一根筋家伙,縱算智計百出的云天星也是一嘴苦澀,你舌綻蓮花,滿身是理又如何,當兵的會和你一板一眼的論理嗎?答案是一片刀光劍影,殺氣騰騰的直接朝你沖了上來。

    云天星這次真的有些??眼了,以他的修為自不會將這些黑甲軍士放在眼里,但只要一出手,便是與城主府徹底的撕破了臉,那以后在碧雪城就再也無法立足了。難道真要乖乖的束手就擒……云天星苦笑連連,發現自己也是一根筋,否則又怎會去和一群兵大爺論理,豈非是在對牛談琴。

    云天星正在一籌莫展之際,遠處傳來了一陣隆隆的蹄聲,一騎如風的從街道盡頭狂奔而來,數十米之外,馬上的騎士已放聲大喊道:"秦統領住手!"

    虬髯軍官聞言就是一楞,剛扭轉身去。一騎已蹄聲如雷的狂奔而至,險些沒有剎住,奔馬前蹄人立而起,脖頸間幾都勒出深深的血痕來。

    虬髯軍官秦統領皺了皺眉;"城主大人又朝令夕改了?"

    一個黑甲軍士翻身落馬,行了個標準的軍禮,有些氣喘地報道;"城主大人讓秦統領立即撤兵回府……"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