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紫蓮殺陣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轟!七星的輝光釋放到極限,攜帶著恒古的蒼桑氣息,朝著孤獨無助的紫燕奔涌席卷而去,那一瞬,時光好像在返流,星河洶涌倒卷。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在我"斗轉星移"的殺陣中,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就算你的修為比我稍強一線,也不絕不會有所例外。"冷千極目光灼灼地凝視著被七星籠罩吞噬的紫燕,帶著無比的自信,嘴角禁不住的勾勒出一抹勝卷在握的淡淡笑意。

    "是么?你未也太過高看自己,低估自己的對手了。"紫燕一身紫衣飄飄,身陷斗轉星移的殺陣中,神情間仍是一片沉靜如水,在她溫潤如玉的面龐上看不到一點驚恐惶然之色,語音飄浮,淡定,從容。

    "如果這就是你的終極絕殺技,那就太令人失望了!"紫燕話音仍是淡淡的,下一刻,卻驟然吐出一聲輕喝;紫蓮殺陣!

    一聲輕喝聲中,紫燕手腕一抖,一束劍光脫鞘而出,劍鋒輕顫間,一道紫色流光噴薄而出,一下切入七星北斗殺陣中,似若一團紫火在飛速的旋動,這團紫火反卷逆旋到了極限,轟然爆裂開來。璀璨的光華中驟然綻射岀七辨紫蓮,快若流光電馳般的撞向七顆寒星,空氣仿佛靜止,唯見七瓣薄如蟬翼的紫蓮極速地旋動著,發出切割金屬般的尖銳聲。

    寒星鋒芒如劍,紫蓮犀利如刃,彼此相互纏繞攻擊,切割……點點銀輝紫火灑落四濺,雙方的體積都在不斷萎縮變小,隨之玉石俱焚般的紛紛炸裂開來。七星連珠與紫蓮花瓣在虛空中相互搏奕爭鋒,孰強孰弱?

    空間一陣扭曲,紫燕娥娜蔓妙的身形重新回到眾人的視線中,就在冷千機一臉驚詫愕然的瞬間,七片紫蓮花瓣巳在眼前綻放開來。

    "這怎么可能?"冷千機的眼中透出一片不可思議的神情,面對七片蓄含的凜冽殺氣的紫蓮花瓣,沒有時間讓他尋找答案,不敢稍有托大,側身微退二步,手中的銀扇幻起一片扇影,封住了七片紫蓮花瓣所有的攻擊角度。

    "給我碎!"但覺紫蓮花瓣的攻勢稍緩微滯的剎那,冷千機豁然一聲大喝,扇勢如山傾刻大漲,漫空勁氣飛舞旋轉,七片飛旋的紫蓮花瓣當空驟然一滯,隨即紛紛碎裂開來。

    "不好!"冷千機驚魂方定,便察覺到情勢有些不妙,只見碎裂的紫蓮花辮竟是聚合為一,下一刻,已顫悠悠地突然在他身前綻放,輕柔多情印在了他空門大敞胸口上。

    噗!花辨一落,冷千機頓覺胸脯如遭重擊,"噗¨地噴出一口鮮血,紫蓮碎片聚合的剎那,他便巳經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但,再想回防巳勢所不能,唯有眼睜睜地看著那多情唯美花瓣趁虛而入,十分溫柔的印在胸上。

    小小的一瓣落英卻蓄含強勁無比的力道,溫柔多情地貼在胸口,隨著落英花辨再次崩碎,爆裂,冷千機的整個人像似突被一股重力猛擊,轟然倒飛而去。

    落英無情!有情中蓄藏著無情,道是有情卻無情,這一個"情"字恰恰就是致命的殺機。

    冷千機跌飛出去的瞬間,便知道自己巳經敗了,但身為年輕輩中的頂尖存在,卻是敗得心有不甘,骨子的冷傲令他寧可戰死,也不愿言敗。

    "殺!"人在空中,口中爆出一聲怒吼,與此同時,便欲展開自己的最后絕學;冰雪領域!

    "一場比試而已,何必以命相搏,你若敢施展領域,我保證你會死得更難看。"

    一道飄渺的語音在他的耳邊響起,這聲音聽上去柔柔的,卻充滿了無比的自信, 沒人會懷疑這只是一種單純威脅,直令冷千機感到心臟一縮,頭皮發麻。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自己被震飛出去身體竟是在空中呆了很久,卻始終未跌落地面,見鬼了!驚愕中,這才感覺自己的渾身上下,似被一道無形的絲索牢牢地捆綁著,無法動彈分毫,而且越是掙扎,絲索勒得越緊,仿佛巳勒入了皮肉之中,整個人就這樣靜靜地懸浮在半空,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看上去連呼吸都顯得異常艱難。

    "哼!區區一個半步靈神境而已,換過個場會,甚至連讓我出手的資格都沒有。"

