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智計搏奕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緊接著,陸隨風和虛無顏分別揮師沿著城墻,朝著另兩門一路摧枯拉朽殺奔過去。而城下詳攻的大軍見到城頭突然亂成一團,當即由詳攻變為真正的攻擊。如此一來,全城的防御算是徹底的崩潰了。只是堅持了一會,剩于的守軍便知道大勢已去,紛紛朝著城外撤去。

    近三萬守軍在數十名仙將的帶領下沖出重圍,尤其是那幾位被大長老點了名的仙將,擔心家人的安危,即不敢率軍投降,又不敢去見大長老,一時之間不知該何去何從?

    三萬殘軍倉惶的奔逃了百里,有敵軍追來,這才敢稍稍歇息一陣,商量一下接下來該去何處?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一陣隆隆聲響,在場所有人對這聲音都非常熟悉,那是大軍行進中特有的聲響。

    此時的天色已經大黑,根本看不清這支大軍是友是敵?所有人都兵刃緊握,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直到不足百米,才隱約看見大軍的前列豎著兩面大旗,上面各有一個醒目的"海"字和"狂"字。

    這是回援之師!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陣大喜,隨即頓時又悲從心來,這回援之師怎么才來呀?如果早來一天,那怕早到半天,天月城也不會淪陷,一切都會變得大不一樣。

    事實上,回援之師這時能趕到,已經算是很快的了。即使是現在,后面仍尾隨著一只陰魂不散的敵軍,這數日來,已被騷擾得不勝其煩,疲憊不堪。

    虛海嘯見到這支殘軍,腦袋就嗡響了一聲,其中的幾名仙將都是城主府高層,他自然認識,見到他們如此狼狽的出現在這里,便意識到最擔心的事發生了。

    直到那幾名仙將把天月城淪陷的過程講述了一遍,從犬牙山阻擊失敗,十萬仙軍幾乎無一生還,到城主府高層如何決定暫時撤離……

    "大哥,趁對方立足未穩,我們殺他個出其不意,將天月城重新回來!"虛海狂緊握龍形戰戟,殺氣騰騰的出聲道。

    虛海嘯深吸了一口氣,凝眉沉思了一陣,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苦澀地道;"只怕這一切都在對方的算計之中,也就是說,我們一直都在按照對方預設的軌跡和節奏在走,包括下一步……"

    虛海狂聞言也冷靜下來,細想了一下,駭然地道:"好像真是這樣!如此說來,我們反攻天月城也在對方的算計之中?"

    "應該是吧!"虛海嘯思索地道:"且不說對方在城的力量與我們相當,就算稍有不如,我們一旦選擇攻城,后面的那支敵軍就會從腹背殺來。如此一來,就形成了前后夾擊的勢態,到了那時,我軍真的危也!這應該才是對方真正的目的所在,所以……"

    "可是,失去了這次機會,再想奪回天月城就難了。"那幾名殘軍仙將焦急的出聲道。

    虛海嘯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這些人當然想將天月城奪回來,否則,不僅自身,就連家人都難以活命。虛海嘯即然看清了對方布下的殺局,又怎會睜著眼往坑里跳。

    "傳令全軍繞過天月城,一路向北加速前進!"虛海嘯不理那幾名仙將的糾纏,果斷的決定跳出對方布下的局,北去風嵐城。

    見到敵軍繞過天月城,直朝風嵐城方向而去,這讓緊追在其后的虛無雙和白清風,都是惋惜的輕嘆一聲,最終還是沒有將這支精銳之師一網打盡,留下了不小的隱患。

    虛無雙率領十五萬仙軍前往天月城,而虛無顏和陸隨風這邊已清理完了戰場,掌控了整個天月城。因為戰斗都是在城墻上進行的,城內有受到一點波及,也沒有引起任何恐慌,城墻上的慘烈戰斗,似乎與他們沒有一枚仙晶的關系,一如即往繁華熱鬧。

    虛無雙率軍入城,環顧熟悉的四周,有種幌若隔世的感覺。所謂一苦一甜是滋味,一朝一夕是日子,一憂一喜是生活,一起一落是人生。

    世上只有一件事是確定不變的,那就是;死!無論你活上千年還是萬載,都是這個結果。其余的所有,一切,都會變,都可以變,都充滿了不確定性。

    沿途有鮮花,沒有歡呼,每個人的神情都很平靜,淡然,一路上,倒是不斷有許多沒有跟著撤離的大家族,大勢力前來迎接,問候,實則是在宣誓,表明一種態度

    城主府的大殿,高高的臺階上,虛無雙端坐在那張令無數人血流成河的城主坐椅上,心中感慨萬千。虛無顏和陸隨風一左一右分立兩端。

    臺階下,數百名核心高層齊齊單膝跪倒一片,齊聲喝道;"恭迎城主回歸……"

