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玲瓏入骨

第一九二章 曼陀羅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半個時辰之后,車夫帶著建昌城的名醫叩開了房門。

    寒暄過后,幼薇對車夫道:“戚大哥,這一路辛苦了。早點回大周吧,家里的妻兒還在等著你。”

    車夫半個身子已經出了房門,卻又折回來看著幼薇說:“余姑娘,誰沒有走窄了的時候?總會過去的。祝你和溫公子一世長安。”

    萍水相逢之人突如其來的共情和善意讓幼薇不禁為之動容。

    她強忍著淚送走了車夫,回過身來時,已見到大夫從溫蒼床榻邊的椅子上站了起來。

    “大夫,這么快就把過脈了?”幼薇向前兩步問道。

    大夫搖搖頭說道:“老夫行醫幾十年,從來沒見過如此復雜的病癥。這位公子身中幾十種奇毒,卻又彼此壓制,加上以世間罕見的靈藥續命,方能支撐到如今。但是殘存的毒素各出奇招,已經漸漸侵蝕骨骼經脈,若想完全解毒,只怕是絕無可能的。”

    幼薇急切地道:“聽聞大理盛產曼陀羅花,可否以曼陀羅花入藥?用以毒攻毒之法漸漸化解?”

    大夫搖搖頭道:“萬事萬物相生相克,以毒攻毒之法不能亂用。這位公子之前所中之毒已然用與之相克的毒物克制住了,若是貿然用曼陀羅花,只怕反而會中曼陀羅之毒。”

    幼薇覺得天旋地轉,口不能言。

    倒是溫蒼仍然坦然,接了一句:“當真沒有其他的法子了么?”

    幼薇隨后也道:“請您恕我冒昧,這建昌城乃至整個大理國中可還有善解毒的名醫?”

    大夫并不惱,只道:“老夫在這建昌城乃至大理國中已經算是數一數二的杏林圣手,若是老夫說不成,那旁的人想必也沒有更好的法子。”

    溫蒼面上仍掛著淡淡的微笑,說道:“多謝大夫了。幼薇,診費。”

    幼薇沒好氣地說:“不消你說,我知道。”

    幼薇此時已經明白溫蒼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來大理,并不是曼陀羅花能夠解毒,而是因為他想要拖延時間,而從岳州到大理一路上崇山峻嶺,偏僻難行,耗時頗多。

    如果一開始就讓幼薇面對他已經無藥可醫的事實,未免太殘忍了些。

    溫蒼見幼薇有些氣惱,知道她已經心知肚明,便仍然只是笑笑,不再多說。

    幼薇將一塊銀子遞給大夫充作診費,大夫連連擺手,不肯收受,說道:“可用不了這么許多。不敢當,不敢當。”

    幼薇心想,大理地處偏遠,民風果然也很簡樸。

    無論是車夫還是醫生都是本分老實的人。

    “您收下吧,我們還要在此地盤桓數日,若是毒性發作,少不得還要請您過來救命呢。”溫蒼插話道。

    大夫握著銀子,似乎有些感慨,良久才徐徐說道:“方才那位姓戚的車夫與我說了一路,說你們二位都是神仙的樣貌,菩薩的心腸,又情深意重,生死不渝的。如今看來果然如此。只可惜這位公子年紀輕輕,卻是天不假年......我雖然無能為力,但是說不定有一個好去處,你們可以去碰碰運氣。”

    幼薇眼中驟然放光,連忙問道:“什么好去處?這大理地杰人靈,果然還有其他人能解此毒嗎?”

    那大夫道:“能不能解毒,能不能痊愈,我不敢說。只是既然你們是為了曼陀羅花而來,那么那個地方就不得不去。建昌城外向西三十里處,有一莊園,里面有一位老人,最善于培育新鮮的品種。曼陀羅花品類繁復,藥性毒性都各不相同。說不定近年來有什么新奇的品種誕生也未可知。只是那位老人不通世俗情理,不喜與外界打交道,家中也只有兒子、兒媳與他為伴。他會不會見你們,會不會幫你們,我不敢打包票。”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