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仙者可殺,不可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只不過,這種想法很快便被青鳳接下來的表現給去了。只見小丫頭手中的長槍驟然一揚,一云煙飄升而起,蔓妙無比的扭曲著,以娥娜的姿態迎向墜落而下的一輪明月。

    云煙如如綿的切入一輪明月之中,宛若一個長袖善舞的仙子,翩翩飄然起動,所經之處,都是留下一道道縱橫交錯痕紋,呼吸之間,整輪明月便布滿了蜘蛛網般的線條,隨之發出一聲輕微的顫響,一輪明月,就像一面鏡子突然的破碎開來。

    青鳳長槍揚起的同時,對方刺出的一縷清風已拂面而來,風未到,已覺肌膚如割生痛,青鳳臉上的神情未變,手腕轉動間,長槍以肉眼無法看清的速度,迎上那縷襲來的清風。

    鏗鏘!明月潰散的同時,襲來的清風也在一道清脆的交擊聲中,蕩然無存。霸道詭異多變的"明月清風斬",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驚愕中,就這么被輕松化解了。

    噔噔噔……仙君男修被長槍上傳遞而來的強大氣勁,一連震退了五步,每退一步,都在地面踩下一個淺淺的腳印,嘴角有血溢出。

    "這是上古戰技?"仙君男修忍不住驚顫出聲道,明知道此一問有些多余,這是修者大忌,豈會輕易泄露出來,更何況還是對手。

    殊不知,青鳳卻是咯咯一笑,語帶自嘲地說道:"那里會是什么上古戰技,你的想象力也豐富了,只是臨場發揮而已!"

    明明是在實話實說,卻引來了無數鄙視的目光,如此精妙無比的戰技,居然會是臨場發揮出來的?寧可相信天上的月亮是方的,也絕不會相信這小丫頭說出來的忽悠之。

    仙君男修自然也不會當真,也不再多言,身形再次化作一陣清風消失在原地;月輪斬!

    噗!一輪明月仿佛破云而出,帶著尖利的呼嘯聲朝著青鳳碾壓切割而去,速度快到了極致……

    鏗鏘!青鳳腳下仍未挪動一步,手中長槍斜指蒼穹,虛空一抖,寒芒綻射,隨即收槍負于身后,一臉云淡風清,像是壓根就從未出過招。

    咔嚓!碾壓而來的月輪就像鏡面一樣的龜裂出無數痕紋,繼而"嘩啦"一聲分崩破碎開來。

    "可惡!"仙君男修怒罵一聲,身形像風一般圍繞著青鳳不停的旋動著,從各個方位角度,不斷的劈出月輪斬,一次一次被長槍震得都有些握不住,這才真正的意識到了仙主級別的強大,絕不是一個仙君可以越級挑的。感覺自己此時就像一只被耍猴,很想開口認輸,盡快結束這場被戲謔的戰斗。

    但,這可不是單挑獨斗,而是團隊作戰,一旦臨場怯戰認輸,后果會非常嚴重,甚至嚴重到會被逐出家族。心中暗暗抽了一口冷氣,就算玉石俱粉也得挺住,只要能多拖延一刻,整個戰局或許就會逆轉過來。

    落月斬!仙君男仙劍上的光華更加熾亮,宛若飛速墜落的殘月,直直地朝著青鳳的頭頂斬落而下。

    這一斬,就像是落月發出的最后光芒,有著幾分柔和,更多的是無可阻擋斬落之勢,熾亮的光芒讓人不敢直視,阻在前面的一切都將被摧枯拉朽的斬碎。

    "來得好!"青鳳的目光緊盯著斬落而下的殘月,那最后爆發的光芒無比璀璨,攜帶的力量更俱有驚天威能。直到此時,她未曾挪動過的身子,這時才終于驟然一動,整個人化著一陣狂風,一槍同時簡單致極的平平刺出!

    如果說仙君男修斬出的一劍就像落月發出的最后光芒,凌厲,霸道,無可阻擋。那青鳳刺出的一槍,就如同黑夜中劃過的絢麗流星, 熾亮得讓人暫時失去視覺,仿佛恒古的星辰,瞬息千萬里,穿透萬丈光芒,一旦鎖定目標,無論如何閃避移動,都會如影隨形的跟著變化。

    當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剛從心中升起,一束眩目的槍芒已破開他的落月劍勢,太快了,快到連閃避的意識都不知去了那里?一時之間,竟然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就像一根木樁似的呆立著,只感覺一股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頸項間劃過一道冰涼的錚錚殺氣,腦中閃過一個絕望的念頭;完了!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大張著嘴,像是要出聲阻止,卻是詭異的發不出聲來。殊不知,這束槍芒竟只是在頸項間留下一道細細劃痕,連血都滲出一來,突然折向劃出一道玄妙弧線,直削向仙君男修握劍的手臂。

    噗嗤!一道劃破皮革的聲音響起,血光迸發,一大片血肉,從仙君男修的手臂上削落,森森白骨外露。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回蕩,雖然滲人心魄,卻可以證明人還活著,尸體是叫不出聲來的。

    雖然在大比中有著生死不論的規則,但還有弟子隕落的慘狀發生,所以,當那一槍劃過咽喉時,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畢竟都是本源同根,并無任何三江四海之仇,人原見到有家族的精英弟子隕落。

    收回長槍,槍尖上有血滴落,青鳳悠悠地道:"你之前陰了本鳳兒一把,削下你一塊肉,算是兩清了!還要繼續嗎?"