    冷千機的耳畔又傳來一道鄙夷不屑的語音,心神駭然一顫,這才意識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殺人于無形,如果對方要自己的命,甚至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呯!冷千機的身軀從半空重重墜落在戰臺外,像皮球似的在地上蹦彈了幾下,這才感覺身子一松,手腳的束縛盡解,隨在空中一個倒翻,方才站穩身體,臉上漲得一片通紅,神情間竟連一點怒意都看不到了。

    "丟人顯眼!"九層之上的風素素淺眉輕皺,面帶不屑的冷哼了聲,一步踏出,整個人宛若一片飄飛的竹葉,悠悠的落在戰臺之上,點塵不驚。

    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款款走下戰臺的紫燕,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望向上方,一雙清冷的眸子中射出一道驚人的凌厲神光,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劍,穿透虛空,銳利無比的落在陸隨風身上,令人肌膚有若刀割劍切般的隱隱生痛。

    像是讀懂了她眼神中的意思,陸隨風緩緩的從坐椅上立起身來,一腳跨出八層的邊沿,整個人就像是一塊隕石般的直墜而下,就在落地前的剎那,一股罡風突兀的從腳底升起,穩穩的托住身體,悠然的降落在戰臺上。

    風素素靜靜的立著,此時的眼神有些迷蒙,散發出一種深入骨髓的噬骨媚勁,仿佛在煽動著男人心底的**,令人的腦中閃現一幕幕幻覺。令人的心神一下墜入其中,掙扎著,彷徨,迷離……

    三千青絲如瀑,飄飛的發絲半遮掩住臉,仍能隱約看見那張玲瓏精致,瓊鼻鳳目的面孔,一頻一笑間,透出萬種風情,充滿了成熟的韻味,有如一枚飽滿的果實,令人垂涎欲滴。尤其是胸前的衣襟半解,更是引人遐思。似乎只要一開口說話,兩只蹦跳的小白兔,便會隨時破衣而出。

    這還讓人活么?陸隨風頓覺自己的心神一陣晃忽,迷離??籠的視覺中緩緩地浮現出一幅景象;昏黃的燈光下水霧彌漫,屋內有一只木桶,熱氣蒸騰,彌漫的水霧中呈現出一具凸凹有致的玲瓏玉體,一頭青絲隨意地披散在豐盈飽滿的胸前,晶瑩如玉的肌膚充滿著潤滑的彈性,清亮的水珠在肌膚表層輕柔地滑動,有若出水蓮荷般的令人暇思飛掦,心神激蕩。

    咕嘟!陸隨風喉頭一陣滾動,狠狠的呑了一下口水,一時間頓覺全身筋脈鼓漲,氣血奔涌,腹內滾燙如火。面部的肌肉不停抽搐著,眼底漸漸地布滿了血絲,舌尖不斷地舐著干燥熾熱的嘴唇,神情間充滿了貪婪的佔有欲,情難自禁伸展兩臂……

    "這是噬骨媚功,風流幻象!”陸隨風的腦中傳出一聲震響,這是慕容輕水的聲音,有若暮鼓晨鐘般的震耳發聵,心神瞬間恢復了一絲清明,凝神靜氣地深吸了口氣,毅然咬破舌尖,口中發出一聲震喝。

    吼! 風素素如遭重擊,張嘴噴出一口熱血,滿臉震撼地望著對方。自己浸淫了十年噬骨媚功,已修至爐火純青的境界,雖很少使用,卻很少有人能抗衡。沒想到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子竟有如此定力,居然能輕易破解了這深入骨髓的媚勁。早知如此,剛才就早該出手了。

    伸出纖纖玉手拭去嘴角邊的血漬,目如秋水流轉蕩漾,嫵媚的展顏一笑:“陸樓主的心性定力不錯,這種誘惑也能扛得住,不會是太監吧?”

    “呵呵!風師姐說話留點口德好不好,別壞了小子的聲譽。”陸隨風摸了一把額前的虛汗,唏噓道,“適才的確出現了一些幻覺,現在想想都會毛骨悚然。”

    "哦!可否說來聽聽么?”風素素一改平時清冷孤傲的神情,語音婉轉的嬌笑道,眼中不失良機的又投射出一道媚勁。

    “還來!"陸隨風渾身禁不住地打了個顫,做了一個干嘔的樣子;"剛才看見師姐一身雞皮皺起,一層疊著一層,想想都一陣惡心,差點沒吐出來。”

    “你找死!”風素素一聲嬌喝,屈指一彈,一抹綠幽幽的寒芒一閃而出。

    陸隨風身形微偏,一縷綠光從耳邊飛掠而過,他剛才的話像是點中了對方的死穴,將一個風姿卓越的女子說成了鶴顏雞皮,雖知道是在胡言亂語,卻也讓人感覺生不如死,怎能不怒,怎不生起殺心!

    風素素臉色微微有些發白,身上的氣勢卻是為之一變,四周的空氣中忽然充斥著絲絲肅殺之氣,溫度一下都像是驟然降低了幾度,眾人眼中此時看的一張孤傲清冷得有若萬年堅冰永難消融的臉,那里還是那個媚骨天生,妖嬈放蕩,風情撩人的風素素,此中的落差大到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步。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