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飄渺一指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天圣學府的絕學并非浪得虛名,可謂是博大精深,玄奧至極,同等實力修為之下,只怕此刻已敗下陣來,輕則重創,重則將被一刀攔腰斬成兩段。頂點小說 X23US.COM更新最快

    然而,正如陸隨風所說;"天下本就沒有無雙的絕學。"一個簡單至極的拔劍出劍,引以為傲的絕學便被輕易化解。

    與此同時,刀疤男子還駭然發現自己此時巳被一股冷冽的殺機牢牢鎖定,所有閃避的方位和角度,似乎都被銳利無比的劍氣徹底封鎖。頓時生出一種上無路,入地無門的絕望感覺。

    直到此刻,刀疤男子才真正意識到,彼此之間的差距絕不止一星半,對方似還有所保留,難怪之前會狂妄的叫囂兩人一起上。

    一旁觀戰的儒雅男子也發現刀疤男子情勢不妙,似已陷入了絕境危局,此時若不出手救援,傾刻便會受創落敗。

    情勢危急,為了天圣學府的尊嚴顏面,根本容不得多加細想,一派翩翩儒雅之態蕩然無存,渾身上下的氣息頓時洶涌滾蕩,下一刻,仿佛一顆隕石般的落在埸中,目光中噴射出火山爆發的意境,手中同時握著一桿通體幽黑的長槍,槍尖之上有暗紅色火焰繚繞吞吐。

    一槍出,劃出一道血紅的線條,熾熱的火焰槍鋒令周邊的溫度一下上升了幾度,槍未至,一團螺旋火焰已脫離槍鋒,直朝陸隨鳳的背影綻射而去。

    陸隨風擊出的"一劍西來",已封鎖了那位刀疤男所有的閃避方位,卻是并無殺機,只是意在迫使對方臣服認敗而已。

    突然感覺身后傳來一股熾熱的氣息;"偷襲!"陸隨風的嘴角掀起了一個鄙視的弧度,連頭也不回地突然伸出另一只閑著的左掌,當空抓向那團疾射而來的螺旋火焰。

    噗嗤!一只晶瑩剔透的掌影迎風見漲,一把便握滅了那團螺旋火焰。

    暗紅色的槍鋒卻是仍然一往無前,當空驟然微顫,瞬間化出三道赤焰槍芒,一槍比一槍凌厲狂暴,似若三道燃燒的流星,飛速地奔刺向陸隨風上中下三盤,意在迫使陸隨風不得不放棄對刀疤男子的劍勢封鎖。

    "圍魏救趙!"陸隨風冷哼一聲,根本不為所動,一只探出的手幻起一片翻飛縱橫的青色掌影,火焰槍芒頓時當空微滯,再也難以寸進分毫,甚至大有倒卷而回之勢。

    儒雅男子出手雖有偷襲之嫌,其本意只是為了解圍,所以并沒有出盡全力,更無聯手對敵之意。此時見到自己的三道流星槍勢,在對方青色掌影的震蕩下,一絲絲的破碎開來,隨即分崩于無形,云散煙消。

    "好!"儒雅男子眼中的精光一縮,深吸了口氣,不再有所顧忌,渾身戰意蒸騰,靈力灌注槍體,瞬間人槍合一,攜著一往無回霸天氣勢奔刺而去;裂天一槍!

    陸隨風見狀,輕皺了一下眉,似對這一槍的威勢鋒芒有些忌憚,足見其修為遠在刀疤男之上,至少已達到了靈神境初階的層次。不敢稍有怠慢,隨即化掌為指,一道眩目的驚電傾刻從指尖綻射而出;飄渺一指!

    一指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這一指之中,帶著"飄渺"的意境,破盡天下招式。前方的空氣一陣震蕩,風云卷動,大地空間一陣模糊的扭曲……

    鏗鏘!儒雅男子手持幽黑長槍倒射回去,帶起滿地的落葉翻卷飛濺,嘴角溢出一抹血絲。

    烈焰焚世!處于倒射姿態中的儒雅男子,手中之槍竟然在虛空中一抖一顫,幻出一團烈焰,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爆裂聲,瞬間匯聚于槍尖之上,宛如一條火蛇般的直朝陸隨風電奔而去。

    這一槍來得太過突然,槍速更是快到了極致,仿佛一道血紅色的閃電,匪夷所思,眨眼間巳是熾焰撲面。

    沒想到這儒雅男子竟然可以在身處倒射的姿態中,還能出奇不意地發出這霸氣無比的驚天一槍,天圣學府之人果然沒有一個是等閑之輩。

    更令人震驚的是,槍尖近身的剎那,那團熾焰卻是突兀地炸裂開來,隨即迎風飛速急漲,熊熊烈焰燃燒蒸騰,傾刻間便將陸隨風的身形徹底完全的呑噬在其中。

    儒雅男子在空中做完這一連串的攻擊,整個人才踏落地面,禁不住向后踉蹌地退了數步,這才勉強穩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漬,深透了一口氣;"在我的"烈焰焚世"之下,非死即傷,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好在只是一次點到即至的比試而巳,否則……"

