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星云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陸隨風的反擊,看似簡單的一槍,卻是無影,無聲,無息,正是這種不帶一煙火氣的攻擊,才最為可怕。你不知道這致命的一擊何時出現,會在什么方位角度出現,什么時候抓住你的破綻,如影隨形緊追不放?

    噗噗噗……無數星光如槍鋒銳,快如暴雨般的撞擊在對方的鳳形劍氣上,發出一連串轟鳴炸響。

    面對鋪天蓋地的星光攻擊,虛蒼月神色冷漠的伸出一只左手,有人知道他這是想做什么?難道他準備以一只血肉之掌,去接住那些足可洞穿堅巖的星光?

    陸隨風同樣看得很疑惑,只見其左手的食中二指并起,一縷冰晶浮現而出,隨著手指劃動的軌跡,延伸拉扯開來,原本只有一指粗的冰晶,現在已變成了細如發,閃射著冷浸的毫芒,形成了一張冰巨網罩住全身。

    噗噗噗……無數星光槍影轟擊在冰網上,都被切割得分崩離析的潰散開來。

    左手激發冰防御,虛蒼月的右手也閑著,魂劍斜下一揮,寒冰劍氣裂空,斬向前方的一片星光槍影。

    星棱問世!陸隨風保持著攻擊的姿態,手中的魂槍當空微顫,無數輝光瞬間凝聚成一枚星棱,直接迎上奔斬而來的寒冰劍氣。

    轟!星光,冰屑四濺紛射,空中像是下了一場冰晶,流星雨。兩人飛速的退避開去,如被沾上一星半點,傾刻皮開肉綻,濺血當場。

    虛蒼月閃動間,空氣如漣漪蕩漾,身形卻是宛若水中之月般的破碎消失無蹤。陸隨風看得出來,這并非是空間挪移,而是一種神魂幻道。

    幻道戰斗的模式尤為詭異,擾其心,亂其意,也幻也真,撲朔迷離。看似防守,實則卻是在攻擊。看似攻擊,其實是防守。攻擊與防守相互轉換,變幻無常,有明確的分界線。這就是幻道,以幻為主,讓對手迷失在其中,一旦露出稍許破綻,必敗無疑。

    水月碎天!虛蒼月的身形凌空虛懸,左手輕飄飄的一掌拍出,掌風呼嘯,空間折疊,空氣如水蕩漾,月輪破碎的光華虛虛實實,幅射四方,籠罩一方天地。

    "心若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陸隨風心境空明,纖毫不染,不為眼前的景象所惑。如果執著的去見招拆招,那就直接落了下成,等于陷入了幻道,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陸隨風目如星辰閃爍,看透一切虛無,身隨槍走,所經之處,彌漫的水光殘月蕩然無存……

    虛蒼月的眼中閃過驚訝,他的這招水月碎天,不乏虛實變化。殊不知,對方卻不為所惑,不管不顧的按自己的節奏行事,與之前的戰斗風格截然不同,竟是后發先至的主動發起攻擊。

    鏗鏘,鏗鏘……一連串金屬交擊聲響徹,呼吸間,雙方的魂器已在呼吸間碰撞了數十次。而這數十次碰撞,僅僅只是一招而已。空氣如水漾波,搖碎一輪月華。

    水光破空!破碎的流光凝聚成了一根尺長的冰晶銀刃,一閃奔射而出,瞬間穿透彌漫的槍影,劍芒。

    之前的水月碎天,只是明面的招式,其中蘊藏的水光破空,才是真正致命的殺機,這才是幻道中的殺道。尋常的修者,在這一擊之下傾刻便會隕落。

    這類袖里藏針的殺招,幾乎每個修者都有,不足為奇。修者之間的戰斗,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只在乎結果,有高低雅俗一說。

    所以,這猝不及防的一擊,陸隨風也只是有驚而不亂,身體本能的作出反應,側身挪步間,槍尾倒轉,挑飛了襲來的冰晶銀刃,順勢抖手一槍飛甩而出。

    "什么?"虛蒼月嘴角抽搐,身形同時急轉,好似一折射的流光,瞬間脫離了原位,偏離了槍勢攻擊的軌跡,手中魂劍虛空連連點擊而出,一**幻影般的鳳形劍芒如水蕩漾,一泄千里,讓人無所遁跡。

    "飄渺星云變!"陸隨風口中喃喃出聲,每一步踏出,腳下便會出現一片浮云,隨之崩裂開來,化作點點寒星,綻射四方。

    云步一出,虛蒼月營造出來的幻道殺勢頓時分崩離析,幻象破碎,一桿銀槍有如深淵游龍,直奔他的咽喉而去。

    "水月碎空!"虛蒼月一聲沉喝,身體斗然四分五裂開來,如同水中之月,一觸即碎,化為無形,消失在虛空中。

    陸隨風腳下的云步連連踏出,點點星光縱橫四射,天上地下,有一處不在打擊的范圍。

    虛蒼月的身影不斷的閃爍變換,每到一處都會瞬間移開,避免被那些云氣化成的星光所傷,一時間上竄下跳,左閃右避,看上去狼狽不堪。

    一個堂堂的金仙后期,竟被人逼到這個份上,虛蒼月羞惱不已的現出身形,虛空斬出一劍;"幻月一擊!"