    "仙者可殺,不可辱,小丫頭欺人太甚,本仙君與你不死不休!"仙君男修完全無視血流不止的手臂,目眥欲裂的怒吼道,更激發了心中的兇性,手中長劍光華迸發,化作無數炫目的電弧奔射而出,瞬間便斬出了十四劍,眼力稍弱的人,別說是看清招式了,只怕連劍的影子都看不見。

    噗噗噗……青鳳的紅唇緩緩地勾勒出一個弧度,在眾人眼中快若奔電的劍芒,看在她的眼里,就像是回放的慢鏡頭,長槍虛空一點,帶起一道勁風,將襲來的劍芒盡數席卷一空,如同撣去面前的塵埃一般。

    嘶!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一片倒吸氣的聲音響徹。這是家族的仙武技,潮汐劍法,修至圓滿,瞬間可斬出六十三劍,有若潮汐般源源不絕,能在眨眼間將一根木柱分成數十段,其出劍的迅速度已快到了極致。

    然而就是這快若閃電的銳利劍芒,卻被這小丫頭簡單的一槍輕易地化解于無形。看上去如此輕松寫意,瀟灑到了極致。

    微楞之下,仙君男修再次出劍,仍是快若疾風奔電,這一擊,瞬發二十一劍,不但快,而且詭異地化作三組,每組七劍,分別從三個不同方向斬向青鳳。

    這是水光幻劍之術,乃是潮汐劍中絕殺技之一,分化出來的劍光,如同水光幻影,虛實相間,眼力稍弱的人根本分辨不清真偽,如果對方再敢托大,就有把握在瞬間將其分尸。

    不只是仙君男修這么認為,在場的一些比他強許多的核心精英弟子,都是這樣認為。所有人都盯著青鳳,看她會用什么方法應對這水光幻劍。

    "這……"每個人的神情都是一僵,目光中堆滿了難以置信。

    任誰都想不到,在這詭異莫測的水光幻劍攻擊,小丫頭仍是平淡無奇的一槍刺,只是比之前還要慢上了許多,滯緩得就像爬行的龜,可能是因為這水光幻劍的速度比龜爬還慢,這一槍更像是在應合著一種節奏。

    噗噗噗!勁風席卷,三組水光幻劍幾乎同時在空中消失無影。這三道"噗嗤"聲,聽在耳中只是一響而已。

    "怎么可能!"有人禁不住失聲叫了出來,滿臉都是不敢相信之色,就連當事人的仙君男修也是這個表情,水光幻劍是從三個不同的方向發動,這么靈動分散的攻擊,居然在這一槍之間同時被化解,不會是眼花了吧?

    仙君男修不明白對方是如何做到的,所以他的心中即驚又怒,連續兩次攻擊都在對方一槍化解于形。這是何等恥辱和蔑視,手腕一振,長劍再度狂怒擊出,這一次,毫無保留的施展出了全部戰力,六十三劍,分為九組,從各個角度方位同時發動攻去,整個戰臺都鋪滿了森寒的劍光。

    就在他剛發動劍勢的時候,青鳳一直靜立的身形忽然動了,她的一只纖纖玉足微微提起,而后重重踏下。

    轟!這一踏之下,整個戰臺的地面竟然顫抖了一下,這種顫動對仙君男修來說,就顯得有些不妙了。快劍的特點就是一個快,快若疾風奔電,同時對于出劍的精確性,卻是要求更高。

    地面的一下顫動,他握劍的手也是微不可覺的顫了一下,擊出的劍勢,精準性便偏之毫厘,失之千里,出劍的速度未減,仍是有若奔電縱橫,卻已是大大地失去了應有的攻擊力,盡數擊在了空處。

    之前的兩次出槍,腳下的一踏,仙君男修的潮汐劍法盡皆崩潰,連對方的衣角都沾上一點。他的劍尚未收回,卻驟然發現一直站在對面的小丫頭,卻是突然地失去了蹤影。

    青鳳這一腳踏下的同時,整個身形也跟著閃了閃,下一刻,便已像風一般的出現在仙君男修右側,這是他的劍完全攻擊不到的薄弱點。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