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武俠修真 -> 逃出仙界

第582章 五島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丁廣把事情的過程描述了一遍,陳福聽得震驚不已,他搖搖頭道:“好厲害的幻陣,這一番苦斗下來,我的神識和肉身都受傷不輕,更關鍵的是,我的元嬰都被傷到了。”

    丁廣吃了一驚,元嬰可是元嬰修士的根本,就相當于金丹及以下修士的丹田,這可是修士的實力的基礎,這么重要的地方受傷,絕對會影響以后的修行之路。

    他問道:“嚴不嚴重?”

    陳福閉目感受了一下,再睜開眼時,雙眼里有著掩蓋不住的失落,但他隨即自嘲的一笑,說道:“這種傷估計要養個幾十年才能痊愈,而且修為恐難再有寸進了……”

    “不過,這事對我來說無所謂,我靠著丹藥才勉強晉級元嬰的,此中僥幸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此生本就無緣更高境界了,也罷,從今后我倒是可以逍遙快活了。呵呵。”

    丁廣對陳福的豁達很是欽佩,一個修士無緣更高境界,這種事等于了絕了他們的第二生命,要是換了其他元嬰老怪,也許會就此發狂也不一定。

    他對陳福一拱手道:“在下恭喜前輩,前輩的境界高遠,拿得起放得下,此種心境,在下竊以為就是大道無為的意境,凡事隨緣,不強求,灑脫不羈,無牽無掛,‘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陳福一愣,口中喃喃自語,不停念叨著“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這句話出自《道德經》,說的圣人的心態,此中蘊含至理,丁廣自己不懂,只是隨口說了出來罷了。

    陳福長出一口氣,說道:“就憑你這句話,你根本不用在我面前自謙了。”

    丁廣剛剛第一次在陳福面前自稱“在下”,是因為佩服他的豁達性格,但陳福卻覺得有些當不起“前輩”這個身份了。

    丁廣笑道:“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是一個叫老子的圣人說的。”

    陳福奇道:“老子?好奇怪的名字啊。”丁廣微覺詫異,這個世界號稱仙界,到處有人修仙,居然連修仙的祖宗老子都不知道,看來這個世界只傳下了修行的“術”,而沒有“道”。

    陳福四處看了看,問道:“這就是第四個蓮池了?看來這里也沒蓮子了。”他說完沉吟了一下,看了看柳青,又道:“你的師妹怎么辦?”

    丁廣嘆了口氣,說道:“我自有辦法,不過屆時還需要前輩幫我傳個話給永靈派。”

    陳福吃了一驚,問道:“你要怎么樣?你不是打算去惹……”

    丁廣搖搖頭道:“前輩,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唉!這樣吧,前輩你受傷太重,先回第四堂養傷吧,我會在兩天內帶著舍妹回來。”

    陳福盯著丁廣看了一會,然后點點頭,緩緩飛到半空中,他轉過身去正要飛離,卻突然一停,低頭說道:“若是令妹痊愈,又愿意留在永靈派的話,我愿收她為徒。”

    丁廣聞言大喜,他朝陳福一拱手道:“謝謝前輩,一言為定!我先替舍妹答應下來!”

    他之所以這么高興,不僅僅是因為柳青從此有了立錐之地和強大靠山,更重要的是,陳福這番話表達的是化敵為友的愿望,說白了,他想求和。

    丁廣心知,陳福作為元嬰修士,對于自己的救命之恩不好意思當面稱謝,因此他拐彎抹角,提出了一個自己無法拒絕的好處,以此作為“謝禮”,由此可見,陳福真不算是什么大奸大惡的壞人。

    至于陳福是不是想玩什么花樣,丁廣認為應該也不會,現在陳福體內并沒有乾山劍威脅著他的丹田,他若是要殺人,揮手間就能解決自己和柳青,他縱使受傷了,也還是元嬰老怪。

    陳福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見令妹資質上佳,很適合我派功法,而我又一直沒有收徒,這才動了收徒的心思……”

    丁廣微微一笑,連連點頭,說道:“明白,明白。”這陳福明明是報恩,他偏要說成是自己主動想收徒了,好像這樣就顯得更加有面子些。

    陳福說完往北緩緩飛走了,丁廣目送他離開,嘴角兀自掛著微笑。

    他心想,殺人這種事真的要慎之又慎,當初陳福在南漠大陸上追擊自己的時候,自己制住他以后,完全可以殺了他,可正是因為自己手下留情,現在柳青也許就有了活下去的機會。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發現午夜已過,他扶起柳青,在她嘴中塞入一個素氣果,現在他身上只剩下了一株五明葉了,也就是說,再過一天,柳青就要斷藥了。

