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田園小針女

第六百三十章 推辭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可偏偏這么天大的面子,姜寶青卻仿佛意識不到似的,并沒有一口應承下來,而是拿那雙秋水似的眸子望著德榮長公主,輕輕的嘆了口氣,倒顯得有幾分為難:“按理說這確實是樁好事。”她頓了頓,輕嘆了一句,“只是,這丫鬟卻不是一般的丫鬟……”

    德榮長公主知道姜寶青向來不是拿喬拿捏人的性子,她見姜寶青這般說,倒也起了幾分興致,追問道:“如何個不一般法?”

    姜寶青抿了抿唇,輕嘆一聲,左右看了下,壓低了聲音:“我夫家那些事,想來您多少也是曾耳聞過的,我也就不藏著掩著了。這丫鬟,是個有情有義的。我夫家離家那些年,她一直待在宮家,從小丫頭,生生的熬成了大丫鬟。我對她也要慎重些,反而不敢如何安排了,總要聽我夫君的意見。”

    這年頭,人命不值錢,尤其是丫鬟的人命,那更是賤如草芥。

    姜寶青想過了,無論是德榮長公主,還是那什么敏行郡王世子,他們想要捏死一個小丫鬟,那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姜寶青不可能時時的看住丁香,她只能把宮計拉出來,當一當擋箭牌。

    果然,德榮長公主誤會了,她露出個恍然大悟的神色來,倒也不尷尬,反而因為姜寶青跟她說這隱秘的事情,多了一分親昵的好感:“原來竟是這樣,那丫鬟還是個有情有義的,這倒也不用先訂下來,等你回府問過宮司首再說吧。”

    姜寶青笑著點了點頭:“正是如此。”

    心里卻在淡淡的想,這是她最后一次幫丁香了。

    情義這東西,總是會慢慢被消磨的。

    ……

    姜寶青領了丫鬟回了院子,丁香那邊已經是收拾妥當了,換了一身有些老氣的靛青色夏衫,有些期期艾艾的過來伺候姜寶青。

    姜寶青有些乏了,正想午歇,見丁香總在那欲言又止的模樣,她挑了挑眉。

    她倒沒想吊著丁香,只是畢竟德榮長公主也只是中間傳話人,眼下敏行郡王世子那邊到底什么說法還未知,姜寶青本來想十拿九穩的時候再說。

    只是見丁香這般局促不安,倒也該先給她個定心丸。

    “你不必著急,雖說那敏行郡王世子托了長公主來說項,但我已經同長公主推辭了。”姜寶青安慰道,“后日便回府了,這段時間你就先別出門了。”

    丁香臉上閃過一抹喜色,她點了點頭,又飛快的看了姜寶青一眼,神色復雜,低聲道:“奴婢知道了。”

    姜寶青也有些倦了,揉了揉眉心:“好了,你下去吧。”

    丁香退出了院子,有幾個別莊里伺候的小丫鬟,滿臉興奮的湊了上來,拉著丁香的胳膊去了角落,壓低了聲音:“丁香姐姐,你的事怎么樣了?”

    丁香抿了抿唇,有些矜持的低聲道:“聽說世子托了長公主,不過我們家奶奶回絕了。”

    有個小丫鬟又是艷羨又是遺憾的嘟囔:“丁香姐姐真是天大的好福氣,若是我能被郡王府的世子看中,一定高興的不得了。”

    旁邊就有小丫鬟笑著啐她:“你也不看看你長得什么樣!世子如何能看得上你?也就只有丁香姐姐這等貌美如花的,才能得了這種機緣!”

    話里頭充滿了艷羨。

    “別這么說,”丁香很是謙虛的模樣,柔聲道,“我并不想嫁到郡王府去,我不過一介奴婢,哪里配得上天潢貴胄。”

    幾個小丫鬟互相對視一眼,心思各異,其中一個小丫鬟細聲細氣道:“丁香姐姐連郡王府都看不上,這是有了更好的去處?”

    話里頭的酸味很是明顯,丁香卻恍若未覺,依舊是微微的笑著:“做人奴婢的,最重要的是本分。去處不去處的,哪里是我們這些做人奴婢的考慮的事情?不都是主子說了算么?”

    這話單單拿出來,是沒什么問題,但放在這里,卻好像在說那些艷羨的小丫鬟們都不本分似的。

    幾個聽出話音的小丫鬟當即就紅了臉。有個性子尖銳些的,甩了下手里的帕子,冷笑了一聲:“丁香姐姐還真是清高,也怪不得都快二十歲了,還在院子里當著二等丫鬟。”

    丁香的臉,轟的一下紅了,仿佛全身血液都涌了上來,她身子微微哆嗦著,看著那說話的丫鬟。

    有人覺得不太好,拉了拉那說話尖銳的丫鬟。

    那丫鬟早看丁香不順眼了,不管不顧的冷笑一聲:“你拉我做什么啊,她自個兒說的啊,要本分,不要郡王府的去處啊。人家心氣高,看不上咱們這些不本分的。”

    丁香這下都要氣哭了,她手指微微顫著,指著那丫鬟說不出話來。

    “你們在這吵什么呢?”

    遠遠的,覓柳的聲音隨著風送了過來。

    她站在走廊那一端,微微皺了下眉頭,看著那群丁香跟小丫鬟,想著在外人面前總要給丁香幾分顏面,緩了下,又委婉的提醒道:“大奶奶正在午歇呢,都小聲些。”

    幾個小丫鬟吐了吐舌頭,知機的鳥獸散了。

    丁香板著臉從那邊走過來,同覓柳擦肩而過。

    覓柳有些擔心的看著丁香那有些發紅的眼眶,小聲的問:“這是怎么了?”

    丁香沒理會覓柳,挺直的腰背有些僵硬,快步離開了。

    夏艾正坐在屋檐下的陰涼處咯嘣咯嘣的磕瓜子,手里攥了一把,見丁香過來,還往前遞了下:“吃瓜子么?廚房那邊剛炒好的。”

    丁香氣得渾身發抖,這賤人竟然還磕著瓜子看她的笑話!

    她當即一把打開夏艾的手,哭著跑走了。

    夏艾先是懵了下,繼而又惱怒起來,她好心好意的分丁香瓜子吃,丁香不吃就不吃,這是干嘛啊,還打她?

    瓜子都揚了一地!

    夏艾忍了忍,畢竟前面剛跟丁香為著之前的事道了歉,丁香心里還有氣也是正常的。

    她撇了撇嘴,還是自個兒去拿了掃帚把掉了一地的瓜子給掃干凈了。

    ……

    因著幾位夫人大多都是家里頭主持中饋的,盛夏時節出來避一避暑,玩上個兩三天倒也沒什么,時間一長卻也是不行的。為著能玩的暢快些,德榮長公主幾乎日日開席宴客。

    到了晚上那會兒,姜寶青去赴宴的時候,德榮長公主還往她身后看了看,眼神在夏艾跟覓柳身上轉了圈,問姜寶青:“……對了,我對丁香沒什么印象,她這會兒來了么?”

    姜寶青笑道:“丁香有點染了風寒,我讓她在屋里休息呢。”

    上午那會兒落了水,現在染上風寒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德榮長公主一聽,意味深長的笑了下,也不知是信了還是明白了這是姜寶青的托詞。

    “看來這丫鬟倒是很得你們夫妻倆的心。”德榮長公主笑瞇瞇的摞下一句,倒也沒說旁的,又同別的夫人聊天去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