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隱婚萌妻寵上癮

番外134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對傅安安這一而再地將他和陸鹿撮合在一起的樣子,傅悅鋮是氣惱的,也是不悅的。

    但看著傅安安那明明一點戀愛經驗都沒有,卻裝得好像戀愛經驗豐富,活像個戀愛專家地對他字字教導……

    傅悅鋮的嘴角就不自覺地微微勾了起來。

    不知道是說傅安安這個丫頭多管閑事,還是該說這個丫頭呆萌蠢鈍得可愛呢?

    “傅元寶,你不要笑好不好!我不是開玩笑的,你要聽進去的!和女朋友相處,不是這個樣子的,你這樣子,女朋友會跟人跑掉的!”

    見傅悅鋮嘴角勾笑的樣子,似乎一點都在意。

    傅安安越發的著急了,抓著傅悅鋮的手,一小臉的鄭重說道:“元寶,你不要不聽老人言,你看看鹿鹿姐現在那是越長越好看了,追她的男生都可以從我們家排到鹿鹿姐家去了,尤其是那個宮羽,你沒看見他在朋友圈里發的那些,都是對鹿鹿姐的浪漫和關懷啊,你這么高的智商,可不能輸人啊!更不可以對那些亂七八糟的女孩,動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知道嗎!”

    說到最后一句,傅安安那本是語重心長的說話語氣,一下就變得微微凌厲了起來。

    同時眼神也晶瑩剔透又無害,低聲對傅悅鋮說:“元寶,你放心,關于上次你帶那個什么陳思雨回家來,我不會告訴鹿鹿姐的。但我不允許再有下次,要不然別說鹿鹿姐不高興,我也會揍你的!”

    傅安安說著,握緊自己的小拳頭。

    在傅悅鋮的鼻子前,似乎充滿揍人力氣地揮了揮!

    傅悅鋮突然問:“為什么?你不喜歡我和別的女孩子在一起嗎?”

    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透著傅安安一點都沒察覺的期待,還有心口的涌動。

    “當然不喜歡了!”

    也沒有發現……

    她這一句想都沒想,就一下從嘴巴里脫口而出的話。

    傅悅鋮那一雙一貫幽冷,仿佛從來不曾有過溫度一樣的眸子。

    在這一瞬。

    從眸底里所綻放出來的光芒,比房間里的燈光還要亮。

    “為什么?”

    這低沉而輕輕的三個字,說起來似乎和平時隨意所說的語氣,沒有什么兩樣。

    但傅悅鋮知道……

    他已經在努力地抑制住了心口那不安分的情緒。

    也在努力地試圖,也在期待女孩那一張嫣紅的小嘴里能給他回答出來什么?

    “還能為什么,你如果再這樣亂來,還想根木頭一樣不懂戀愛情趣,那是要把鹿鹿姐給氣走的!我當初廢了那么老大的勁才把你和鹿鹿姐給撮合在一起,你如果把陸鹿姐給傷害了,那我豈不是罪人一個!再說了,我這一輩子,就只認鹿鹿姐一個嫂子的,你要是給我領回來一些亂七八糟的女孩,我一定不會叫她們嫂子的,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看!”

    “就這樣?”

    “怎么,傅元寶,你瞧不起我?”

    看著傅安安那把他這一句不死心的反問,當時瞧不起的挑釁……

    傅悅鋮那一雙深邃而幽冷的瞳仁不由一下微微黯淡了下來。

    清冷的面容也泛起了一層涼薄的寒意。

    嘴角上低低地發出一聲嗤笑。

    他就知道……

    像她那一張小狗嘴巴,怎么可能會吐出讓他舒心的話語。

    她不往他的胸口上,狠狠扎針,就已經很不錯了。

    他居然還妄想……

    是啊。

    簡直就是不自量力的妄想!

    傅安安看著傅悅鋮那一張向來除了冷還是冷的面容上,居然浮現起一抹看似很失望,甚至還有痛心的表情來……

    她微微愣住了。

    覺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錯了!

    一向倨傲冷漠的傅悅鋮,會失落?會難過?

    怎么可能!

    傅安安并不以為意。

    以為自己眼睛從傅悅鋮臉上所看到的失落,不過是自己的錯覺。

    還當傅悅鋮這種黯淡失落的表情,理解為自己不能“拈花惹草”的失落。

    所以。

    傅安安哼了一聲說道:“所以傅元寶,你給我小心一點,要是再讓我看見你背著鹿鹿姐再和那些小陳小思小雨那些人在一起的話,小心我的拳頭。”

    這一次。

    傅悅鋮嘴角上的那一抹本是對自己嘲諷的黯然之笑。

    瞬間。

    變成了對傅安安的冷冷嗤笑。

    并且還是冷冷地直接嗤笑出聲:“狗嘴就狗嘴,永遠都吐不出象牙。”

    傅悅鋮說完,幽冷的眸光看了一眼傅安安那一張還沒從他嘲笑當中有所反應過來的懵懵小臉,鼻子無聲地又哼了一聲。

    傅安安總算有所反應過來的時候,傅悅鋮已經從她的房間大步走了出去。

    傅安安急忙追上去,想要去理論。

    “砰”的一聲。

    傅悅鋮甩手大力一把地將房門關上。

    幸好傅安安反應及時地雙手撐住在房門上。

    要不然……

    她這純天然的鼻子,只怕被撞得要進去那些整容醫院走一遭了。

    “我看你才是大冰塊,大木頭呢!要不是我幫你維護著你和鹿鹿姐之間的關系,鹿鹿姐早就不甩你了!”

