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倒下的強者都是用來踩的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沒想到這個云無涯巳達到如此高度,傳承弟子果然不同凡響。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風素素清冷的臉上泛起一抺凝重,心中暗忖;"異地而處,不知自己是否能接下這無形劍意?"

    "看來這碧雪峰的崛起已是勢不可擋!"她的身旁,一個身著白衣,手執折扇,豐神俊朗的男子淡淡的說道;"如不是對方處處在留手,這刀無悔不知已死過多少回了。"

    "的確如此!不過,以這刀無悔的心性,不會就此輕易認輸,"風素素望向戰臺上的刀無悔,正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漬,撥開遮住視線的長發,臉色灰白,眼中仍是滔天戰意,看上去沒一點認輸臣服的覺悟,似乎尚還不知雙方的差距大到不可以里計,看這模樣像是還想搏命一戰。

    云無涯此時的身體如劍一般的挺得筆直,神色犀利的直視刀無悔,沒有了森嚴徹骨的冷漠,只有無盡的憐憫和濃濃的不屑,眼前的對手在他眼中,不過只是一只比螻蟻稍強點的蟲子而已。手中的星痕劍緩緩高舉過頭頂,殺氣凜然。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提到嗓子眼,一個個屏著呼吸,等待著分出生死的一剎那。

    這最后的關鍵時刻,臺下的嚴赤火,佰流風,燕無雙三人,幾乎同時出聲;"住手!不過只是一場挑戰而已,勝負已分,何必再下殺手。"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視線都是落在云無涯的身上,似在等待著他的最后如何選擇,同樣在等待著刀無悔主動開口認輸,空氣仿佛一下凝固了。

    嗆!云無涯的劍在一片驚噓聲中,嗆然還鞘,這個舉動無疑已說明了自己的態度,一眾觀者都是禁不住的舒了口氣。

    殊不知,這個刀無悔并沒意識到自己的一只腳已踏上了黃泉路,仍用一雙充滿了恨意的眼睛怒視著對方,嚴赤火三人的話更像是徹底的羞辱了他,這種感覺比呑下一死蒼蠅更難受,禁不住怒意沖天;"上了挑戰臺,沒有勝敗,只分生死,修者當有自己的傲骨鋒芒,你我之間只有一人能活著離開,今日不管是誰站在對面,我都勢必殺之。"

    聽到刀無悔的這句話,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顫,原則上不主張無謂的殺戮,卻也沒有明文規定不許性命相搏,畢竟刀劍無眼,一旦打出了真火來,也是死傷難免。

    沒想到刀無悔卻是一下將雙方逼進了一個不死不休的絕境,再無回旋的余地,有心再想要出面阻止,就是觸犯了規則,嚴赤火也是一臉無奈的低嘆出聲,不再干涉阻攔。

    刀無悔的面目一陣扭曲,披散的長發四下飛揚,眼眸中充滿了血紅的色彩,雙手緊握月牙彎刀,無數暗紅色的電孤纏繞跳躍,像是要行搏命一擊。

    吼!一道怒喝之聲從喉嚨間滾蕩噴出,腳下同時一跺地面,騰身沖天而起,雙手握刀,宛如一尊雷霆戰神,恐怖的殺氣已是牢牢地鎖定對方,這一擊之下生死立判。

    "白癡!"云無涯忍不住的怒罵了一聲,刀無悔的月牙彎刀劈空斬下的剎那,卻是突然失去了鎖定的攻擊目標。

    云無涯的身影只是朝前踏出一步,飄渺身法之"咫尺天涯",縮尺成寸,一跨越二十米空間距離。

    刀無悔但覺眼前人影閃了閃,下一秒,兩肩臂卻同時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啊!字剛喊出一半,疼痛又驟然消失。手中的月牙彎刀卻是拿捏不住墜落地面,隨即下意識的試著運轉一下雙臂,駭然震驚的發現竟然已是完全不受支配,仿佛巳脫離了自己的身體,軟軟的低垂兩側,悠悠懸蕩著。

    "這是怎么回事?你對我做了什么?"刀無悔驚恐萬狀地嘶吼出聲。

    云無涯的身影又重新回到了原地,像是從來就沒有挪動過;"按理說,你即想要我的命,這一戰就已是不死不休之局,此時,我只需揮揮手就能將你從這世上徹底抹去。只可惜,你我不是同一類人,不會像妖獸般的視人命如草介,此番只是略施小懲大戒。"

    無無涯鄙視地瞥了刀無悔一眼,冷冷地道;"你身上的這件防御寶甲不錯,我住在落日酒樓,雙臂若想復位,入夜時分攜百萬圣晶,以及這件寶甲前來。我之手段,天下無人可解!"

    云無涯長劍回鞘,冷氣森森的丟下一句話,衣袂飄飄的返身離開戰臺。觀戰的天才都是自覺的讓開一條路來,仿佛恭送王者般的讓他通過,一個個沉寂無聲的望向云無涯,無數火熱的目光都是堆滿了敬畏之色。

    狂!絕對的霸氣無雙!