    雖在熊熊烈焰的包裹中,陸隨風仍沒放棄對那位刀疤男子的強勢封鎖,令其仍在強大的劍壓下力求自保,而只是用另一只空著的手應對儒雅男子的凌厲攻擊。

    "天圣學府之人,似乎連一絲無恥的覺悟都沒有,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了!"陸隨風的口中不屑的冷哼的出聲,儒雅男子聞言,這才想到自己這是在人背后偷襲,此種行徑已經不是可以用"無恥"二字來形容了,臉上一紅,張了張嘴,卻不知該如何解釋。

    說話間,只見陸隨風衣袖一拂,憑空掀起一股龍卷旋風,呼嘯著席卷向熊熊烈焰,沖天而去。

    下一刻,陸隨風的身形卻是完好無損的呈現出來,手中長劍仍斜指著刀疤男子的咽喉,似乎稍有異動便會被瞬間洞穿。

    "這是……靈力風暴!"儒雅男子臉上的肌肉禁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眼中透出一抹不可思議驚愕之色;"你果然是在扮豬吃虎,隱藏了實力。即然如此,接下來,我就再也無須顧忌了。 "

    "連在背后偷襲的事都做得出來,真不知你還會顧忌什么?"陸隨風鄙夷不屑的撇撇嘴;"盡管出手吧,何必裝出一副道貌岸然,閣中怨婦的樣子來,看著就讓人翻胃。"

    "你……找死!"儒雅男子像是真的被激怒了,雙眉一挑,氣勢渾然一變,腰背一挺,不算高大的身體瞬間挺拔如山,似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種仰視感。

    陸隨風的身上的氣息卻是盡數收斂回體內,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劍。凌冽的劍意沖霄,仿佛刺穿天穹彌漫虛空,鋒芒無盡,銳不可當。

    噗!雙方的氣勢同時勃發而出,儒雅男子隱隱聽到自己如山的氣勢,一下被戳破的聲音,霸氣無盡眼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很好!有資格與我一戰。

    "靈神境初階而巳,值得這般藏著掖著么?"陸隨風的神色始終無悲無喜,在他臉上看不到一點情緒波動的痕跡;"盡管傾力出手就是!"

    在陸隨風分神的情況,"一劍西來"的劍勢仍牢牢地鎮壓住刀疤男子,死亡的危機無處不在,令其不敢有絲毫妄動。

    "小子狂妄!"儒雅男子冷哼一聲,驟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淵如海的氣勢轟然爆發,槍交左手,右手的一條手臂仿佛撕裂云層,從天際深處驟然探出,與此同時,一道浩瀚狂霸的拳勁,山崩地陷般的隨著他的手臂轟擊而出。

    一拳出,銳利無鑄的拳勁所經之處,落葉狂卷翻飛,地面上犁出一條長長的深坑,一直延伸至陸隨風的腳下,望之令人頭皮一陣發麻。

    陸隨風的瞳孔微微一縮,身上的劍意鋒芒更加熾烈,仿佛看到他的全身渾然凝聚成一把鋒芒無盡的絕世利劍。

    斬!陸隨風的口中吐出一聲凜冽的冷喝,心神微動間豎指為劍,看似虛無的劍意,瞬間凝聚成一道有若實質般的紫光劍芒,驚電般的斬劈在如山霸道的拳勁之上。

    轟隆!空氣在可怕的撞擊力下,轟然炸裂開來,肉眼可見的形成了一圈圈閃亮的漣漪波紋,四下擴展開來,生生將周邊地面的落葉地掀起一層。

    拳勁劍氣撞擊所產生的氣流風暴大得驚人,人在其中絕對會被撕裂破碎開來。然而,這只不過是一次試探性的出手交鋒碰撞,并不是雙方最強的攻擊手段,真正的戰斗這才剛剛開始。

    "居然能不動聲色地化解這一拳,的確有狂妄的資格。只不過,這只是試探性的一拳,接下來的一拳,你明白花兒為什么會這樣紅?"儒雅男子拂了拂身上的落葉塵土,暴唳地??了??嘴唇,這才是他的本來面目,殘忍而冷酷。否則,在天才如云的天圣學府又如何嶄露頭角?

    "這小子真的藏得很深啊!戰到此時,像是還未看見他發動一次真正的攻擊。"一旁跟隨而來的觀戰者,驚嘆不已地出聲道。"

    "一人獨戰天圣學府兩大天才強者,還能這般氣定神閑,看他一派云淡風清的模樣,看上去似乎還游刃有余。"

    "不管這一戰的結果如何,都足以讓這小子一舉成名了!"

    儒雅男子擊出的拳勢,攜帶著一股霸道強橫的浩蕩意境。幾乎在瞬間,一股裂山斷流的恐怖拳勁,一下便撕開前方的空間,有若萬馬奔騰般的直朝陸隨風滾滾席卷而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