    傅安安站在傅悅鋮的房間門口,特地大聲地沖著里面大聲嚷嚷。

    就是要讓傅悅鋮知道,她這好心好意,他不感恩不感謝也就算了,還說她的狗嘴!

    敢情是她說那個陳思雨亂七八糟,所以他就生氣了?

    說她狗嘴?

    傅安安氣的握緊拳頭,在傅悅鋮的門上用力地掄了兩拳頭。

    這兩拳頭“砰砰”地下去兩下。

    傅安安就吃痛得一下皺緊了眉頭,抱著自己疼痛的拳頭,禁不住發出“嘶嘶”的抽氣聲。

    此時。

    房間里。

    傅悅鋮就站在房門前。

    和傅安安之間的距離,僅僅就相隔著一扇房門。

    所以傅安安剛才那么大聲的嚷嚷,以及那一聲聲低低的吃痛吸氣聲……

    傅悅鋮的耳朵那是聽得一清二楚。

    他不需要打開房門去看。

    都能清楚的想象到傅安安剛才那樣子有多傻多蠢。

    居然用自己那細皮嫩肉的小手去打厚重結實的房門。

    果然嘴巴吐不出象牙,腦子也不好使的很!

    他就不應該在她的身上和她那一顆如豬一般的腦子,抱以妄想。

    傅安安站在他的房門外,又氣呼呼地哼了兩聲。

    然后又是一聲低低的吸氣聲,還夾著細微的吃痛**聲。

    傅悅鋮的嘴角禁不住微微勾了一下。

    看來。

    他說她豬腦子,還真是高估抬舉她了。

    豬都懂得防護自己!

    直到傅安安從他的房門口離開,傅悅鋮這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傅安安氣呼呼地回到房間。

    在洗澡之前。

    傅安安先看了一眼傅悅鋮的手機。

    只看見……

    陳思雨鍥而不舍地給傅悅鋮發來的信息,已經達到了99+。

    想到傅悅鋮剛才那樣輕蔑遍地她的話……

    傅安安的眼睛學著傅悅鋮平時那樣,微微一瞇。

    不同的是。

    傅悅鋮那是對她生氣的征兆,或者別人惹到他的時候……

    而她的則是……

    點開陳思雨的信息。

    傅安安大概掃了一眼。

    陳思雨所發的信息里,無非就是對傅悅鋮說,她才是他比賽的最佳拍檔。

    傅安安沒有多看。

    點開輸入鍵盤。

    手指飛快地輸入了一句話。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沒錯!

    傅安安把傅悅鋮對她說出來的這一句話,給原封不動地送給了陳思雨。

    然后……

    沒有然后。

    那個陳思雨就再也沒發過信息來了。

    一個字都沒有。

    看來傅元寶這一句話,還挺毒的嘛,拿來檔爛桃花,剛剛好!

    ……

    第二天早上。

    和往常的一樣。

    傅悅鋮都是率先坐在餐廳里,看著晨報差不多十來分鐘。

    傅安安這才從樓上下來。

    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瞇著眼睛地走過來。

    那一臉惺忪沒睡醒,還走路一步一搖晃的樣子,看著都讓人覺得,她下一秒就會一頭摔跤的那種。

    “吳媽早,元寶早。”

    當傅安安一直哈欠不停地坐下椅子,傅悅鋮看見了傅安安眼睛下面的那一片淺清的黑眼圈。

    傅悅鋮放下手中的晨報,看著傅安安,蹙眉問:“你這怎么回事?一晚上沒睡嗎?”

    傅安安哼了一聲:“還不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

    傅悅鋮蹙緊的眉頭有些疑惑,如果仔細看。

    他在聽到傅安安說一晚上沒睡,是因為他的時候……

    他幽冷的眸底瞬間閃過一抹微微的亮光。

    似乎有些驚喜。

    “那當然了,如果不是因為你,我至于把自己給熬成這樣嗎!”

    傅安安嘟嚷著小嘴,看著傅悅鋮的眼神,那是充滿了埋怨,“傅元寶,我不管啊,要是我的皮膚因為你熬壞,你得要賠我!”

    “賠?怎么賠?”傅悅鋮的眸底禁不住地在泛著淺淺的笑意。

    “怎么?你還想不認賬啊!”

    傅安安看著傅悅鋮不管是眼角,還是嘴角,都泛著笑意……

    以為傅悅鋮這根本就是在漠視她,她一下子就來火了!

    傅悅鋮一聽傅悅鋮這氣沖沖的語氣,就清楚知道傅安安是誤會他的意思了。

    這讓他嘴角上的笑意,越發加深了。

    然而。

    不等他開口詢問傅安安想要什么……

    “啪”的一聲。

    傅安安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條,用力地拍在他的面前。

    傅悅鋮看了一眼紙條,以為這是傅安安對他提出來索賠的條件。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