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五百十二章誰再與我一戰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余飛鴻忍不住張嘴噴出一口血來,身子同時不受控的向前猛然斜傾,直接從戰獸背上翻跌下去,重重的砸落地上,濺起一片塵土飛揚。

    "廢物一個,簡直不堪一擊!"敵軍仙將一聲狂笑,還沒等余飛鴻翻身站起,鏈子錘已呼嘯而至,此番并非蠻橫的砸,而是讓銀色的鏈子靈巧纏住余飛鴻的脖頸,隨即大力的往后扯。

    余飛鴻扔下手的仙槍,雙手抓住纏在脖頸上的鏈子,由于用力過度鮮血都從指縫汩汩溢出,仍無法掙脫掙斷鏈子,只是注入仙力的鏈子堅韌異常,無論他怎樣用力,也難以掙開分毫,而且越來越緊,脖頸處都被勒得變了形,凹陷下去,整張臉都成了紫色,那是缺氧的表現。

    只在數秒鐘之后,呼吸就變得急促困難起來,掙扎的力度越來越弱。任誰也想不到,余飛鴻居然連對方的一招都沒擋住,便落得了如此慘狀。

    這一幕,直看城墻上的守軍一片目瞪口呆,雅雀無聲,眼睜睜的看著余飛鴻的生命在敵將手中,一點點的流失。

    反觀絕龍城一方的陣營,歡呼雷動,紛紛高舉手中的兵刃瘋狂舞動,城上城下,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奄奄一息的余飛鴻,像死豬一般的被拖了十來米,那名敵方仙將高高的仰起頭來,挑釁的沖著城上的守軍,張狂無比的哈哈大笑出聲,手中的鏈子錘同時猛地砸向余飛鴻的頭顱,只聽"噗嗤"一聲,血光飛迸,整個頭顱頓時爆裂開來,一具無頭尸身轟然倒地。

    這場面也太血腥,太殘忍了!城墻上傳出一片驚呼和倒吸氣的聲響,無數守軍的臉上都流露出驚恐之色,有的甚至連腿都在打顫。

    城樓上的一眾仙將也是面色發白,一臉悲憤,卻無一人敢挺身而出的請戰,并非膽怯懼死,而是他們的修為實力和戰死的余飛鴻相差無幾,知道上去也是自取其辱,令全軍士氣更加低落。

    見到一眾仙將都是面帶愧色的低垂著頭,城主林遠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就在這時,只見白清突然轉身向城下走去。

    "等等!你這是要去做什么?"城主林遠回轉神來,急忙出聲問道。

    "如不斬下對方的頭顱,軍心士氣全無,金陽城必破!"白清風頭也不回的出聲道:"放心,我還不會蠢到白白去送死。"話落,已消失在城墻之上。

    "這……"城主林遠急得兩眼都快噴出火來,卻又無可奈何。換著旁人,他也不會急成這樣,但這個白清風是陸隨風十分看重的人才,又是全軍的副總指揮,如果真有什么閃失,自己又如何對那位大人交待?

    他對白清風的實力修為并不了解,只是一個小鎮的守軍統領,再強又能強過在場的一眾仙將嗎?事到如今,即無力阻止,唯有在心里默默的祈禱了,不只望其獲勝,但愿能全身而退,就算是祖上燒高香了。

    城門再次開啟,吊橋放下。白清風同樣一人一騎出戰,甚至連戰甲都沒有穿,一身黑色長衫,身形算不得健碩,還略為偏瘦,比對方矮上了一大截,小上了好幾圈。

    看了一眼余飛鴻的無頭尸身,淡淡的說了一句;"他會比你死得更慘!"這才慢悠的催騎上前,相距二十米才停了下來,上下的打量著對方,眼光冰冷,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那位敵方仙將被看心頭莫名的發毛,不由冷哼一聲,手中的鏈子錘同時掄起,發出陣陣低沉的嗡鳴聲,聞之令人頭皮發麻。

    白清風的仙器是一柄刀,月牙形的彎刀,緩緩的抽出,手臂平伸,彎曲的刀刃斜斜的指向對方的脖頸,那意思像是在說;"小心你的頭顱!"

    明知道對方是在激怒自己,那仙將卻偏偏就無法忍住,一股無名怒直沖腦門,大叫一聲,雙腿一夾坐下戰獸,掄起虎虎生風的鏈子錘,呼嘯著直朝白清風當胸砸去。

    戰獸奔行的速度很快,鏈子錘的力道更是狂猛驚人。但白清風卻是紋風未動,神色間沒有絲毫的變化,冷靜得讓人心悸。直到碩大的錘頭近身不足一米,手中彎刀才靈巧的向外一拍,只聽"嘭"的一聲,勢大力沉的一錘竟被輕易拍飛。

