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一百十五章彈指驚雷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右手長劍同時在空中留下一條金線流光,驚電般的切入波浪形劍勢影之中。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一抹寒星穿透疊疊重重的劍網縫隙,直向燕無雙的面門飛射而至,絲絲金芒殺氣直令人皮膚生寒刺痛。

    陸隨風拳風劍勢反擊,每一招都迅如疾風電閃,詭異無比地籠罩住兩人的全身要害,迫使兩人不得不撤招自救。彼此間的攻防轉換頃刻顛倒,頓然生岀一種深陷泥潭的憋屈感,直令人郁悶得欲要嘔血。

    一時間,拳風劍氣縱橫,揮灑自如,迫使兩人硬擋硬抗,擋一劍,退一步,抗一拳,退兩步。劍氣拳勁不斷碰撞,爆出一聲聲無比刺耳的炸響,令周邊的空氣像水波般蕩開無數波紋漣漪。

    兩人從凌厲的攻擊,到被對方如影隨形般的步步逼殺,彼此間的勢態逆轉只在呼吸之間,非旦連出手反擊的機會都沒有,還須揪心提神防范對方的襲殺,可謂是憋屈惱怒之極,這是何等的恥辱和蔑視。

    然而,此時除了竭力格擋,竟然連一拳一劍都遞不出來,照此下去兩人必敗無疑。強者可殺不可辱。

    燕無雙心下一橫,身形微側,忍著再次被一劍透肩的痛苦,手中的長槍直指對方的咽喉。身形也是同時拔地而起,雙腳在虛空中連連蹬踏,整個身軀騰起十米之高,手中長槍在空中劃過一道碧光的弧線,絕命一擊。

    水天一色!一束眩目的碧光驚電仿佛從云層深處綻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抹閃爍的劃痕……

    同一時間,冷天機也是真的發彪了,挺身硬撼陸隨風的一拳,張口噴血的同時,身形斗然凌空拔起數米之高,一只斗大的拳頭火焰呑吐,一往無前的直朝陸隨風的立身之處轟擊出去。方園十米盡在火焰拳勢的攻擊之內,令人連閃避騰挪的機會都沒有。

    水天一色的碧色流光,純凈而冷冽,蓄含冰涼浸骨的殺氣,令人頭皮發麻,汗毛倒豎。 陸隨風的眼中閃過一抹凝重,收斂起淡然自如的姿態,整個身軀猶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劍。緩緩地劃出一劍,仿佛扯動千斤重量般的凝重,無比遲緩地劃出一道圓弧的金色光圈。

    純凈冷洌的流光,似若一滴晶瑩的水珠,悠悠地滴落在圓弧的光環中,瞬間爆裂開來,化出無數銳利的碧色流光,綻射四方,流光如劍,鋒芒無盡,意欲撕破,摧枯拉朽的斬碎一切。

    殊不知,卻被一團回旋的金色氣勁包裹纏繞著,沉重的阻礙使其再難寸進分毫,強勁的銳利碧色流光,在綿柔的金芒勁氣中不停地吞吐顫動,繼而轟然爆裂開來,發出一聲天崩地裂般炸響,震耳欲聾。

    燕無雙的絕殺技"水天一色"轟然崩潰,人在半空口中噴出一股鮮血,心神一泄,整個人禁不住的倒飛而去。

    陸隨風自然不會忘記冷千機的存在,對方的一舉一動盡在他敏銳的感知中,擊退燕無雙的同時,眼角余光已瞥見一只斗大的拳頭,包裹火紅的熾焰,直朝著自己的后側面飛速地轟擊而來。

    這一拳的攻擊時間和火候,都拿揑得十分到位,恰好在陸隨風出劍應對燕無雙攻擊的瞬間,根本無法兼顧這奔雷般的一擊,甚至連閃避的時間都沒有。

    五米,三米……火焰拳勢在陸隨風的眼底急速地放大,火紅的光芒映照臉上,已能感覺高溫的熱浪熾灼肌膚, 一旦被這道火焰拳勢不幸擊中,存話的機率小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突如其來攻擊,就像死亡突然降臨一般,在無數人的驚呼中,陸隨風卻是毫無這種覺悟,神色間仍是一片淡然,寧靜,微微上掦的嘴角邊掛著一絲冷笑的意味。下一刻,突然曲指一彈,一束刺目的金芒從手指尖綻射而出;彈指驚雷 !

    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無比震撼的一幕發生了,如山般浩蕩的霸道拳勢,竟然被手指尖彈出的一束指芒金光瞬間擊穿貫透,肉眼可見的轟然崩潰開來。爆出一聲石破天驚般的炸響,碎裂的空氣彌漫開來,重重的沖擊著所有人的耳膜,發出"嗡嗡"顫鳴震響。

    而那一束指芒金光,像是余勢未盡,仍帶著一往無前的決然意志,驚電般的掠向冷千機,噗嗤!所幸尚有元力護體,抵消了大部分金芒的攻擊,卻仍擋不住這一擊之威,身形倒飛而出的同時,口中隨之噴出一蓬鮮血。

