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囂張的殺手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上官清雪秀眉微凝,像是對此人有所顧忌,略微的向后小退了一步,神情清冷的道:"雪兒不過是笨鳥先飛而已,怎敢勞動恒師兄親自降尊來迎,雪兒實在是受寵若驚了!"

    "雪兒師妹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沒想到不鳴則已,一鳴沖天,當真是羨煞人也!"一個女子滿臉堆著羨慕嫉妒恨的表情;"我決定了,明年也必須出師,絕不會遜色于你!"

    "切,都三十出頭了,還是個白丁丹徒,如此資質,實在是夠丟人的了。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一旁的青鳳不屑的瞥了幾人一眼,臉上盡是鄙夷之色,看來上官清雪平時沒少受這些人的氣。

    "這小丫頭是……"幾人一陣面紅耳赤,為首的男子面色一沉,冷聲道。

    "哦,他們是我娘家的人!"上官清雪解釋道:"有他們陪我前去,就不勞各位師兄了!"

    "哼,給臉不要臉,若不是上面的意思,你當我等愿意呀!"

    "即然有你娘家的人陪著,那我們也就放心了!"為首男子仍是一臉和煦的笑道,微側了側身讓出道來,其余幾人都是一臉怨憤的別轉臉去。

    然而,就在此時,當上官清雪剛邁動腳步,路邊的花莆園林中突然傳出一道尖銳的破空之聲,一柄月牙形飛刀旋轉而下,落在上官清雪剛挪開的地方,火星飛濺,堅硬的青石路面都被削飛了一片。

    若不是青鳳反應敏銳,即時的推了上官清雪一把,恐怕她的身體此時已被切為兩截,傾刻香消玉隕當場了。這驚電般的襲殺,分明是針對上官清雪而發。

    "咦!"一聲輕咦從花莆林木間傳出,聞聲望去,尚未散盡的晨霧中,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下的瘦小男子,身形矯健如同貍貓似的在兩棵樹之間縱跳閃躍,發出的月牙飛刀彈跳逆轉收回。

    "什么人?滾出來!"青鳳嬌喝出聲,閃身橫在上官清雪身前。

    "小丫頭反應不錯!"黑袍人咯咯陰笑,語調中帶著一絲戲謔,充斥著森然殺氣。

    "雪兒,看來有人是不想看到你活著出現在出師禮上了。"青鳳饒有興趣的望向隱于林木間,不斷變換位置的黑影。

    噗!飛刀再次從黑袍人的手中發出,宛如一彎冷月,在空中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度,旋轉著,竟是繞過青鳳,直朝著上官清雪飛射而去。

    更讓人驚顫的是,飛刀在半途時,突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完全封鎖住了上官清雪的上下左右方位,形成了一個絕對的必殺之局。

    "好高明的殺人手段,夠專業!"青鳳由衷的贊嘆了一聲,身形也在同時與上官清雪,閃電般的交換了一個方位,屈指連連彈出數道指風,分別迎向四道刀芒。噗噗噗!連續四聲脆響,必殺的飛刀攻勢蕩然化解。

    "好,好!小丫頭居然還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晨霧中透出一雙陰冷的眸子,閃射著殘忍的兇芒;"倒要看看你如何護得住她?"

    "殺手做到這份上,不知是蠢,還是太猖狂!"青鳳譏誚地道:"真懷疑你是不是一只剛出道的雛?"

    "哦,啥意思?"黑袍人迷惑不解的道。

    "殺手條例,第一條,一擊不成,立即遠遁。"青鳳十分專業的道:"第二條,一旦開聲說話,通常都是在交代遺言。所以,你的結果基本已經注定了!"

    "是么?"黑袍人不置可否的冷哼一聲;"理論上應該是如此,那也得看場合來,對于必死之人來說,似乎并不成立!"黑袍人說話間,飛刀又回到了手中,沒有任何停頓的在掌心中高速旋轉,不斷加速,帶起一陣勁風,閃電般的拋射出去。

    空氣中爆出尖銳的破風聲,觸目能見的只是一道月牙形的流光,所過之處,地皮都被掀起一層,留下驚人的溝槽,離得稍近的林木花草也被攪碎。

    刀出追魂,快若驚電,擋是擋不住了。直嚇得上官清雪失聲驚叫,青鳳卻是冷哼一聲,伸手攬住花容失色的上官清雪,連連避過飛刀的切割,斜掠向路旁的一株樹上。

    殊不知,尚未等她緩過一口氣來,那飛刀竟是有如附骨之蛆般自動調轉方向,如影隨形的緊追不舍。

    人在空中,攬著上官清雪的嬌軀,根本難以靈動閃避飛刀的追殺,幾次眼看都將被回旋的飛刀擊中,卻又偏偏有驚無險被堪堪避過,直讓人看得連心都揪了起來。

    "小丫頭屬風的啊,簡直不是人!"黑袍人也是看得一臉驚愕,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手中同時又像變戲法般的出現了一把飛刀,開始飛快的旋轉著,蓄勢待發。