    錘子的貫性著差點將那名仙將帶落獸背,這一招四兩撥千斤,弄得對方異常狼狽,城上守軍滑落的士氣頓時提升不少,叫好聲響徹一片。

    吼!這名仙將知道遇上了勁力,收斂起鄙敵之心,喉嚨間滾蕩出一聲大喝,鏈子錘同時橫甩而出,直朝對方攔腰席卷而去。

    一味的被動防御,可不是白清風的風格,彎刀由下往上的一挑,仙力波動,恰好挑在鏈子錘的中段,令得橫掃而來錘頭彈起三尺,倒卷而回,反朝著對方的身上反砸回去。

    這突然的異變,直驚這名仙將脫離戰獸,凌空躍起,堪堪避過反彈而回的錘頭,人在半空仙力噴發,護體仙鎧瞬間凝化而成。手中的鏈子錘同時一抖,原本反彈而回的錘頭再度平滑而出,直奔白清風的面門而去,威勢驚人。

    對方即然已凝化出了仙鎧,那是要搏命一戰的節奏,白清風自然也不敢大意,同樣凝化出護體仙鎧,手中彎刀同時斬出一道殘月。

    當!殘月斬在錘頭中心,仿佛平地響起一聲炸雷,即使遠離戰場的雙方兵將,仍感覺兩耳隱隱生痛。

    這硬踫硬的強強一擊,雙方的身形都同時脫離了坐下的戰獸,猶如斷線風箏倒飛而去。白清風落地之時,禁不住"蹬蹬蹬"的連退了十來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那名仙將卻是在空中噴出一口血來,身軀失控的急墜而下,重重的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這名仙將在軍中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強橫慣了,何曾被人打得這般灰頭土臉,狼狽不堪,墜地之后幾乎沒有絲毫停頓,一聲怒吼,整個人已竄出大坑,情緒失控的對白清風猛撲過去,只攻不守,完全一副以傷換傷,以命搏命的模樣。

    白清風依然延續著之前的戰斗節奏,當對方沒有發起攻擊時,仍顯得不緊不慢,顯得云淡風清,一旦遭到攻擊,他的動作剎那變得快若奔雷閃電。

    對手怒極而發,攻勢狂猛,白清風則選擇冷靜的避其鋒銳,不與爭鋒。一次,兩次……連連閃避,看上去有點貓戲鼠的嫌疑。直令對手由憤怒變成瘋狂,雙目泛紅,一臉猙獰,怒罵之聲不絕于耳。

    沒過多久,那名仙將的氣勢已逐漸開始滑落,顯得有些氣吁吁,體力不支。反觀白清風,只是一味輕靈的閃跳騰挪,幾乎沒有多少耗損,體力,仙力依然充沛。

    見到對方揮動鏈子錘變得吃力滯緩起來,白清風的嘴角勾勒出一個冷酷的弧度,冷冷的道:"你忙豁了這么久,也是時候該輪到我出手了!"

    就在對方收回鏈子錘,連氣都尚未回過來,他的彎刀已是仙力迸發,閃電攔腰斜斬而去。

    "找死!"見到對方不再躲閃,那名仙將聚起全身僅剩的仙力,毫無保留的掄錘砸出。

    噗!錘頭破風,發出尖銳的呼嘯。看著自已掄出的一錘結結實實的砸入對方的胸膛,像是陷入了胸腔,但卻沒有那種破鎧入肉之感。就在他驚疑的剎那,突覺自己的胸口一涼,本能的低頭一看,只見一截刀尖從心窩處探了出來,仿佛就像是從身體里憑空長出來似的。

    "這……"那名仙將張了張嘴,竟是發不出聲,似乎連開口說話的力氣都喪失了,感覺到生命正在從自己的身體里抽離。

    白清風靜靜的站在他身后,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了一起,手中的彎刀從他后心切入,由前胸透出。這名仙將直到死,都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到了自己的身后,居然會毫無所覺。

    撲通!白清風彎刀從他的身體抽離出來,這名仙將帶著這個疑問,直挺挺的從獸騎上摔落下來。

    白清風回轉身來,彎刀直指敵軍陣營,有血從刀鋒滴落,冷冷的道:"誰再與我一戰!"聲音不大,卻如滾滾雷動,人人清晰可聞。

    嘩!城上城下的人,都像是從之前的一幕中回轉神來,城上的守軍自然是歡聲雀躍,戰鼓擂得"咚咚"作響。城下的陣營則傳出一片唏噓驚呼。

    敵軍的主帥是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一身紫金戰甲,坐在戰獸之上,始終都腰背挺立,散發出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場。在他的臉上找到一絲情緒變化,此時也只是唯難所覺的微皺了下眉,看上去并沒有繼續派人出戰的意思。雙方各自折損了一員仙將,算是扯平了,彼此的士氣都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接著,又見其沉思了一下,隨即取出了一塊玉簡,迅速地輸入了一道信息,這才突然暴出一聲如雷大喝;"攻城!"

    命令頓時被一道道的傳遞開去,位列陣前的敵軍同時發出驚天動地的吶喊,數十個千人方陣飛快的向前推進,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從城墻上向下望,如同一片血色的海潮迎面涌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