    陸隨風抬眼望向倒飛而去的冷天天機,人在空中,左手箕張呈爪,緊緊抵住那去勢未盡的指芒金芒,虎口處已有鮮血汩汩流淌。

    足見陸隨風這曲指彈出這一束金芒,其威勢有多么強勁,再稍稍挺進幾分,金芒勢必會長趨直入的貫入對方體內。

    只不過,這一切盡在陸隨風精準的撐控之中,一場點到為止的比試而巳,否則,此刻已是變成一具尸體。

    開聲合氣,一把揑碎貼近胸腹前的可怕金芒,踉蹌在落下地面,一連暴退了十來步,這稍稍穩住身形,咽頭一甜,又忍不住噴一口血,胸口一暢,這才適敞了許多。

    陸隨風以一敵四,幻出的兩個分身與佰流風和嚴赤火兩人戰在一起,真身卻是獨戰冷才機和燕無雙,這兩大生死境巔峰的聯手攻擊。

    彼此經歷幾番驚險絕倫的強強搏殺,戰到此時,佰流風和嚴赤火兩人都已是雙雙見紅受創,被陸隨風的兩個分身逼入下風,險象環生,叫苦不迭。

    "好一招"彈指驚雷",夠狠!"冷千機抹去嘴上的血漬,驚悸未定的出聲道,他清楚的知道,如不是對方的分寸拿揑得精妙絕倫,自已那有時間揑碎那恐怖的金芒。

    "殺!"被陸隨風一劍擊飛的燕無雙,墜地頓覺一陣血氣翻騰,惱羞成怒中帶著一抹驚色,手中長槍橫在胸前,給人一種鐵鎖橫江的勢態。隨即腳下一頓地面,厚重如山的氣勢驟然從體內蒸騰開來,彌漫四周,仿佛連空氣也一下變得粘稠,變得沉重起來,堅硬的地表像是承受不住這般磅礴氣勁的擠壓,一下龜裂開來。

    一道沖霄的槍意仿佛破開前方的空間,匯聚成一道數丈長的土黃色劍芒,一槍隔空刺出,瞬間地形成了一座偉岸峰巒,勢如奔雷般的轟然懸在陸隨風的頭頂上空,不斷地向下降落,碾壓。

    陸隨風一雙冷目如電,面對如山般厚重的浩然劍勢,沒有絲毫閃避退縮之意。下一刻,一道驚電般的的劍光像是從天際深處綻射而出,飛速切入高山巨峰,驟然迸發出一陣高頻率的劇烈震蕩,山巒般堅挺的厚重劍勢,隨之發出一陣微顫,扭曲,肉眼清晰可見的四下龜裂開來,,漫空中散發出塵土飛掦的氣息。

    燕無雙的神色間仍是一派肅然,無悲無喜,渾身上下鼓蕩著凜然渾厚的土之氣息,隨著厚土氣息不斷飛快的攀升,仿佛與腳下的地面融合為一體,有一種不可分割的磅礴厚重感,勢若山岳般堅實挺拔,不動如山的厚重堅實。

    肉眼可見腳下的地面驟然卷起層層疊疊的塵土,似若滾滾洪流奔騰狂涌,氣勢浩瀚呑天,意欲將對方一舉碾成肉泥碎沫。雙手握劍朝天舉起,厚重凜然的氣勢傾刻間遞增一倍,令人頓生一種危險的感覺。

    吼!咆哮聲中,燕無雙的槍勢劈空砸落地面,勢若隕石天降,卷起漫空塵土,化作一條滾滾黃龍,霸道無雙朝著陸隨風俯沖席卷而去。

    這一槍之威足可裂山斷岳,槍影閃動間,疊疊重重,一氣劈出數十道如山槍芒,一槍更勝一槍,似若數十條黃龍翻飛狂舞,氣勢呑天撼地,前后左右的閃避空間皆是重重龍影槍芒。

    "這……怎么可能?"燕無雙的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但見一道人影似若幽靈鬼魅般的穿梭在槍芒與龍影的縫隙間,有若閑庭信步灑然自如。看似險象橫生,實則有驚無險,毫發無損。

    下一刻,便突然像如風一般輕靈地從密集槍芒的籠罩中閃掠而出。一束紫光驚悚如電,斜斜劃向燕無雙持持槍的手臂,整個動作行云流水,不帶一絲煙火氣。

    但,看在燕無雙的眼中,陸隨風那清流儒雅的模樣,仿佛是一下變成了一個尊驚天戰神,劍劍劈山裂岳,每斬出一劍都會產生劇烈的震蕩波,每一聲轟響,都令腳下的地面震顫不巳。直令他握劍的雙臂震顫麻木,似有脫手飛出危險。

    這一幕,直看得正欲聯手攻擊的冷千機都是一臉的目瞪口呆,竟是忘了出招。

    "冷千機,你還在等什么?"燕無雙一臉青筋鼓漲的大聲嘶吼道,面對著這潮汐般攻擊,他是真心的有些扛不住了。照此狀況持續下去,不須片刻,自己這引以為傲的"鐵鎖橫江"之勢,勢必崩塌。

    果然,在雷霆般連番的斬劈下,堅若磐石之勢終于顯出一條裂縫,一束驚電詭異地穿透堅巖裂縫,直驚得燕無雙一身毛發倒豎,禁不住暴出一聲驚怒狂喝;"滾!"手中大劍應聲橫掃而出,企圖蕩開這一束詭異驚悚的一劍。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