    倒下的往昔強者都是用來踩的,歡呼贊譽都是獻給立著的勝利者。這一戰像是在告之人們,世上沒有永遠的強者,強與弱之間隨時都可能被瞬間轉換,無數人頓時將這云無涯視為榜樣。

    加上刀無悔的落敗,碧雪峰對九層發起的挑戰,已完美的實現了四連勝,完全顛覆了九層之上只能仰視,不可戰勝的神話。

    此時的九層之上,只剩下了兩人,一個是茶道會的第一人風素素,另一個則是一身白衣如雪的男子,宛若天上飄飛的白云,顯得尤為的悠然而飄逸。此人雙眉粗而墨濃,鼻梁也不怎么挺直,甚至連皮膚也透著古銅色,卻仍給人一種清風流云,長袖善舞之感。

    一片白光閃動,所經之處,四周的空氣充斥著絲絲寒氣,茶樓內的溫度一下像是驟然降低了數度。下一刻,戰臺之上出現了一張孤傲清冷臉,一身白衣如雪,手持折扇,一米方園,瞬間鋪蓋著一層薄薄霜白。

    一道驚悚的目光,冷電般地劃過八層之上的陸隨風五人,眼中涌動著濃濃的戰意,渾身上下的寒冰之氣更加凜冽。 此人乃是流云峰的親傳弟子,冷千機。

    青鳳正欲起身出戰,卻被陸隨風一個眼神阻止,五人中唯有紫燕還未出過場,這一戰理所當然的輪到她上臺了。

    "這家伙看上去一副很利害樣子,裝酷!姐,將他打回原形!"青鳳揮了揮了小拳頭。

    紫燕淡笑的點點頭,一步踏空而出,宛若一只紫蝶般的翩翩掠向戰臺。

    "流云峰,冷千機!"折扇灑然展開,寒氣四溢。

    "碧雪峰,紫燕!"玉手輕理著鬢發,不帶一點煙火氣。

    "風姿卓越,氣韻超然,卻給人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冷千機折扇輕搖,眉宇輕皺,毫不掩飾的出聲道。

    "是么!那你認為此戰有幾成勝算?"紫燕淺淺地一笑,語音婉約,帶著些許玩味的道。

    "五成!或許我有些高估自己了。盡管如此,仍會仍全力一戰!"冷千機肅然凝重地道,身上的寒冰氣息絲絲縷縷地透體而出,周邊的二米之內,迅速地鋪滿了一層白霜,驚人的寒氣彌漫開來,空中撒落下無數米粒大小的冰晶,四散彈跳不已。

    雙方相距十米,冷千機不敢有絲毫的托大,另一只隱在雪白衣袖間的手微掦,當先虛虛的凌空拍出一掌;瑞雪紛飄!

    剎那間,驟見漫空寒霧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瑩盤旋的潔白紛灑,轉瞬間便將紫燕的整個身形籠罩在寒霧迷蒙的飄雪中。

    每片晶瑩的雪花都薄如蟬翼,輕靈地顫動旋舞著,閃射著透亮的光澤,美倫著奐,令人如醉如癡,疑是夢中幻境。心智稍弱者勢必都會沉迷其中,難以自拔。

    沒有人敢小視這些由元力幻化而成的夢幻飄雪,每片飛速盤旋的雪花皆如刀鋒劍刃般的銳利,沾者見血,肌膚瞬裂,深可見骨。實力修為稍弱的人,面對這些漫空旋舞的飄雪,直呼無處遁形,堪稱是這世上最夢幻,最可怕優美的利刃殺器。

    紫燕見狀,只是微覺驚詫而巳,豈會為其所獲惑。飄雪如刃與落英殺器幾乎同出一轍,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換作常人一旦置身其間,勢必心迷神亂,根本不知該如何化解這夢幻般的殺陣,唯有坐以待斃而巳。

    飄雪若鋒,漫空旋舞,嗡嗡顫響中充滿森然殺氣,冷千機此時的雙眸中更多了一份冷浸,一心想要看看對方如何化解這飛雪殺陣?

    "嗯!怎么會這樣?"透著絲絲冷冽之意的雙眸中,忽然涌動一層驚詫之意;這飛雪殺陣中怎會憑空生岀點點青輝,宛若星辰閃爍,更像是片片風刃靈動旋舞,同樣閃射著更加透亮眩目的青色光華。

    下一秒,驟見兩種色彩分明,漫空縱橫翻飛,一青一白,相互交錯碰撞,彼此一觸即散,紛紛碎裂開來,瞬間化為無形。

    這些青色的風刃,晶瑩的飄雪,本是由兩人的元力幻化而成,皆由自己的心念所控,此刻紛紛碎裂開來,卻像是斷了線的風錚一般,竟然一下失去了所有的音息。

    彼此皆覺心神微震,那是元力反噬的征兆,各自禁不住身形一顫,朝后小退了兩步。然而,這只是雙方試探性的一次交鋒,沒人認為會一擊見功。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