    聲音一浪高過一浪,回蕩在大殿內久久不息。殿外的數千仙將也是紛紛叩拜,聲浪更是直沖云霄。

    難怪有這么多人對城主之位處心積慮,虎視眈眈,不擇手段,甘愿挺而走險,不計后果也要拼命相爭。那種萬眾俯首,唯我獨尊的誘惑,很少有人能抗拒。

    坐在這個位置上,就等于集數十萬里域的權利,資源,財富于一身,無論尊卑,貴賤都在掌控中。就連陸隨風和虛無顏,這兩個生性淡泊,不喜名利的灑脫之人,此時也不由得一陣心潮滾蕩,熱血上涌。

    商議完重組城主府的事后,陸隨風立即向虛無雙進言,即刻發兵征討大長老一脈,不要給對方喘息之機,否則,整個天月城域將無寧日。

    虛無雙也正有此意,當即命陸隨風為統軍主帥,率四十萬精銳仙軍北上討伐叛逆。天月城當下總兵力只有不足七十萬,為了防備敵軍突然掉頭來犯,以虛海嘯的謀略,完全有這種可能,所以,不得不留下三十萬仙軍鎮天月城。

    數日后,陸隨風接到探哨來報,大長老一脈當下正住扎在兩千里外的寧城內,像是在等待虛海嘯率軍到來,而后,一起北上風嵐城。

    陸隨風展開地圖,仔細的看了一會,指著一處距寧城三百里的地方,說道:"這豐宛鎮是通往風嵐城的必經之路,不知對方是否派兵住守?"

    那名探哨點點頭道:"的確有一萬仙軍住扎,我們也十分困惑,不知是何意?所以就有稟報。"

    一旁的白清風瞪了他一眼,喝斥道:"一個細微的疏忽,都會導致誤判,葬送無數將士的性命。"

    探哨渾身一顫,惶恐的出聲道:"是屬下大意了,請大人處罰!"

    "以后記住了!"陸隨風擺擺手道:"這豐宛城一旦被我方所占,那北上的路就等于被徹底封死,寧城也就變成了一座孤城,連逃亡之路都找不到。對方自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才會提前派兵住守。"

    白清風點點頭,深以為然的道:"對方一旦得知豐宛鎮被攻,一定會分兵來救,到時我們只須在沿途設伏,勢必能殲滅這股援軍。"白清風的確是個難得的人才,舉一反三的說出了陸隨風的意圖。

    "不錯,正是如此!"陸隨風若有所思的說道:"虛海嘯應該比我們先到寧城半日,如此一來,對方的兵力就達到了六十萬之眾,正面作戰我們沒有勝算,只有圖謀逐步蠶食。這是一招圍點打援之計,而且也是一個死局,無解!"

    "的確如此!"白清風笑道:"就算對方能看透這個局,只要豐宛城被攻,若不想被困死在寧城,就必須派兵去救援,那怕明知沿途可能會遭到伏擊,也會硬著頭皮去救火。"

    "事不易遲,你即刻帶十萬人繞過寧城,然后派一萬人去攻打豐宛鎮,記住,只將聲勢弄大點,千萬不要攻占豐宛鎮。否則,接下來就不好玩了。其余九萬人在途中設伏,最好能來個十萬八萬的援軍。"

    白清風領命而去,陸隨風則率領余下的三十萬仙軍,直奔寧城而去。

    一日后,虛海嘯終于率軍抵達寧城,虛天涯和大長老一眾人等,這才將一直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見到這支日夜兼程,已是疲憊不堪的大軍,決定讓大軍修整一夜,再北上風嵐城。

    殊不知,才數個時辰之后,便有探哨來報,敵方的仙軍已距寧城三十外扎營,至少不下于五十萬之眾。

    虛天涯那顆剛回位的心又猛地提了起來,大罵虛無雙欺人太甚。一旁的大長老到是顯得十分淡定,可謂是此一時,彼一時,如今的寧城可是有著六十萬精銳之師,又豈會再懼敵軍。

    此時,虛海嘯兄弟已經來到議事大殿,只是朝著虛天涯和大長老拱手施了一禮,然后挺直身軀,環視一眾高層人物,虛海嘯出聲道:"大家想必都知道敵軍已在城外三十里扎營了吧?"

    "是,是,是……"一眾高層紛紛點頭應是,虛天涯開口說道:"我正想為此事請兩位叔叔前來,即然都知道了,那就趕快派軍在城頭布防……"

    虛海嘯苦笑著搖了搖道:"如果僅是如此還不足為懼,可知道另有一支敵軍已悄悄的繞過寧城,前去攻占豐宛鎮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