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結果才是王道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果然,陸隨風的反應一點也不慢,同樣揮手拍出一掌;月輪裂空!一道近乎滿月的紫色流光乍現,一條直線上的切開奔涌而來的潮汐竹浪,直朝虛海嘯滾滾碾壓而去。

    所幸其驚覺得早,腳下一跺虛空,已經飛速地閃移開去,月輪險之又險地擦身而過,卻不失時機的展開瞬間反擊,眼眸深處仿佛蘊藏著一團綠色的風暴,漫空竹葉碎屑驟然形成了一個半米大小的竹葉球體,蓄含著冷冽浸骨的殺氣,迅速地沖向陸隨風,近身的瞬間竟然凌空爆裂開來,綻射出一道道殺氣森然的竹葉鋒針。

    竹葉鋒針籠罩一方,讓人一時之間根本躲避不開,單純的防御也擋不住無孔不入的竹葉鋒針,一旦被其稍稍沾身,便會被傾刻洞穿。

    紫電天網! 陸隨風一聲輕喝,頭頂驟然綻響一道驚雷,紫電光華縱橫旋舞,周邊的空氣仿佛一下被扯裂得支離破碎,無數竹葉鋒針頓時紛紛爆裂開來,化為點點葉屑,隨風飄散。

    虛海嘯口中吐出一聲悶哼,直覺體內一陣氣翻涌,身形禁不住地連連暴退數步才穩住,深吸了一口氣,魂力涌動,漫空的碎葉竹屑迅速地匯聚一處,形成了一個碧綠剔透的球體,瘋狂地旋動,不斷地壓縮……

    "去!"虛海嘯低喝出聲,碧綠球體當空一顫,直朝著陸隨風呼嘯而去。

    碧綠球體在飛行的途中急劇地澎漲,像是擴大到了極致,轟然爆散開來,瞬間變成了一團恐怖的竹葉風暴,準確地說,比真正的暴風可怕百倍,簡直就如同一團竹刀劍葉組成的絞肉機,切割絞碎前方的一切物體。

    與此同時,身軀微微向下彎曲,右臂低垂,手中竹簫泛起一層瑩瑩碧光,形成一道半月狀的竹葉彎刀。

    陸隨風剛擺脫了竹葉風暴的籠罩,眼底便倒映出一束碧色的光華,狀似殘月,快若驚電,充斥著凜冽的殺伐威勢,呼吸間,巳迎面奔斬而至。

    戰斗經驗老道的虛海嘯,清楚那竹葉暴風殺陣未必能困住對方,但卻一定躲不過這竹葉彎刀的猝然襲殺。

    陸隨風的臉上仍然沉靜如水,雙目的瞳孔卻是收縮成一線,手中的長劍劃出一道精妙的紫芒電弧,橫向切入殘月彎刀中,發出一聲"噗嗤"的碎裂聲響。那道紫電弧光似乎去勢未盡,只是在空中略略微頓了一下,隨即像似擁有靈性般繼續朝前奔射而去。

    虛海嘯彎曲低伏的軀體倘未立起,眼中倒映出一紫芒電弧,太快了!驚覺時,那道紫芒電弧近身已不足一尺。

    殺機迫于眉睫,而虛海嘯彎曲低伏的姿態,令他一時之間無法靈動自如的移動閃避。盡管如此,卻沒在他的神情間看到一點驚惶之色。

    嚓嚓嚓!空氣中傳出一陣尖銳的金屬切割聲響,爆出一串火花銀星。

    危急中,虛海嘯低垂的手臂驟然上,手腕一轉一抖,掌中的竹簫內忽然彈出一個傘狀般物體,飛速的支撐開來,急速的旋動著,一片碧光鋪展開來,驚險萬分擋住了必殺的一擊。

    借勢小退了兩步,豁然立起身形,手中的竹蕭驟然變成了一把傘狀器刃,傘狀的邊緣有著一排薄如蟬翼的鋒刃。人想到這竹簫還另藏著玄機,而且是傘狀類型的器刃。

    "你的本命魂器還真是變化無窮,雖說都是陰人的招,不過,修者的之間戰斗,過程不重要,結果才是王道!"陸隨風淡淡的道,話語中卻是暗含譏諷。

    "是么!光明正大的招,通常都是尋死的招。 "虛海嘯撇了撇嘴道:"所謂勝者為大,倒下的君子不會有人為其喝彩。"