    他把柳青重新背起,召出乾山劍,沿著沙漠島的邊緣往東邊的大海飛去。

    按照這次蓮池之行所經過的四座島的位置來看,丁廣發現這四座島正好位于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其中霧島在北,密林島在東,絕靈島在南,而沙漠島在西。

    四座島上有四種不同的陣法,可是整個逛了一圈下來,還是沒看到飛升大殿這些古建筑,永靈派就算要拆分蓮池,也用不著把建筑物清理干凈吧。

    所以,唯一的答案就是還有一座島,丁廣推斷,這座島應該在四座島的中央,不過錢康他們倒是沒提過,所以他估計,在歷次蓮池開放時,永靈派一定是把中央島給隱藏起來了。

    現在子時已過,此次蓮池的三天開放時間已過,說不定能找到中央島了,丁廣不確定中央島上有沒有蓮子,但他很想去看看,同時也能證實自己的一些猜測。

    之所以沒有讓陳福陪同,主要他受傷太重,而且丁廣也答應過他,一旦從第四個沙漠島出來就讓他“自由”,因此丁廣沒有讓乾山劍再次進入到他丹田里,可能是因為丁廣言而有信,陳福才最終被“感動”了。

    從沙漠島外圍走,才發現此島并不算很大,丁廣正要飛離此島范圍,突然一個黑影從島上急飛而來,樣子有些狼狽,他看到丁廣后一愣,當即停在了空中。

    這人正是在沙漠中久未露面的錢康,他驚疑不定的看著丁廣,啞著喉嚨問道:“兩位師侄,你們的師父呢?”

    丁廣見他胸前有點點血印,想是錢康在沙漠島上也受了傷,只是不知他是如何從幻陣中脫身的,要知道其他三個元嬰老怪都著了道。

    他心中一動,說道:“我們師父說此地應該還有一座島,因為他前去查看了,命我們兩在此等候,只是我們擔心師父的安危,所以想過去看看。”

    錢康吃了一驚,問道:“這里還有一座島嗎?走,我們一起去看看。”

    丁廣說道:“在下也不知道那座島在哪里,正要尋找呢,有前輩幫忙那是再好不過了,只是前輩的傷勢不要緊嗎?”

    錢康自信的一笑:“我的傷勢雖然不輕,但暫時還奈何不得我,你放心吧。”說完飛到丁廣身邊,攝住他一起往大海深處飛去。

    錢康問道:“你們師父從那座島上出來受傷了嗎?”

    丁廣點點頭:“在下師父失去了理智,跟范前輩和俞前輩兩人大戰一場,結果范前輩和俞前輩雙雙落入流沙被掩埋,而我師父僥幸逃脫,但受傷不輕。”

    錢康呵呵一笑:“陳師兄人雖然不錯,但就是有些剛愎自用了,若是他始終跟我呆在一起,就絕不至于會受傷。”

    錢康速度極快,他帶著丁廣二人,只花了兩三個小時就在四島中央海域轉了一圈,卻沒有找到任何島嶼。

    丁廣心中暗暗犯嘀咕,難道自己猜錯了?難道南蓮池本來就沒有飛升大殿?

    飛升大殿其實是蓮池建筑群的統稱,它可是包括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建筑,一個能“裝下”這么多建筑的島嶼,其面積應當不小,自己不可能看不到啊。

    錢康停了下來,他四處看了看,似乎也沒了主意。

    丁廣說道:“前輩,看來在下師父不在此地,很可能是到其他地方找去了,要不我們先回剛剛那座島去等他吧?”

    錢康恍若未聞,他單手支著下巴,沉思良久,突然“哦”的一聲,說道:“嗨,真是老糊涂了,我們只找了水面上,卻忘了看看水面之下了。”

    丁廣奇道:“前輩用神識探查都沒留意水下嗎?”

    錢康笑道:“你沒有神識,不懂神識的運用。一般而言,神識在沒有任何阻礙的情況下,是可以最大限度的延伸出去的,一旦有了阻礙,神識范圍就會打些折扣。”

    “比如這海水就屬于阻礙,雖然我的神識能夠深入水中,但探測距離要縮短一大半。而如果是地面,神識范圍根本剩不下一成,能探看個兩丈多就不錯了。”

    丁廣點點頭,神識雖然妙用無邊,但畢竟不是完全沒有限制,神識不是x光射線。

    由于固體和液體都會對神識產生影響,因此修士在使用神識找東西的時候,會先本能濾過有障礙的地方,因為這時需要的是大范圍查探。

    錢康原以為海面上會有海島,所以他的神識只著重留意了水面情況,在這樣的心理支配下,他沒想到要把神識深入到水中尋找也就不奇怪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尾中特小鱼儿