    驚鳳返巢!連連閃避中的青鳳突然吐出一聲嬌喝,急速飛掠中的身形宛若一只驚鴻,斗然的折轉過來,化作一道流光浮云,直朝著黑袍人的隱身之處電奔而去。

    "這……"這出人意料的一幕,也是讓黑袍人不禁微微有些發怔,心中突然生出一種,獵人反過來變成獵物的感覺,雖然覺得有些荒唐,但那種對危險的敏銳觸角,讓他不敢掉以輕心。手中的飛刀還是強行的隱忍未發,身體同時作出反應,移形換位,避開對方的攻擊。

    就是這一瞬的變化,上官清雪已被青鳳拋了出去,宛若一只翩飛的彩蝶,輕柔的飄落在陸隨風幾人的面前,點塵不起。

    沒有了上官清雪這個負擔,青鳳禁不住的發出一聲咯咯輕笑,目光投向三十米外的另一個花莆林園,淺笑嫣然的出聲道:"真的很可惜,你本可不用死的,只是你沒有把握機會就此遁走,所以……"

    "笑話!我本就是來殺人的,為什么要走?"黑袍人突然從花莆林木間長身立起,身形在晨霧中不停微微的晃動著,只是在下一瞬,便已徹底的消失在了空氣中。

    "那你還在等什么?"晨風徐徐,吹拂著青鳳的發絲飛揚,淡淡地道,不帶一絲煙火氣,感覺不到任何一點情緒波動。

    身后不遠處的花叢中緩緩探出一個身影,黑袍籠罩下,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面部輪廓,從挺拔的身軀來看,年齡應該在三十到四十之間,步履行進間輕靈飄浮,似乎并未踩實腳下的草坪便巳邁出了下一步。五十米的距離只在一個呼吸間,便在悄無聲息在青鳳身后的十米處停了下來。

    黑袍人影欲動的手嘎然而止,眼中掠過一抹驚愕之色,隨之輕皺了一下眉;"你竟然可以發現我的存在?"聲音低沉而陰冷,聞之令人毛骨悚然。

    "本鳳兒當真是高看你了!"青鳳有些答非所問地道,仍未回轉身來。要知道,將背交給一個陌生的不速之客是一件十分愚蠢而危險的事,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殺手,這可是所有大忌中最嚴重的一種。

    此時的兩人已離開了眾人的視線,位于路旁的一條河岸邊。彼此相距十米,竟還敢將背對著一個可怕的頂級殺手,也許下一秒,便會傾刻變成一具尸體,如此簡單的道理沒人會不知道。知之而無懼,只有三種解釋;一是豬,二是在等死,尋死,三是賭對方根本不敢動手,即便動手也取不了他的命,更有可能死的是出手之人。

    這是一道選擇題,面對一個敢將背始終將交給自已的人,近在咫尺,或許只要一伸手便能取其性命。但,事出反常,其間勢必藏著玄機。黑袍人從未像這般猶豫過,最大的破綻同時也有可能是最大的陷阱。

    "你的心跳像是有些絮亂,你在猶豫,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巳掉進了一陷阱,或是前面有個坑在等著你往里跳?"青鳳的聲音仍是十分平淡,有若一潭無波之水。

    嘶!黑袍人聞言不由深吸了口氣,對方竟然可以這么短的時間內探知人心的變化,這絕非一個普通的平庸之輩可以做到。

    在他的殺手生涯中,時至今日還從不失手,皆因其生性謹慎小心,同時也異常敏銳多疑,事前通常都會做足大量的準備工作,包括收集對方的信息情報,踩點,以及預沒行動地點和制定周密的刺殺方案。

    根據亊主提供的信息和自己觀察的情形而言,這次刺殺的對象似乎很普通,基本沒有多少難度,卻沒想到身邊竟會突然多了個深不可測的高手伴其左右。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脫出了撐控,心中還莫明地生出一種危機感,這是一個殺手天生對危險特殊嗅覺。他非旦沒有冒然沖動的出手,全身毛孔驟然擴張開來,面對一個毫無防范的背影,反而做出一副凝神戒備的狀態。

    "你到此刻仍然不敢出手,這可不是一個頂級殺手該有的風格。倘若我掉轉身來,不知你是否還有信心出手?"青鳳戲謔地悠悠嘆道:"若在夜色下,你或有兩三分勝機。但,在陽光下,你幾乎連半分勝算都沒有。"

    殺手通常都掌握了夜之規則,可以瞬間將自身融入幽暗的夜色中,再配合隱匿和猝不及防的襲殺技巧,戰力都會成倍的遞增。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