    說話間,竹簫一抖,傘面"唰!"的一下迎風展開,宛如孔雀開屏般銀光璀璨奪目。傘面輕靈地一旋,劃出一圈圈碧綠色的光環,令人眼花亂,一時目難視物。

    傘舞鷹翔!傘輪轉動間,流光四溢,凝聚成一只振翅蒼鷹,一聲尖厲的鷹啼,帶著一股凜冽的氣息,直朝陸隨風的立身之處凌空俯沖而去,其勢足可撕裂一座峰巒。

    陸隨風眼中瞳孔微微一縮,隨即一劍飛而起,綻射的劍光化成一條紫金長蛟,片片紫光如鱗,閃射著眩目的光華。

    嗷!吼!蛟吟鷹啼,一時間,蛟騰鷹翔,相互角逐抗衡,縱橫翻舞,戰況兇險暴烈,整個空間為之極度的扭曲震顫,似乎隨時都有崩塌之夷。

    蛟相鷹體皆由魂力幻化而成,雖巳凝練成形,卻仍非實體,隨著兩者之間激烈的搏奕,彼此的形狀也在隨之不斷地縮小,最后雙雙潰散開來,化作點點星光明滅。

    傘轉風輪!虛海嘯冷喝出聲,朝前踏出一步,傘面急速地旋轉,一道滿月狀的風輪呼嘯而出,直朝陸隨風電閃般的滾滾碾壓而去。

    風輪快到了極致,陸隨風驚覺時,巳是躲閃不及,橫劍當胸硬抗風輪一擊,轟然震飛出去。身形尚未立穩,第二道風輪又連環碾壓而至。

    噗嗤!倉促側身避過的正面鋒芒,風輪仍飛速的劃過左臂肩頭,切開一道口子,見紅了,有血汩汩滲出。

    雙方幾翻險象環生的搏殺交鋒,虛海嘯一直連連受措,始終落在下風,此時的傘轉風輪,好不容易見功,又豈會輕易放棄連續攻擊的大好時機。

    風輪帶著一血痕劃身而過,陸隨風尚還未及查視傷情,又一道風輪帶著裂空之聲飛速的奔射而來,因為速度太快,只能在空中看到一道淡綠色的軌跡,充滿了危險的殺機。

    隨之殺機巳迫在眉睫,陸隨風見狀巳來不及思索,另一只空著手虛空探向飛旋的風月,掌心在途中一拉一,隔空碎了飛旋而至的風輪,空中濺起一蓬竹葉碎屑。

    漫空竹葉若鋒,如雨傾泄。似若絢麗的煙花綻放,每一片飄灑的竹葉都是棱角如刃,折射出奪目的光華,光華中釋放出森冷的殺氣。

    就是這些耀眼絢麗的竹葉, 折射光華劃過身體都會發出切割般的聲響,令人砰然心悸。

    成百上千的竹葉縱橫旋飛綻射,縱有仙鎧護體,時間一長,也會防不勝防。如此耗下去,非被這些竹葉徹底的分尸不可。

    最可怕的是,其中有著七片最耀眼刺目的竹葉,彼此間似有關聯,如同北斗排位,綻射出凜然冷浸的輝光,像是一個殺陣。

    陸隨風的瞳孔收縮成一線針點,專注地凝視著七片竹葉的運行軌跡,浮現出一圈晶瑩的光紋,似若星辰運行的軌跡。

    傘面一抖微顫,七片竹葉似乎接受了什么指令,彼此間一陣交錯穿梭換位。下一刻,四周的空間斗然一下消失了,唯見七片竹葉閃爍著冷冽的輝光,仿佛恒古的星辰,攜帶著蒼桑的氣息,瞬間化作七頭遠古的洪荒巨獸,朝著陸隨風電奔而去。

    "看來這應該是你的終極底牌了!"陸隨風神情間沉靜如水,沒一點驚恐惶然之色,語音飄浮,說不出的淡定,從容。

    "你說得錯!這正是我虛家的絕學,北斗殺陣!"虛海嘯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勝卷在握的淡淡笑意;"就算你我的修為比我略勝一線,一旦陷入其中,也將非死即傷,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絕不會有所例外。"

    "是么?區區北斗殺陣而已,還真未必能困住我。"陸隨風的語音仍是淡淡的,下一刻,手腕一抖,一束劍光脫鞘而出,劍鋒輕顫間,一道紫電流光噴薄而出,似若一團熾亮的紫焰火球,飛速地旋動著,一下切入了冷冽的七斗殺陣中。

    這團紫焰火球反旋逆轉到了極限,轟然爆裂開來。璀璨的紫火中驟然綻射七道碗口粗的光柱,快若奔雷般的撞向七頭洪荒巨獸。彼此在虛空中相互纏繞,搏奕爭鋒,雙方的體積都在不斷萎縮變小,隨之玉石俱焚般的紛紛炸裂開來。

    轟隆隆!天地震顫搖簌,空間一陣拉扯扭曲,點點輝光紫火消散落盡,雙方的身形重新回到眾人的視線中。

    "這怎么可能?"虛海嘯難以置信的喃喃道,就在他驚愕的瞬間,又一團紫火在眼前綻放開來。本能的側身退步,手中的竹簫一陣急轉,幻起一片傘影,封住了紫火的攻擊角度和方位。

    轟!紫火在旋動的傘面炸裂開來,虛海嘯驚魂方定,便見那些潰散零亂的火星,驟然凝聚一朵妖艷的紫火小花,悠悠地在眼前綻放開來。

    "不好!"紫火小花看似悠悠墜落,實則快奔電,虛海嘯驚覺時,再想回防時巳勢所不能,唯有眼睜睜地看著那多情唯美的紫火小花,十分溫柔的印在空門大敞的胸口上。

    一朵紫火小花而已,卻讓人感到驚顫,溫柔多情地貼在胸口,閃爍跳躍,虛海嘯卻是如遭重擊,"噗"地噴出一口鮮血來,整個人轟然倒飛而去。

    人在空中,但覺胸脯前一片透涼,觸目一片血肉模糊,森白胸骨外露,如不是有仙鎧護體,整個胸腔都會被這朵紫火小花撕裂開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