    剎那,眼前的空間一陣扭曲折疊,空氣如水蕩漾開來,波光鱗中,一輪明晃晃的園月倒映其間,清涼的光華渲泄四溢,如夢如幻到了極致,讓人生出一種無比真實的感覺。

    虛中生有,是幻道的至高境界,需要無比強大的神魂力,才能觸摸到化幻為實層面。

    星云步施展,陸隨風的身形虛空橫移出去,拉出一道清晰的云痕,其間星光閃爍明滅,配合著刺出的一火槍,形成了一股星云殺勢。

    噗嗤!星云殺勢迎上落下的月輪,盡皆破碎開來,兩道身形同時在虛空中交錯而過,有殷紅噴濺,兩道血線從空中拋灑而下。

    槍收,劍隱,雙方互換了一個方位,凌空遙遙相對。陸隨風肩部的衣衫裂開了一道縫,有血溢出。虛蒼月的腹部同樣有血濺出。強強一擊,雙雙見紅,可謂勢均力敵,兩敗俱份。

    "想到你的神魂幻道,已修至虛中生有的境界。"陸隨風看了看肩部的傷口,血已自動的止住;"幸好有低估于你,否則,此刻已成了一具尸體。

    "居然破了幻月一擊,有資格逼出我的底牌來!"虛蒼月也在傷口處點了幾下,眼眸中冷電綻射,雙手結出一個怪異的手印,頭頂天空頓然一暗,一只無比巨大的鳳爪顯現,如鉤如刃,閃爍著幽泠的光澤,僅僅看上去,就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鳳爪裂空!虛蒼月殺意沸騰的厲喝出聲,結于胸前的手印一翻一轉,遮天鳳爪當空一顫,而后對著二十米外的陸隨風狠狠抓落。霸道的爪影覆蓋一方天地,讓人無處遁形。

    噗嗤!遮天鳳爪落下,漫天空氣頓時都像是被撕碎開來,連百米下方的地面,都被恐怖的爪風撕裂出道道溝槽,如此的破壞力,讓不少人驚駭得瞪目乍舌。

    望著抓落下來的遮天鳳爪,陸隨風發出一聲冷哼,衣袖一拂,一條金色的光帶扶搖直上,直接頂在巨大的鳳影之上,宛如一根擎天之柱,天空都是一陣顫抖,遮天的鳳爪懸浮在半空,再也想有寸毫挺進。

    就是這樣一條光帶,卻是足以撼動一座山岳,自然能頂住這遮天鳳爪。這一幕,更是驚得下面觀戰的人大張著嘴,合不攏口來。

    轟隆!在無數道驚顫震撼的目光注視,光帶突然一抖,直接帶著一片巨大的陰影,強行的飛掠而起,而后,在陸隨風精神力的操控下,呼嘯著狠狠地朝著對方反向席卷而去。

    巨大的轟鳴,自天空中傳蕩開來,仿佛連清晨的霞光都被掩住,整個鳳爪當空爆炸開來,可怕的氣勁余波,將遠處的山壁都是轟得百孔千瘡。可以想象,如果直接砸在虛蒼月的身上,會是一個怎樣的結果?

    只不過,虛蒼月卻是面沉如水,毫無懼色,一道道爪影抓向那些激射而來的強勁亂流。身形同時已化作一道流光,電閃般沖向對方,人在途中,已曲指彈出一道冰刃,直接斬向陸隨風的前胸,如被擊中,傾刻胸骨斷裂。

    見對方曲指彈出一道冰刃,蘊含著令人心顫的殺機。陸隨風微瞇的眼眸怒睜,毫不退避的一步踏出,五指箕張如爪,如鉤如刃,直接捏碎奔至胸前的冰刃。

    噗噗噗……兩道身影忽高忽低閃動著,縱橫交錯的爪影,冰刃,不斷的電閃碰撞,勁氣狂流漫空四濺飛溢。石火電光間,已交手了上百招,雙方的攻勢都異常凌厲而兇猛,單純的搏殺,全是硬硬撼的毫不相讓的招式,稍有勢弱,頓時便會被壓制得落入下風。

    這種以攻對攻的激烈戰斗埸面,純粹是實打實的強強碰撞,到了現在,也不得不承認這虛蒼月的強悍戰力,已到了足夠威脅這位陸隨風的程度。

    砰! 爪影,冰刃砰然交擊,轟鳴聲中,一圈驚風氣浪席卷開來,雙方身形都是一震,各自都是朝后爆退數十米,方才穩住自己的身體。如此激烈迅猛的交鋒,看上去沒人稍占上風,乃是一個勢均力敵的局面。

    "不管你有多強,想要戰勝我都是癡心妄想。反之,殺了你,再無人可阻我功成身退。"虛蒼月一直隱藏著實力,甚至裝死混在尸堆中,意欲在萬軍之中取主帥之首。如換一個主帥,他謀劃至少有八成的勝算。只可惜,設想是豐滿的,付諸行動時卻是無比的骨感。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